舧眤 砐祅禣爹絬穓碝穝肈弧
憨礶缠2跋礚跋办   纒瓣 BR24阶韭 home

憨礶缠
代刚跋 []
代刚...

祇穝肈 秨穝布匡 絞肈 絞肈
肈 - 代刚... 滦肈          
碝经丁

戮: い盠
腹: 醇毁/醇毁po
: 稲++ら+臸++﹁+s

 

辨: +10
: ぱㄏ
縩だ: 1470/1470
贱: 10 蝗刽
瞷: 5069 蝗刽
ㄓ: 產柑

祇羆计: 1678
爹ら戳: 2004/11/10
 


[硂絞ゅ彻程パ碝经丁 2009/02/07 00:24am 絪胯]

ゅΘ睹絏...Τㄓ,ゴ衡,р絪絏Θ虏い!



《魔法老师同人》




   地球郡桥山山顶之上

  “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轩辕剑啊轩辕剑,我花了5年的时间终于让我你了啊,这下我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修炼天剑决了。”一位少年抚摩着手中的黄金色的古剑,放声大笑,被称为冷面军师风家的五少爷—风随心此刻竟然会如此开怀大笑。如果附近有风家之人看到这一情况或许会怀疑明天的太阳是否会从西方升起了,因为这位五少爷从出生开始便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与色啊,如今如此开怀大笑怎能不让人惊奇。

  说起风家,在世界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风家的每代都是领兵一方的大将,甚至有人都称呼风家为将军世家,而在地下世界风家之人自建家以来就一直站在上位,每次地下世界排名前三中必有一人,因此风家在地下世界上的地位可说是一时无两,而身为风家的第五子,风随心虽然聪明绝顶,甚至在弱冠之年便为?国军队出谋划策,并被世界各国称为冷面军师但他出名的原因却不是为此,而是因为身为江湖第一家的少爷却不习武技,整天却只知道在各地挖掘,为此风家家主风天正曾多次劝解,但却毫无效果,最后也只有让他自己选择了。而他不愿修习武技的原因也在地下世界被人猜疑。但却终究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而这位五少爷对此也是闭口不言。

  而真正的原因正是刚才随心口中的天剑决所早成的,天剑决并不是武功心法,而是一本修真密典,并且是修真中最为强大的剑修法典。当年随心在随母亲上天山之时,不小心摔下悬崖,也幸亏命大被树枝所救,因祸得福发现了一处仙人洞府,天剑决也正是在那里找到的,但是剑修对于剑的依赖性太强,而天剑决更是苛刻,天剑决正式修炼之时,必须有10把剑作为自己的武器,而且10把剑都不能是凡品,而事事要求完美的风随心便开始了自己的找剑之旅,终于他花费了5年的时间找到了包括赤霄,干将,莫邪在内的?国旷世神剑的后九把,而这最后一把轩辕却又让他花费了5年的光阴,最终功夫不负苦心人,在遍翻史书之后,终于让他找到了轩辕黄帝的安葬之地,并在那里找到了黄帝的配剑——轩辕。而10把剑的到齐也随心终于可以开始修炼之路,在这之前随心只能使用基础心法凝聚一点真元力。

  此时的风随心完全沉浸在了得到轩辕剑的喜悦之中,却没有发现天空之中出现了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景——九星连珠,而这奇景所正对的正是他现在所站的郡桥山顶,只见道象舞台上的聚光灯一样的光芒从夜空中猝然而降,正正的打向风随心的头上。

  而到了这时风随心才反映过来,风随心的整个身子被这道奇异的七彩的光笼罩着,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般停住了奔跑的脚步,只是呆呆的仰头看着天空,望着光源来的方向。在高高的星空中,照着风随心的这道彩光的光源方向,有九颗硕大的赤色的星星,连珠式的排在了一起!

  异变却在这时发生了,随心手中的轩辕剑也不知为何竟然脱出他的手,同时从手中的戒指中飞出9柄剑,自动护在随心的周围。

  光芒和剑身相遇,发出了刺眼的光亮之后,风随心随同10柄剑一起消失了。

第一章

   因为麻烦,从这章开始用第一人称开写

  “呜”我渐渐从黑暗中清醒过来,慢慢的坐了起来,可是刚坐起来一半便感到阵阵的酸痛从全身各处传来,我只能咬这牙一点点的坐了起来。

  在经过了2、3分钟的努力之后,终于让我坐了起来:“真是的,看来我还真实虚弱啊,仅仅这么点痛苦就让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来克服啊,看来真的要加紧开始修炼天剑决了。不然总是这样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幸好没有什么大的损伤。咦,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检查自己身体的损伤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自己的手脚短了好多,而且整个人也矮了好多,好象整个人变成了十几岁一样。看了一下周围,轩辕,承影,干将,莫邪等10把剑在我的周围围了个大圈,好似守护着我一般,但是周围的环境却不是郡桥山的环境,随着不断的观察,疑问越来越多。

  “这里到底是哪里??看这里的植物不象是中国境内的啊,怎么回事??”多年的军旅生涯让我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并慢慢的分析了起来,“不可能啊,我明明刚才还在中国的,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到了其他国家。而且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了一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远处还传来阵阵的狼号声,让我不免有点担心,虽然说我的不算笨,可终究没有学过武技,没有防身的本领对付一头狼是根本不可能的啊,更何况狼从来都不是单只的。

  “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试着去周围看看的了,也许会有什么发现吧。”一边说着一边将散落在周围的10把剑放回须弥纳子戒中,接着便朝着南边走去。

  说起这戒指,是与那天剑决在一处发现的,开始仅仅是因为觉得好奇所以将他带出,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因好奇带出的戒指竟然是传说中的须弥纳子戒。至于这戒指的开启也只能归结到自己的幸运,在一次运功过程中真元力竟然会出现混乱,而也正是这次真元力的混乱将戒指上的禁制解除了,但是代价却是我辛辛苦苦修炼多年的真元力消耗一空,只得重新开始凝聚,但也让我摆脱了整天背着一大堆东西挖掘的可怜命运。

  在树林中走了将近20分钟,我终于走到了树林的边缘,看到远处的天空一片火光,我急忙加快脚步向发出火光的地方走去。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俗话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我也难免其中,想了想就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那个长满小草的小山丘的时候,就看见那个5、6岁的小男孩跪坐在那里背对着我,还在低声呼喊着“爸爸”,而旁边正躺着一个15、6岁的女孩。而天空中有一个人影正越变越小。

  我朝小男孩走去的时候,踩在草丛上发出的“沙沙”的声音暴露了我的行踪,小男孩警觉的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还能看到眼泪在他的眼眶处打转。

  当我看清楚面前的小男孩的时候,我不禁呆住了,这张脸给我非常熟悉的感觉,可是又记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到过他。

  当我不断的思索对面的这个人在哪里看到过的时候,对面的小男孩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小

  “棍子”,并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小男孩的动作终于让我记起了曾经看过的一部漫画《魔法先生》,而这本书的主角和这个小男孩张的非常接近。“涅吉???”我无意识的说出了从脑中闪过的那个人名。

  “你…你…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不知是为什么小男孩,哦或许该叫涅吉越来越害怕,并且不断的往后退。

  真的是涅吉,那么这里是魔法先生的世界了,那刚才消失的就是有着“千咒法师”之称的纳吉了,而在地上躺着的就是涅卡涅了吧,晕,怎么会这样,我刚刚才找到轩辕怎么就到这个世界来了,难道是刚才那道光芒的原因吗??它把我送到了这个世界吗???我的脑中顿时一片混乱,也没有去注意涅吉对于我的敌意。

  “你…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啊”一丝颤抖的声音将我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可当我从思绪中出来的时候我也意识到了涅吉对我的敌意,郁闷~~~对于什么人我都能应付可惟独对这些小家伙我是一点都没有免疫力啊,只能投降了:“对不住啊,刚才在想事情,所以没有注意到你说话,真是非常对不住啊,你好,我叫风随心,中国人,来英国旅游不小心和家人失散,迷路才来到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要装不知道真的好累啊

  我的话似乎触及了涅吉的痛处,他的眼中的泪水终于无法再负载而漫溢了出来,带着哭腔对我说道:“村里着火了,有怪物袭击村子,大家…大家都被怪物困住了,姐姐带着我跑出来也被怪物打了,555~~~~”

  “别哭了,现在你姐姐还昏着,你现在可是要保护姐姐的哦,只会哭的人怎么保护别人啊?”我不得不用我从来不曾有的语气对涅吉说。

  “我…我没哭,我会保护姐姐的。”小涅吉边说边擦去自己的眼泪。

  !”“哎~这就对了嘛!要开心喔~不是哭泣喔~经常哭泣的话,可是会长不大的喔~”我对小涅吉夸奖道,“好了,我们去看看你的姐姐怎么样了?好吗?”

  啊!姐姐!”小涅吉回过神来,叫了一句,转身便向晕倒的涅卡涅跑去。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小孩子难哄,但又容易转移注意力。不过这活真不是我做的啊,不习惯呢。

  我也跟在小涅吉身后,朝着涅卡涅走去。

  涅卡涅也不知是被怎么攻击了,任凭涅吉怎么推动就是不醒,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和涅吉一起等到救援的人们赶来。

第二章


--------------------------------------------------------------------------------
璝礚册ぃ呼粁把芠把芠[/url


е稲腞捣厩堕

е﹁籓厩堕

е瓣厩堕

翴阑秈〃法经厚璪〃


璹めx 0   璹綷
絪胯 2009/02/07 00:20am IP: 玂盞 觅x0   0蝗刽   0縩だ
guest (砐)

- ゼ爹 -


辨:
:
縩だ:
贱:
瞷:
ㄓ:

祇羆计:
爹ら戳:
 


第六章

   “各位乘客,本航班已抵达日本,请旅客们做好下机准备,并按顺序下机,谢谢合作。”

  “各位乘客,本航班已抵达日本,请旅客们做好下机准备,并按顺序下机,谢谢合作。”随着降落一阵晃动之后,广播中也再次开始了工作。

  终于到了啊,真是有点累了,看来又要花时间来调整生物钟了。我一边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想道。

  看着那条慢慢向外蠕动的人流,我就知道这下有的时间等了。想想前几天,院长对我说的那个让我先来的理由,我就一阵郁闷,虽然早已经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和涅吉一起到学校的,但是想他的理由难免让我心里一阵嘀咕:可恶的老头,竟然想出这种借口让我先来,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分割线———————-

  在经过长时间的等待之后,我终于下了飞机,可是走到机场门口,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我是临时被提前要求来到这的,所以学院也就没有通知对方这件事,而这也就造成了并没有人来机场接我的这一现实。

  看着机场前的车辆飞驰而过,我却郁闷非常,因为对于日本的讨厌,我并没有认真去学习过日语,而这就造成我并没有办法和出租司机进行正常的交流。

  “呵呵,看来这次是不得不学点日语了,以前为了看动漫学的那点东西果然是不怎么有用啊。”在经过一次次撞墙之后,我不得不认真的反省了起来。

  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学习过英语的司机的帮助下到达了学院。

  虽然造就已经在漫画中领略到了麻帆良的庞大,但是看着面前真实出现在眼前庞大的建筑群,我还是被打击到了,而嘴巴早已经先一步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感受:“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啊,不过这么大的工程到底用去了多少钱啊。不知道涅吉那个家伙来了之后会不会迷路呢?”

  不过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刚才还在说涅吉是否会迷路的我,在经过十多分钟的寻找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处于刚才所说的状况之下了。而我也不得不苦笑着对自己抱怨:“看来还真是不能说别人坏话啊,没想到这么快就遭报应了啊。看来还是去找个人问问路吧。”

  但是在经过长时间的寻找之后,我发现忘记了一件事,现在是学院暑假时间,又还会有学生还留在学校呢。

  就在我要放弃寻找,而想去自己探路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女孩正慢慢悠悠的向我走来。我看着着个女孩感觉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而且也没有时间想这些了,毕竟问路重要。

  “那个同学,请问一下校长室在哪??”我疾步走到女孩面前,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女孩似乎这才发现我的存在,没有给我答案,反而又问说:“啊~~~~,对不起,刚才我在想事情,你能不能重复一下你的问题?”说着便开始鞠躬。

  “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呢,突然想你提问,那个我想问一下校长室在哪里?我是第一次来学校。”虽然知道日本人的礼仪很麻烦,可没想到的是竟然比我想的还要麻烦,只不过是这么点小事就要鞠躬道歉的,但是又没有办法我也只能按照他们的礼仪回礼道。

  女孩想了半天,回答我道:“哦,校长室啊,恩~~~我也说不清楚,我带你过去吧。”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种答案,愣了下,刚要拒绝。可女孩却不给我拒绝的时间直接就拉着我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我看着前面热情的女孩,只能叹了口气,乖乖的跟着她向校长室进发,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问题了,没次向女孩子问路总是能够碰到种情况,而在这时我也想起了前面女孩的名字——早乙女春奈。在漫画中算是一个比较活跃的女孩,但是她为了获得从者道具而与涅吉订立契约这点却是令我相当反感。

  没有想到,刚来就碰到了令自己反感的那个女孩,哎看来今天我的运气并不怎么好呢……看着前面春奈一脸的兴奋,我心中郁闷的想道。

  ——————-分割线———————-

  在经过将近十分钟的晃荡之后,我也终于被“送”到了校长室所在的那栋楼。

  “就是这里了,里面我就不能带你进去了,真是对不起了啊。”虽然一样是道歉,可是春奈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我的脸。

  这让我是无奈又是尴尬,但是基本的礼貌是不能失去的,我也只能向她道了个谢之后,径直想楼里面走去。可是我却可以感觉到背后有着一道炽热的目光注视着我,知道我进入拐角之后才没有再感觉到。

  没想到比漫画里还要“热情”啊。想着刚才背后那阵可怕的热量,我是一阵后怕。

  算了,不想了,怎么说也是帮了我的忙,在背后说别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将刚才的发生的事甩出脑海,向院长室出发。

  “同学,这里可是校长办公楼哦,学习区可不是在这里哦。”就在我要继续向里面走去的时候,被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女声阻止了。

  我一边转过头一边回答到:“我不是什么学生,我是从别的学校调配过来来处理一些事情的。”当我转过头时,我却有点呆住了,不同与刚才春奈的青涩,眼前这位女性给我成熟的感觉,当然她的名字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才的出了啦——静奈。

  “你就是那个从英国过来的风随心,风老师啊。真是对不起啊,你的年龄真的很容易让人弄错呢。”静奈一脸惊奇的看着我,并向我道歉说。

  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心里不免嘀咕,但是脸上却还是微笑着说道:“没关系啦,已经很多人认错过了呢。对了,我想见院长,请问院长在吗?”

  静奈老师也终于从最初的惊奇中清醒了过来,回答道:“院长这个时候应该在办公,那么作为刚才的事的道歉就让我带你过去吧。”

  “那么麻烦您了。”我连忙感谢道,这院长办公楼也够大了,真的让我自己找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呢。

  ——————-分割线———————-

  跟着静奈老师七弯八绕之后,我总算来到了校长室的门口。

  静奈老师轻轻的敲了敲门,向里面问道:“校长你在吗?新来的风随心老师到了。”

  “哦,已经到了啊,我刚才还在担心呢,那么让他进来吧。”门内传出浑厚的声音,高手,这是我听到声音后的第一个感觉。

  而一旁的静奈老师听到后,拉开校长室的门,这时一个差不多秃顶的老头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内。

第七章

   我本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既然没有修真者的存在,那么对于我来说,能够威胁到我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慢慢的我也就开始自傲了起来。而当我站在校长前面之时,我才认识到,真正的力量并不是看你修炼的东西所决定,一切都要看你的自己。

  我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那个在漫画里没有个正经样,甚至有点色色的老头,在内心对他也开始尊重了起来,如果不是他今天点醒了我,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我要失去什么才能够明白自己的这个不足。或许只是某样东西,或许就可能是我不愿失去的所要保护的某人。

  我严肃的走到校长面前,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说道:“校长,风随心想您报道,还有非常谢谢您。”

  校长还是那样一脸的嬉笑,可是眼中却有了一丝欣慰,只是我没有看到,用他那惯有的腔调对我说道:“你就是风随心,哈哈,有我年轻时一半的风采,看来这下那群小姑娘们有难了。”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校长的风格,可还是被他的话说的一脸的尴尬,毕竟习惯了另外一位院长的神秘,突然来个大转变让我实在无法适应过来。

  看着我的尴尬,校长似乎心情更好,笑容变的更加灿烂。

  这时一直站在门外的静奈老师看着我的表情憋着笑对校长说道:“校长,那我就先离开了。”而校长也似乎也这才发现静奈老师的存在,笑容好象僵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对要离开的静奈老师说道:“静奈老师你等等再走,还有事要和你商量。”

  “哦,那好吧。”看到自己离开的希望被打破了,静奈老师也是一脸的无奈,但是嘴角的那一点笑意却还是没有消失,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式。

  我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那么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校长能够想起正事,而我也好快点离开。

  但是校长想起了正事,却让我掉进了另外一个尴尬之中。

  “那个静奈老师,你现在还是一个人住吧?”校长延续着他的腔调有开始了新一轮的对话。

  静奈老师似乎被校长这个奇怪的问题疑惑住了,但还是回答道:“恩,是的,怎么了吗?”而我在校长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有不祥的预感,却没有想到校长真的帮助我应验了我的预感。

  “那么风老师就和你一起住吧,我记得你那里也正好有空的房间。”校长平淡的口气让人感觉并没有什么,可我们两个当事人却被这个想法给弄呆住了,而校长却像没有发现一样,继续着自己的演说,“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都答应了啊,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啊。”

  于是我的住宿问题就这么在校长的一意孤行下被决定了下来,连个反对的机会都没有给我。而静奈老师的态度却令我感到非常奇怪,反映过来之后竟然没有反对,反而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难道我就这么让人放心,或者是根本不认为我有威胁吗?我看着静奈老师的表情,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不过既然静奈老师这个理论上的受害人都同意了,那我也就没有反对的必要了,不然就是不给对方面子了。

  对于这个校长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对付,索性也就不想着怎么应付他了,不如直接把事情挑入正题:“校长,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呢?毕竟我到这里来可不是来游玩的。”

  校长似乎也被我突然的认真给吓了一跳,但是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他很快就回复过来并迅速的整理好思路对我说:“恩,下个学期我准备让涅吉老师担任国中2年a班的班主任,但是他终究也还是个小孩子,在有些方面没有办法做到周全,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他一下,但是你也知道规定的。”

  帮助涅吉又不能过度,果然还是担心涅吉啊,我看着校长难得的认真,心里想到。

  在看原著的时候我就发现其实涅吉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能够很好的自己带好班级,很多时候是在高畑和静奈老师的帮助下才完成的,而知道这是涅吉修行任务的这两人在没有校长的同意下是绝对不可能出手帮忙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校长的安排,不过现在和原本相比又多出了一个本应该出现的我,那么这个任务也就落到了我的肩膀上了。

  “是这样吗,好的,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还有其他任务吗?如果没有不可能让我提前这么多过来吧?”想通了之后我一口答应了下来,同时也问出了这几天一直在烦扰着我的问题。

  校长看了看我,终于收起了自己嬉笑的表情,严肃的对我说道:“的确有一点问题,静奈老师也知道吧,最近在学校周围不断有人失踪的事。”

  “恩,听说过一点,不过传言很多呢。”静奈老师的笑意终于消失了,改为了一脸的担忧。

  “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还有以后学校的安全这块你也主要一下。”校长说出了原因,我也明白了这次的事件的严重性。连续发生失踪,警方却没有解决办法,那么说明并不是普通的失踪,很有可能有魔法师之类的人介入了。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调查此事的。那么我就告辞了。”既然任务已经接到,也就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我便马上告辞离开。

  可是,我的逃脱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当我就要离开校长室的时候却被突然从外面进入的一人给阻拦了下来。

  “哎呦,好疼,爷爷你做什么啊。”这个人是谁,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正是校长的孙女——木乃香。

  “对不起哦,是我走的太急了,还有一点,我并不是你的爷爷哦。”木乃香是我做为喜欢的一个角色,因此在无意中占了她一点便宜让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也就忘记了刚才的尴尬,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啊,对不起,我还以为是爷爷又在和我开玩笑呢,实在是对不起啊。”木乃香看到是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的我,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连忙道歉道。

  正当我想开口回答的时候,校长已经先我一步开口了:“木乃香啊,你就这么认为爷爷啊,好伤心啊。”说着还装做哭的样子,不过我却越看他越觉得不像个校长,反而像个孩子一样。

  木乃香似乎造就已经习惯了一样,并没有任何的举动,而只是在一旁看着校长的表演,反而时不时的看一眼站在旁边的我。

  校长哭了一会,看到没有什么效果也就停了下来,不过却没有一丝的收敛,反而对我介绍说:“对了,随心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要不要和我的孙女交往试试啊。”听到这里我也就知道学院长又开始犯他那喜欢相亲的毛病了。

  但是木乃香却没有像我想的那样那出锤子来教训一下这个老顽童,反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脸仍然是红红的。

  我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就这么呆着什么也不说。

  而木乃香的脸色也慢慢的暗淡了下来,看着木乃香那逐渐暗淡的脸色我也不知是怎么了,竟脱口而出道:“我没有意见。”

  木乃香的脸色瞬间由阴转晴,看着我的脸,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却什么也不说的,只是跑到校长旁边,开始帮校长“按摩”起来。

  而这个时候,学院长也插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木乃香就和随心试着交往吧!爷爷我可是很期待噢~喔呵呵~”我当然是百分百的赞成啦,于是,趁木乃香还没拒绝前开口道:“好啊,这个都是不错的选择,木乃香,你觉得呢?”

  木乃香红着脸,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有意见。”

  一时间校长室有进入了沉默状态,直到静奈老师对校长说道:“那么我就带风老师去看看住的地方吧。”

  随后便和我打了个招呼,向外走去,我也因为刚才的冲动而伤脑筋,见到这么一个离开的机会,马上就想校长和木乃香告辞,跟着静奈老师,在木乃香的注视下离开了校长室。

第八章

   我一人静静的走在学院外的街道上,眼睛仍然闭着,只用心去体会周围的一切,而周围的一切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安静,可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和这片安静融合起来。

  原本以为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多次,而且警方也已经开始介入了,对方总应该会休整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更加的为所欲为,竟然在我到达学院的那天又连续作案两次,似乎是对我的挑战一般。

  “哼,既然你们要这么做,那么就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了。”我走在街上,心中默念道。原本我也以为是校长太过于紧张了,可能只是一个作案团体,可是在对今天事发地点勘察过之后,我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同时也让我万分的愤怒,魔法师之类的存在是不能被大众知道的,可对方却完全不考虑这些,利用这些他们所拥有的特殊力量任意的劫掠与绑架普通人,这种行为让我实在无法忍受,也使我动起了杀心。

  就在我快要放弃今天的行动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呼救声。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立刻向出声的地方飞掠而去,手中紧紧的握着承影。

  ——————-分割线———————-

  “老大,你说他们给我们这么多钱让我们抓这么多人,又不让我们杀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啊。”一个明显是小弟的人,小声的问道。

  “谁知道呢,雇主的事情我们还是少打听的好,我们只要管收钱和做事就可以了,象我们这样半调子的阴阳师,人家肯给这么多钱已经是个奇迹了,我们就不要乱猜了,免的断了财路。”那个老大听了小弟的询问,马上告诫道。

  我早已到了,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我决定顺腾摸瓜,找出背后的那些黑手。

  那个老大看看四周,然后对另外一人叫了一声“走”后,便飞快的离开了所在的地方。另外一人马上背起打昏的人背上紧跟而去。而我也立刻收束气息,紧跟而上。

  ——————-分割线———————-

  跟着他们走了十几分钟,他们终于停在了一座神庙前面,看看四周,见没有什么动静就立刻闪身进去了。

  “原来是在这里,难怪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呢。”我站在神庙门前,自言自语道,“看来这里就是幕后的那些家伙基地了吧。这次收获可是真是不小了呢。”说完便如鬼魅般钻了进去。

  我小心翼翼的在神庙内走着,虽然我不怕被围攻,可是讨厌麻烦的我,总是想着用最简单的方法完成事情。

  恩,那边的等怎么是亮着的,刚才明明……在搜索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本想就此放弃,却发现刚才本没有人的屋子现在却是灯火通明,我脑海中也大致明白了点什么,便走到窗户旁边,望里面看去。

  里面满满的做着5个人,其中一个背对着我的人开口说道:“我们这样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啊。你们整天就知道去绑架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回来,对任务却完全没有上心,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我们这样做当然有我们的理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啦,你不要这么心急嘛。我们现在可是处于弱势,当然要小心点。”另外一个男子马上回答说。

  但是他的劝说并没有效果,反而使刚才的那人更加恼火:“等等等,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们还等什么,马上动手把木乃香大小姐给抢回去不就……”

  “好了,近田,闭嘴,你的话太多了。”还没等那个近田说完,另外一人马上就阻止了他说下去。似乎意识到自己错误的近田也立刻住口并鞠躬道歉。而屋子里也以下子安静了下来。

  而身处窗外的我当然清楚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却大致知道了里面的人的来历——关西咒术协会。

  “怎么会是他们呢,他们不是要到毕业旅行的时候才出现的吗?怎么这么早就开始行动了,难道是我来到所引起的蝴蝶效应?”我内心却一下字乱了起来,原本以为可以借助漫画来预知对方下一步行动来做出回应,可是关西咒术协会的提前出现却使我不坚信自己的判断。

  而处于失神中的我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脚旁那块石头,一脚踢了上去,撞在屋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谁在外面。”里面原本就已经安静了,更何况里面的5人都不是普通人,很快就听到了声音,立刻向窗口而来。

  我立即回过神来,飞快的向门口跑去,心里却在埋怨着自己的失误“切,被发现了吗,今天是怎么了啊,这么不小心啊,算了,还是快走吧。

  “阁下深夜来此到底有什么用意啊。”刚才那个劝解近田的男子向我慢悠悠的说道,“可别说是你来拜神的这种破烂理由哦。”

  “我到底来做什么的,想必你们也已经猜道了,还问什么。”说完我的手立刻握住剑柄,做好战斗的准备。

  “既然如此,那么今天你就只有死在这里了。不过死在我们手里你应该感到荣幸。”还没等话说完,他和他旁边的近田便率先发难,抽出手中的太刀向我砍来,而一旁的三个阴阳师也可是召唤起了他们的式神。

  “哼,就凭你们,够资格吗?”见对方已经向我冲来,我抽出承影说道。

  “铮”承影与对方的太刀相撞,一沾即走,我飞身向后退去,心里想道:“果然呢,无法和对方直接硬碰,承影在力量上果然有点吃亏啊。那么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也不在是和对方应碰,而是利用自己的灵活开始和二人缠斗起来。

  对方的刀有在一次划来,我挥动承影错开对方的刀,向着对方的要害直刺而去,对方也只能放弃攻击回身自救。但是又怎能让他如愿,承影迅速拈上对方的刀,开始转动使它无法脱离,左手抓住空挡重重的打在近田腹部。

  近田想要抽身离开,可是腹部的疼痛又让他无法移动半步。

  得理不饶人,承影马上反转直刺近田胸口,近田反应不及,手中的太刀甩飞而出,而胸口也被承影生生刺穿。

  “怎么…会,这么软弱的剑竟然……”然后便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另外一人来救,看到在月光下没有剑身的承影慌乱的问道:“这剑怎么会没有剑身,难道你是…无…无影之剑——风随心?”

  我弹了弹承影虚无的剑身,回答道:“无影之剑吗?这就是我的称号吗?”又再次欺身上前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分割线———————-

  “完蛋了,明明答应静奈老师说好早点回去的,没想到竟然超出了规定的时间这么多,这次要被说了,竟然超出了静奈老师规定的时间了。”我看着手表,急速的向静奈老师的住处也就是我的暂留之地赶去。

  ——————-分割线———————-

  “我都和你说了要早点回来的,你倒好,现在都过了多少时间了啊。”静奈老师一脸的怒容,对着她面前的我尽情发泄着怒火,“校长既然让你住在我这,我就要保证你的安全,注意下次不许在出现这种状况了。”

  对于自己的失信我也只能认栽,乖乖的让静奈老师发泄怒火。但是静奈老师终究是不会骂人,只骂了一会就平息了下来,让我走了进去。

  “啊,对了,忘记说了,今天你的小‘女朋友’可来过了哦,她说明天让你陪她去逛街。”看着静奈老师那一脸的揶揄,我不得不佩服女人的变脸速度。

第九章

   “你看你看,那个男的好帅哦。”

  “哪哪,真的也,帅哥啊。”

  ……………………

  “他为什么闭着眼睛啊,好想看他的眼睛是怎么样的啊。”

  “可恶,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在等人,不要让我看到那个女的。”

  我站在原宿的路口,耳旁传来旁边女孩们的讨论声,笑又笑不得,哭又哭不得,只能尴尬的站着,继续我的等待。当然传来的不只有女生们的讨论和注视,也有男士们那可以杀人的目光。

  ——————-分割线———————-

  终于在我煎熬的等待了将近半小时后,另外一位主角终于急匆匆的出现了。

  “对……对不起,随心君,我迟到了。被明日菜一直缠着我问‘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之类的话题一直拖到现在,真的非常抱歉!”木乃香跑到的面前,喘着气向我道歉道。

  果然和漫画里一样呢,是个老好人呢。看着面前木乃香气喘吁吁却急着向我解释的样子,我内心一阵心疼,连忙回答道:“你并没有迟到啊,我们约好的时间是9点啊,而现在离9点还有3分钟,所以你是早到,而不是迟到。”

  “真的吗,我还以为我迟到了呢,太好了。”听到自己没有迟到木乃香的心情也一下高兴了起来,“那么我们出发吧。”说着无视了周围那一阵低低的磨牙声拉着我进入了原宿。

  “看着”前面木乃香的无忧无虑,我的心情却没有办法好起来,因为从刚才开始后面就一直有一个人跟着木乃香,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但是我也不得不提神戒备了起来,毕竟昨天就发现了那件事情,学院长也把木乃香的安全顺理成章的推到了我的是身上。

  而在想起刚才木乃香的样子,我不由在心中感叹:哎,说谎真的很不舒服呢,哪怕是为了让别人好过点,也不知道该说她是天真呢还是聪明呢。

  ——————-分割线———————-

  街道的另外一边我与木乃香的出现却被三个人捕捉到了。

  “接下来去哪里好呢?没想到假期长了也这么累人啊,没有事情做果然很无聊啊。”其中一人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说着。

  但是另外两人似乎都没有听到他的念叨一样,只是盯着窗外看着。

  那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声音也一下子提高了起来:“喂~~,你们倒是说啊,看着窗外算什么啊。”

  另外两人终于在她的声波攻击下苏醒了过来,却没有回答了问题,反而是向她问道:“樱子,你看那个是不是木乃香啊?”

  “什么?什么?木乃香,我看看。”刚才萎靡不振的那个女孩似乎一下子活了过来,一下子扑到了窗口向外观望,“是啊,是木乃香啊。咦,旁边那个男的是谁啊,好帅哦,就是怎么闭着眼睛啊,这样怎么看路啊。等等,他不会是……”

  这个叫樱子的女孩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向她的两个好友确认自己的猜测。

  另外两人点着头确认了樱子的猜测。

  假如我和木乃想能够看到他们三人的话,就可以认出她们——椎名樱子、钉宮圆以及柿崎美砂。2—a的有名的三人拉拉队。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无言之后,三人立刻开始的讨论。

  “哇哇哇,木乃香好厉害竟然找了这么帅的一个啊。”

  “我也很奇怪啊,我前几天还听明日菜说过,木乃香没有男朋友,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呢。”

  “难道又是校长安排的相亲?”

  “怎么可能,看他们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被强迫出来的呢。”

  ………………………………

  “好了,既然被我们遇见了,又怎么可以就这么什么都不管偷偷走掉。所以今天的计划改动,变为监视木乃香约会。”在经过了短时间的讨论之后,柿崎美砂终于订下了三人一天的计划。

  ——————-分割线———————-

  木乃香明显没感觉到我们两人的行动早已被有心人挂在了心上,仍旧进行着购物行动。

  “随心君,你说这件衣服怎么样啊。”木乃香站在镜子前面将手中的衣服在身上比对,向我征求着意见。

  我“看了看”木乃香手中的衣服,在“看”了一眼周围,回答道:“呵呵,这件衣服不错呢,如果配上那件紫色的裙子或许会更好哦。”根据学习过的一些衣服搭配,我发表着我的看法。

  木乃香似乎出奇的高兴说道:“真的吗,随心也这么觉得吗?我们两个想的一样呢。”

  看着木乃香那一脸的兴奋我就知道她并没有感觉到她话中暧昧,好不容易将她对我的称呼改变了过来,却没有想到又碰到了这样的问题,于是问道:“呵呵,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呢,我还担心你不喜欢我的眼光呢。”

  “怎么会呢,随心你的眼光很好啊。”木乃香仍旧高兴的回答着。“我真的很喜欢和随心在一起呢。”

  眼看着话题越来越暧昧,我立刻掉转了话题:“呵呵,是吗,那是我的荣幸哦,对了,木乃香你决定是这套了吗,我帮你去付帐吧。”

  “啊,那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自己付吧。”木乃香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和茫然,但很快就阻止了我的行动。

  “呵呵,怎么说现在我也是你的男朋友哦,为自己的女朋友买点东西是应该的哦。”说着便不管她的反应走向收银台。

  ——————-分割线———————-

  “小姐你的男朋友真是好哦,要抓紧了,不然就要跑了的哦。”旁边的营业员看着我的背影偷偷的对木乃香说道。

  木乃香羞红着点了点头,表示了自己的回答。

  ——————-分割线———————-

  “真的好好哦,要是我也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呢。”一旁监视的樱子发出了自己的感叹。

  不过监视的队伍又壮大了,是的,又多了一个担心木乃香的明日菜,不过她对我的评价却不怎么高:“切,谁知道这人心里想什么啊,闭着眼睛神神秘秘的。”

  但是另外的几人似乎直接无视了她的意见,仍旧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美砂,你的武田似乎比不上他呢。”一旁的钉宫也开始了对于有男朋友的美砂的攻击。

  不过美砂似乎在想着什么出神,无神的回答道:“是啊,要是武田有这么好就好了……”说到了一半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改口道:“怎么可能,武田肯定比他好的多了,只是你们没有看见罢了。”

  “哦~~~~~只是我们没有看到~~~~”旁边的三人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开始起哄。

  ——————-分割线———————-

  似乎逛街真的是女人的天性,看上去柔弱的木乃香也不例外,在逛了三条街之后才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木乃香持续了一天的精力也终于差不多枯竭了,对着我说道:“谢谢你了,随心,今天一天我过的最快乐的一天,谢谢你陪着我这么一天。”

  “说什么谢谢呢,我怎么说也是你的男朋友哦,如果说谢谢是不是太见外了呀。以后你任何时候想出来都可以叫我哦。”我仍旧微笑着回答道,看着木乃香那一脸的疲惫,我无意识从一大堆袋子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在她的发间抚摩着,并缓缓的释放着元力帮助她褪去疲劳。而木乃香也没有阻止我的行动,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

  “咳,咳,小姐,我们来了,是时间要回去了。”一个穿着黑衣貌似为保镖的人咳嗽了一声将我们两人拉回了现实,并将我手中的袋子拿到了自己的手中。

  木乃香的脸仍旧红红的,笑着说道:“哦,知道了,那么随心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不用了,我等下还有点事情要去做呢,不能直接回家。所以就在这里告别吧,那么,木乃香保重哦。”我委婉了回绝了木乃香的建议。

  木乃香的脸上仍然笑着但却无法掩饰那一丝的遗憾,对我说道:“是吗,那么我就先走了,再见了哦。”

  “恩,知道了,那么走……”我原本告别的话语却因为木乃香的一个突然行动而被卡在了喉咙中无法说出了。

  “那么再见。”木乃香说完赶忙钻进了车中,向我挥手到别。

  我看着汽车远去,嘴角浮现出了一丝不知是无奈还是欢喜的笑容:哎,没想到木乃香也会有偷袭的习惯,虽然只是亲了下脸颊,但是……算了,算了,不想了,弄不懂女生的想法啊。

  ——————-分割线———————-

  “哇,木乃香好大胆哦,平时都看不出呢。”一旁原本准备离开的监视者们,刚好看到了刚才一幕,而向来最没有心眼的樱子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内心的想法。

  “这个可恶的色狼,我就知道。”明日菜直接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

  而另外两人则只是相互看了看对方的震惊,什么都不说,拉起旁边的两人走了。

  ——————-分割线———————-

  就在四人离开的时候,我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终于离开了吗?原来是她们啊,我还以为是谁呢,看来真的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说着我也开始向“家”慢慢的移动。

第十章

   我一人漫步在学院的樱花大道上,周围一片黑暗。不过对于我却没有任何的影响,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也已经适应了用心眼来看待一切,虽然这样让很多人认为我很奇怪,但是也使我不用担心在黑暗中迷路了。

  “出来吧,你都跟着我走了这么久了,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但是我可不怎么喜欢被别人跟着,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出来说吧。”我停下脚步,对着周围说道。但是我的话却没有得到我所意料,对方似乎并不想多话,而是用行动来做出了回答。

  樱花树的枝头飞出一道黑影直直的向我冲来,唯一可以看清楚的只有那到因为月光反射而看到的那一道刀光。

  我连忙闪身避过,心里却感到奇怪:就刚才他所散发的气来看,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啊,怎么一下子又好象我是他的仇人一样啊。

  可是情况却不容我多想,对方一次失败之后马上就调整好姿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而这时的我还处于空中如果不动用修真的力量的话就只有和对方直接对抗了。

  “切,承影!”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态度,我也就不需要在顾及什么了,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

  叮,承影和对方的刀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就这么僵持着,对方的脸也不知是怎么的就是无法看清楚,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对方是个女性这一点了吧,因为对方的刀的力量并不怎么大啊。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这点,马上抽身远离,但是却没有留给我攻击的机会。

  “神鸣流奥义•;斩岩剑”对方的刀在空中重重一划,一道刀气飞速向我逼来。

  我在对方出招之后,立刻闪到了一旁,同时也明白了一点:晕,神名流吗,看来又是关西的那群家伙了,看来没有必要留手了。

  就在我还在沉思的时候,对方又再一次欺身上前。

  看到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我内心也不禁犯火,承影也似乎感到了我的怒气,低吟起来。

  “既然阁下没有谈的意思,那就不要怪在下失礼了。无上剑道•;影华”说完手中的承影便幻起一片寒芒光网向对方罩去。

  对方也意识到了危机,太刀一挥发招“神鸣流奥义•;斩空闪”。

  一时间空中是刀光剑影,刀气与剑气在空中相遇,爆裂。

  爆炸所引起的冲击向四周扩散开来,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躲避不及,都被轰了个灰头土脸。而对方也被冲击给打了个正着,脸上的掩饰也被破去,露出了真实的面容。

  “啊,你不是……”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我也终于明白了对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但是口头上却还是问道,“樱咲刹那吧。似乎我并没有和你为敌过哦,请你给我一个解释吧。”

  “想知道解释,将我击败再说吧。”刹那仍旧一脸杀气的回答说。

  “哦,那看来不认真是不行了嘛。也好,已经很久没有动用全力了呢。一招,如果一招没有将你击败就算我输了。”知道了对方是刹那我也不好再和她纠缠下去,免的伤到了她,怎么说以后她还会是我的学生,而且还是木乃香的护卫啊。

  “无上剑道•;影月”我一振手中承影,顿变一道长虹直劈而去。

  刹那顿时一鄂,举刀来挡早已来不及,“啊”了一声,便被劈飞开去。

  招式刚一出手我便知道力道过重了,连忙飞身去救刹那,心里难免要犯点嘀咕:不好,力量用大了,这下又要忙了,哎,我还真是劳碌命啊。

  “怎么会这样,刚才明明没有这么大力量的啊。难道一直都在留手,我果然还是不配啊。”刹那似乎大受打击,自言自语道。

  “呼,总算救到了,不然就真的有的麻烦了,喂?喂?刹那?”看着怀中无神的刹那我不知怎么的一阵心疼,可却想不到办法让她恢复,只能不停的提问。

  “恩,没事,还有,能不能放开我,这样……”过了好长时间刹那总算是回过神来,注意到了我们两人的姿势,提醒我道。

  “啊,对不起,刚才那个……”

  “没关系,反道是我要向你道谢才是,如果不是你相救,我可能已经重伤了吧。”

  “没什么,怎么说也是我引起的,当然要我来处理。不过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了吗。”

  “那个……那个……我只是想试试你的本领,因为如果你以后成为木乃香小姐的丈夫的话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木乃香小姐才可以。”

  看着面前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脸红的刹那,我不禁一阵心跳:“那么~~~我通过你的考核了吗?刹那同学?”

  “恩?恩。不过,可以问一下,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啊,我们以前并没有见过面吧。”刹那的脸慢慢的变回了正常颜色,可问出的问题却使我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听到刹那的问题,我的脑中一片混乱:晕了,这下可好,真是的我还真是没有警觉啊,就这么叫了。

  “恩,那个,下个学期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指导老师了哦,作为自己的学生当然要记住了。不然我可就失职了呢。”想了半天,我只有用这个相对来说合理的理由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对不起,老师,刚才失礼了。”

  “没什么啦,反正你也是尽你的职能罢了。”

  “那么老师,我先走了。”说完,刹那就起身要走,但是也许是因为坐的太久了,身体一下子没有办法适应还是怎么的,还没站直,整个人就直直向前倒来。

  “呜”看着面前那近在咫尺的娇颜,以及嘴唇上那软软的感觉,我的心跳一下加快了不知多少倍。

  就在我们两个还在发呆的时候,旁边却传来叫声:“暂定契约!”

  “什……什么,暂定契约,难道是……”我一下子从失神状态回过神来,转头一看。

  脚下不知何时已经被画上了魔法阵,而在魔法阵旁边一只貌似兔子的动物正拿着一张契约卡在那边手舞足蹈。(原形是天使怪盗里主角的那只宠物)

  “那修,又是你~~~”

  “是啊是啊,是我哦,小鬼,我说过的哦,我绝对会抓住任何时候从你身上赚钱的,你还这么不小心能怪我吗,哈哈~~~小子接着,这可是你的伙伴哦。终于让你中招了,以后也要小心哦。”那修将契约向我扔来。而自己却飞速的向另外一个方向远离。

  “那个,随心老师,那个契约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只……”

  “那个家伙是我以前任务的时候碰到的麻烦家伙,没想到他还真做了,真是对不起啊,刹那同学,这次竟然连累了你。”

  “那个……老师,伙伴是什么意思啊。”

  “伙伴吗?来源于魔法世界的一个传说,是关于一位解救世界的伟大魔法师和保护他的战士的传奇故事,根据这个传说,很多魔法师身边都会有一位能帮助魔法师的伙伴。而这样的伙伴被称为魔法师的随从。你别看我是个东方剑士的打扮,我可是个真正的魔法师。”

  “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我是老师的伙伴了吗。”

  “呃……就契约来说呢,是的,但是如果你不用把这个当真的。可惜伙伴契约只有那些魔法生物才知道,不然现在就帮你解除契约就可以了。”

  “这样啊,那么老师,就让我当您的伙伴吧。”

  “啊,那个伙伴一般……”

  “请老师您能答应我的请求,我希望您能知道我的剑术修行,拜托了,老师。”刹那一脸我不答应就不罢休的表情看着我。

  “可是伙伴一般最后都是魔法师的恋人啊。”看着刹那的神色,我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看来是没有办法拒绝了,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好吧,有这么漂亮的伙伴我又怎么会拒绝呢。”实在受不了刹那的目光,最后我终于还是妥协了。

  ——————-分割线———————-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天,不是在学校执行任务就是陪着木乃香逛街,或者叫做约会吧。而唯一的不同就是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只不过和木乃香在一起的时候她是掩藏起来的。

  当然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件让我哭笑不得的事,那就是和静奈老师签定的三餐约定,使我再次沦落到了一个厨师。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月亮,我愉快的想道:明天就是涅吉来到的时间了吧,终于要开始了吗,真是期待啊。

第十一章

   又是新的一天,窗外已经有阳光照射近来。

  “恩,完成了,该去叫静奈老师起来了,没想到好不容易摆脱了大哥他们的哀求,这边又被迫答应了这种约定。”看了看已经做好的饭菜,自言自语道。说着就端着菜向大厅走去。

  “啊~~~~~~”就在我刚放好饭菜的时候,静奈老师也打着哈欠从她的卧室里走了出来,“随心起的好早啊。怎么不多睡一会啊。”

  嘴里说着让我多睡一会,看眼中的揶揄却很明显的表示着。而我也只能咬着牙回答说:“没办法,约定好的,今天是归我做饭,当然要早起,人无信不立。”

  “哦,我都忘记了,那真是麻烦你了啊,随心。”看着她那一脸的笑容,我是苦笑不得,只能在心中嘀咕着。

  而早餐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

  ——————-分割线———————-

  “呼,总算及时到达。“静奈老师一脸疲倦的倚着车门说道。

  “还好意思说,一打扮就这么长时间。”我一边推开车门下车,一边对静奈老师抱怨道。

  “呵呵,难免的哦,女性对自己的打扮是很在意的哦。”显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静奈老师回答道。

  “算了,还是快走吧,今天涅吉就来了,身为指导老师的我们两个都不在的话总说不过去。”看到自己的抱怨失败,我也只有自认倒霉了,独自走向办公楼。

  “哦,你的那个弟弟来了啊,我可要看看是怎么样一个人呢,我可是很期待。”说着,静奈老师也赶紧追上我向办公楼移动。

  ——————-分割线———————-

  “滚,小弟弟。”就在我们要进入办公楼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女声。

  “看来有事发生了,我过去看看。”和身后的静奈老师说了一下,我就想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

  “呵呵,我也陪你过去好了,你可别忘记你现在可没有学生知道你是老师哦。”静奈老师说着,就和我并排向前走去。

  ——————-分割线———————-

  “哦,这不是你的小女朋友吗?”静奈老师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木乃香说道。

  在静奈老师发现木乃香的同时我也发现,但我更注意的却是她旁边那个小孩和女孩,笑着想道:原来是命中注定的两人见面啊,那刚才那个声音就是明日菜的声音了吧。可怜的涅吉啊,还没真正认识就被这么提上提下的。

  “咦,随心,静奈老师,早安。”木乃香也注意到了我们这边,转头向我们说道。

  “早,快上课了,不要迟到哦。”我一脸公式化的回答道

  “恩,木乃香同学早安哦。这个小男孩是?”静奈老师看了看我,回答道。

  “哦,他啊,不知道呢,应该是坐错站的吧。”木乃香保持一贯的微笑回答着。

  可是这时的我就没有这么好受了,明显可以感觉到背后传来的那一阵阵杀气:哎,也许真的过分了点呢。算了,算了。等下去向木乃香道歉吧。

  “啊,风哥哥。”涅吉终于从明日菜的魔掌下逃脱了出来,看到我后一头撞向我怀里。

  “涅吉,难道就不能换个形式吗,每次都这么一头撞过来。”我伸手抱住涅吉,将他慢慢放下说道。

  “哦,他就是你提到的那个弟弟啊,很可爱呢。”静奈老师看着涅吉,在我一边轻声说道。

  “或许吧,别小看他哦,他可是个标准的英国绅士。”我微笑着回答说。

  “呵呵,对不起啊,风哥哥。”涅吉向我道歉道,可是看那一脸的笑容却让人感觉没有多少诚意,“对了,哥哥,那个姐姐好凶。”

  “什么,你个小鬼说什么。”本就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明日菜听到涅吉的话之后马上变脸,向涅吉质问道。

  “好了啦,明日菜,别生气啦。”木乃香看见明日菜的脸色连忙劝阻道。

  “涅吉,向对方道歉,你的行为可不是一个绅士所该做的。”知道明日菜性格的我连忙让涅吉道歉。

  “对不起,姐姐。”涅吉看了看我,道歉说。

  “算了。”明日菜明显是来的快,去的快的类型,爽快的接受了涅吉的道歉。

  “啊,好久不见,涅吉。”这时高田也终于出现在了窗台上。

  于是漫画中的镜头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分割线———————-

  就这样在明日菜的难以置信和不甘之中,我们一群人向校长室走去。或许是蝴蝶效应,漫画中明日菜衣服被涅吉吹破的画面没有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但是明显的明日菜还是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刚来到校长室就开始了“质问”:“校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日菜,你先冷静一下!”院长一边使明日菜冷静下来,一边接过涅吉递过去的推荐信。

  “原来你是为了修行,所以来日本的学校当老师啊…这真是一个艰难的课题,呵呵呵!”看完了涅吉的推荐信之后,校长开始装模作样。

  “是的,请多指教。”

  “不过你要先进行教育实习!这样…由今天开始到三月为止…”

  “恩,好的。”

  “等等,校长,让一个孩子来当老师,这很奇怪了,还让他当我们的级任老师…”安静了半天的明日菜,再次插话道。

  但明显的是校长并没有把她说的当一回事,对着涅吉“恐吓”道:“涅吉,这次修行很辛苦喔!如果没有成功的话,你就得回故乡去,并且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你做好觉悟了吗。”

  涅吉也是一脸严肃的回答说:“我愿意接受这次修行!请让我在这里修行。”

  “好,我知道了,那么就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介绍一下担任你的指导员的静奈老师,至于还有一位随心老师就不用我介绍了吧。如果有不懂的事就问他们吧。”

  “呵呵,涅吉老师,请多指教了。”静奈老师笑着示意道。

  “那么涅吉,要加油了哦。”我也摸着涅吉的头,笑着鼓励道。

  而接下来的住宿安排的问题,果然又让涅吉与明日菜陷入了战争中,我站在一旁看着,什么也不表示。

  ——————-分割线———————-

  终于在校长的坚持下,两人冷战着离开了校长室,向着教室移动着,而我们另外的三人也只有苦笑着跟在两人的后面。

  至于我,看着两个的样子,心里却笑的不知怎么样了:这两个人啊,要是知道以后他们的关系好到那种地步,不知道会怎么表示呢。

  就在这时我发现木乃香脸色虽然微笑着但眼中却带着点黯淡,想想刚才自己的行为,低声道歉道:“对不起,木乃香,我不是故意给你脸色看的。”

  “啊,没什么,我没有生气啦。”木乃香听到我的道歉,连忙回答说。

  一旁的静奈老师看着我们两人,神秘的笑着。

第十二章

   涅吉和明日菜的冷战终于在明日菜的拒绝下结束了,而后面的我们也只能看看拉着木乃香先走的明日菜,再看看涅吉相对无言。

  不过不管涅吉多么的装成熟,但终究只是个小孩,抱怨几句终究是难免的:“她怎么这个样子。”

  “呵呵…她很有精神,是个好女孩。”静奈老师劝慰着说,同时把自己手中的名册给了涅吉“来,这是班级名册,教学这部分没问题吧。”

  “谢谢,没问题的。”涅吉极力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但是终究给人不可靠的感觉的说。

  而我则是在想着明日菜对我的敌意的眼神:“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我,貌似我没有惹过她吧。哎,女生还真是无理取闹的代言词呢。算了不想了,有点头疼呢。”

  回过神来发现一旁的静奈老师已经开始向涅吉介绍班里的学生和班级情况,我早已从漫画中了解了全部,所以也就没有认真的听了,而是用眼睛将脑海里的图象一一对位。

  静奈老师也终于发现了我的失神,提醒道:“喂,喂,风老师?风随心老师?你在听吗?”

  看着在自己面前挥动的手掌来引起我注意的静奈老师,我一阵无力,但也只能乖乖的回答道:“听着呢,静奈老师能不能把你的手拿开啊,我眼花啊。”

  “哦,那也没办法啊,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那边发呆,我当然要提醒你啦”

  “恩,下次不会了。”

  “那就好,那么我们进去吧。”

  “哦,知道了,涅吉,别发呆了,进去吧。”

  “恩?哦,那进去了。”

  看着涅吉那怕怕的样子,再想想接下来他为了防止被发现魔法师的身份而做的那些事,我就感觉一阵胃疼,心中却开始了盘算:“那个恶作剧虽然没有恶意,但是……哎,算了,还是随便它去吧,反正涅吉又没有受什么伤,就是被明日菜发现了一点异常罢了,反正以后会成为涅吉的伙伴的。”

  ——————————————分割线————————————————

  果然剧情还是和我的脑海中一样发生了,当然涅吉终究还是难逃厄运,被欺负的惨不忍睹。不同的是明日菜这次却没有跑出来质问涅吉的奇怪,而发生与雪广绫美的对打和多了介绍我这个指导员的事了吧。

  看着学生们的“热情”开始冷却下来的时候,静奈老师又开始了自己的职责:“那么,我这边这位老师呢,将会担任你们班的辅导老师。风随心老师?”

  “哦,好的,风随心,和涅吉一样来自英国。”说完我就一个人站在了一旁,或许是以前的习惯作祟,总以为这样可以不让人注意到自己,却没有想到……

  “哇,好酷啊~,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老师你为什么不把眼睛睁开啊。”

  “你应该和我们差不多年纪啊,怎么会这么早就当老师了啊。”

  “老师,你腰上的那个是什么啊,可以给我们看看吗。”

  ……

  看着面前“热情”学生们,我却感觉宁可处于战场也不原在这里多待,连忙转头向静奈老师求救。但是静奈老师那一脸的笑容就知道并没有帮我的意思,反而倒是非常期待着我的尴尬呢。

  ——————————————分割线————————————————

  此时拉拉队三位成员也偷偷开始了讨论。(由于需要这里把这三人的位置连在一起了,就是让刹那和圆换个位置)

  “他不是那天和木乃香在一起的那个男的吗,他是我们老师也。”

  “哇哦,那木乃香和他不就是师生恋了,好刺激哦。”

  “恩,恩,我好期待哦。”

  “那么,以后我们一起注意点哦,到时候弄到一点把柄的话也可以……”

  ——————————————分割线————————————————

  木乃香却在这时受到了来自于明日菜的盘问。

  “喂,喂,木乃香,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是啊,怎么了吗,他是我爷爷介绍让我交往看看的啊。”

  “哦,那样的啊,难怪经常陪你上街,还帮着你付钱。”

  “是啊,随心真的很好呢,咦,你怎么会知道这事的啊。”

  “啊~,别在意这些啦,不过木乃香,你不要随便相信他哦,我感觉他可不是好人,整天闭着眼睛谁知道打什么鬼主意啊。”

  “随心不是坏人啦,他只是不愿意表达罢了啦。”

  ……

  ——————————————分割线————————————————

  刹那虽然也算是提前“认识”我的一员,算是其中比较安静的了,只是静静的坐着。但是眼神却不时的瞄向前面的我。

  而后面的依文洁琳看着自言自语道:“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从来没见过,有点向中国的那些人的力量可又不同,看来不简单啊。”

  ——————————————分割线————————————————

  在看了将近5分钟的好戏之后,静奈老师也终于放话了:““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该上课了,那么涅吉老师,拜托你了。”

  涅吉显然没有从刚才的“热情”中缓过来,呆了几秒中之后才回答道:“好的。”说完就向着讲台走去。

  而刚才向我提问题的学生也陆续坐回了位置,开始了听课。

  “静奈老师你是故意的吧,明明刚才就已经上课了,你现在才说啊。”

  “呵呵,要看到你尴尬的表情可是很难得的哦,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呢,当然要让时间长一点啦。”

  “哎~难道就真的这么让你期待吗。”

  “恩~应该不应该是期待的吧,只是你尴尬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呢。”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

  “呵呵,秘密哦。”

  “那算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不过不阻止她们真的没有关系吗?”

  就在我和静奈老师对话的时候,班中的两个巨头开始了PK,涅吉也开始去劝架,不过显然并没有多少效果。

  静奈老师却什么也不说,反而转头对我说道:“呵呵,这貌似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吧。”

  “难道不是你的吗?哎,算了,我去吧。”看静奈老师明显没有出手的打算,我只有硬着头皮走上。

  “好了,好了,都安静点吧,现在是上课,有事也请下课解决,而且你们是同学吧,至于这个样子吗。”我提着雪广绫香和明日菜的衣领将缠斗的两人分开,缓缓说道。

  “我一定要教训这只野蛮的猴子。”

  “你说谁是猴子,你个恋童女”

  “好了,给我安静点。”看着两人仍旧争吵不休,我只能拿出当年对付军队里面那群人的那一套,效果很明显,两人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下课铃却在这时适时的响了起来。

  “恩,下课了,你们继续吧。”说完放开两人的衣领,向门外走去。

第十三章

   “咦,下课了吗,随心。”我刚走出教室,不远处的高畑就打着招呼向我走来。

  “恩,怎么?高畑,有事吗。”

  “呵呵,只是来看看涅吉的情况,顺便带你们去看看学校嘛。”

  “先谢谢了,不过,我都已经来了这么长时间了,就不用了,倒是涅吉要麻烦你了。”

  “和我说这个,你不把我当朋友啊,再说我怎么也是涅吉多年的朋友了,这么点事算什么啊。”

  “习惯,习惯,对不住了,不过我可要先走了,今天和这些学生见过面,所以还有很多事要去准备呢。”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认真啊,你这样我可是会被打击到的。”

  “你就装吧,不和你扯了,走了啊。”

  “好的,加油吧。”

  挥了挥手作为回应,脚步却没有停留的继续向前移动着。

  这时静奈老师也从教室中赶了出来,跑着说道:“等等我啊,风老师。啊,高畑老师你也在啊。”而涅吉则跟在她后面慢慢的走了出来

  “哎,看来我真的不起眼啊,站了这么久,都没被发现啊。”高畑耸着肩,一付无奈的表情,“你说是吧,涅吉。”

  静奈老师显然已经习惯了高畑的作怪,掩着嘴说道:“对不起啊,还有资料在办公室里要交给风老师呢,那么,我也先走了啊。再见。”

  “哎~那么只有我们两个了,怎么样涅吉,第一次上课感觉如何啊?”高畑看了看离开的我和静奈老师转头向涅吉问道。

  “第一次……”

  (下面部分呢,就是漫画剧情了,所以就不在这里罗嗦了,阿门~)

  ———————————分割线——————————————————

  图书馆中

  “真是对不起啊,宫崎同学。刚才起来的太急了,没有注意到你从旁边过来呢。有哪里伤到吗?”我伸出手扶起坐到在书从中的宫崎和香。

  “没…没有,谢谢老师。”和香通红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看了看周围一地的书,再看了看红着脸整理书的和香,蹲下身帮起忙来,心中赞叹到:“果然用功呢,真是没的比啊,看来我真是太懒了点呢。”

  忙活了一阵,总算把散落了一地的书再次整齐的放了起来。

  虽然刚才就知道很多,但是看着面前那半人高的书,我还是感觉无语,问道:“宫崎同学,这么多书你都要拿走?”

  “是啊,怎么了吗?”和香显然没有意识到她的行为的可怕之处,端起那厚厚的一堆,反而是一脸奇怪的看着我问道。

  “呃,没什么,不过这么高的书,你还怎么看路啊,我帮你吧。”说着便自己动手将和香手中一半的书转移到了我的手上。

  “那个,那个,老师我自己可以的了,您做您自己的事吧。”

  “我的事?刚做完,我现在可是空着。好了,不要说了,我看你也是在赶时间吧,还是快走吧。”

  “呃…恩,那谢谢老师了。”

  “不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可是你们的老师,学生有麻烦,当老师的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走了哦。”说完,就捧着那堆厚厚的书向着门外走去。

  ———————————分割线——————————————————

  “那么书本就交给你了,我这里我可不能进去了,自己当心点。下次不要再拿这么多书了,多分几次拿好了。你这样很危险的。”我将手中的书放在宿舍门口的桌子上,回头说道。

  “啊…是。谢谢老师”和香结结巴巴的回答说。

  看着面前害羞的和香,我一阵的无奈,这句话在路上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次,没想到到了这里又在次听到了,想归想,但是回答却不能没有:“不用了,你路上都说了这么多次,说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不过这些书怎么拿上去呢。”说着指指放在了桌子上的书。

  “那个…那个这些我一个人可以搬上去的。”

  “不行,走楼梯还搬这么高的书可是很容易出事的,恩~我看你还是上去叫你几个同学下来帮忙吧。”

  “好的,那我上去叫下,麻…麻烦老师帮我看一下。”

  “咦,风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就和香要离开上楼叫人的时候,一旁突然有人向我打招呼说。

  转过头一看,回答道:“刹那啊,来的正好呢,帮宫崎同学把书搬上去吧。”

  刹那看了看和香,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书答道:“恩,知道了,老师您不看看木乃香大小姐的吗?”

  “今天就算了吧,还有一点事情要去处理。倒是你这几天剑术修行还可以吧。”

  “恩,有了很大的进步呢,谢谢您的指导。”

  “好了好了,都和你说了,不要用您了,还是这么坚持啊。”

  “怎么可以,您指导我的剑术,怎么可以失礼。”

  “算了,算了,反正我说什么都没用了,随便你吧,那么,两位,我先走了。”

  “恩,您走好。”

  “啊~好…老师再见。”

  ——————————————分割线————————————————

  我没有想到的是涅吉与明日菜的缘分还是如同剧情一样开始了。即使和香被我安全的送到了宿舍只中

  坐在篮球场边为了躲避迎面而来的篮球而无意使用魔法的涅吉被明日菜抓了个正着,于是如同漫画中那样,被吓的六神无主的涅吉是用了记忆消退魔法,结果不但没有让明日菜忘记他是魔法师的事实,而且还把对方的衣服给变成了飞灰。而之后高畑的出现出现也使这次审问落下了序幕,而涅吉与明日菜的“缘分”也由此开始。

第十四章

   “静奈老师,到底有什么事。至少给我个底啊。”

  “好事,你就别问这么多了,跟着就可以了,我又卖不掉你。”

  看着前面行色匆匆,却不肯多说的静奈老师,我也只能闭上嘴不再询问,安静的跟着她走。

  于是就这样沉默着来到了转角处,

  “咦,风哥哥。”刚转方向,后面就传来了涅吉的声音。

  “恩?涅吉啊,怎么在这里啊,课应该上完了吧。”我转过头一看是涅吉,奇怪的问道。

  “呃,那个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所以…”涅吉瞟着走在一旁的明日菜疙疙瘩瘩的回答。

  我看着面前涅吉一脸的怕怕,再看看一旁一脸气愤的明日菜,心中也明白了几分:还真是命中注定的两人,已经让书店转移了,还是碰在了一起了吗。

  “好,到了,那么进去吧,涅吉老师,随心老师。”正当我想的入神,静奈老师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我说道。

  “到了,这么快,这里是…”抬头看了看门前的牌子,我一脸疑问的看着静奈老师。

  “好了,进去啦,进去啦。”说着便拉开门,将我和涅吉推了进去。

  “欢迎您!涅吉老师。风老师。”

  “啊,我忘记了。”这时一直沉默的明日菜终于回过神来。

  “这…这是……”

  “呵呵,这可都是同学们想到的哦,说是你们新来怎么也要帮你们办个欢迎会。”一旁的静奈老师回答了我的疑问。

  “是啊,你们的命好啊,想当年我来的时候都没人欢迎我,只能慢慢的一个去认识,差别待遇啊。”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高畑插话道。

  “好了,老师你们有话等等再说哦,现在让主角到中间来哦。”朝仓和美说着就拉起我和涅吉到了中间,然后宣布说,“欢迎会正式开始。”

  “好啊。”

  “也~”

  “可以尽情的吃了。”

  “啊,那是我的,别抢啊。”

  ………………

  班级里一下子欢闹了起来,我看着打闹着的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嘴角也浮现出了真心的微笑。

  “没想到她们这么欢迎我们啊,风哥哥,我……”涅吉一脸激动的说着。

  “呵呵,是哦,既然她们这么欢迎你,那么你也要更加的认真哦。”

  “恩,我会的,刚才上课的时候,我还以为她们不喜欢我呢。”

  “那现在知道答案了吗?”

  “恩。”

  “那…那个……风老师刚才谢谢您,这个图书礼券是我要送您的谢礼!”就在我和涅吉说着的时候,和香拿着图书券说道,脸红红的。

  “恩,谢谢了,宫崎同学。真是帮大忙了,这几天我可是经常要跑图书馆呢。”我接过图书券高兴的对和香说道。

  “那…那真是太好了。”和香红着脸说道。

  “书店已经在追求老师了。”旁边的人也看着也开始了起哄。

  和香脸上的红色迅速蔓延开来,但嘴里却忙不迭的反驳道:“我哪有,我不是什么书店啦。”

  “对了,涅吉老师,我也有礼物送给您,请看!”雪广绫香也在这时展示出了自己的礼物——涅吉的铜像。

  “搞…搞什么啊。”果然这份礼物遭到了所有人的“批评”。

  至于雪广的死对头——明日菜当然不会错过这次吐槽的好机会了。

  “你是笨蛋吗。”

  “明日菜同学你是最没有资格骂我的人。”

  于是,死对头的两人有开始了每天的“必修课”。

  “怎么样,涅吉第一天上课辛苦你了。”

  “没…没什么啦。”

  “隆道啊,我现在可是被你说的很不舒服,难道我就不辛苦了吗。”也不知为什么,每次看见高畑,我都忍不住要和他斗几句。

  “呵呵,你还用我说吗,在学校的时候就知道你的努力了,而且你不是最不喜欢别人说你努力的吗。”显然,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习惯,高畑也已经习惯了这点,马上回口道。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喜欢了啊。”

  “难道不是吗,以前每次说你努力,你都是怎么回我的啊。”

  “是吗,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呢,我的记忆力没有这么差吧。”

  ………………

  ——————————————分割线————————————

  就在我和高畑吵的正欢的时候,旁边的女生们也开始了她们的话题。

  “风老师好厉害,敢这么和死亡眼睛说话啊。”

  “他们是老朋友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年龄相差这么大。”

  “不过风老师现在的样子也很帅也。”

  “是啊,是啊,和上课时的冷淡完全不同呢。”

  “嘿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风老师可是有女朋友的哦。”

  ………………

  于是我有女朋友的消息就这么被拉拉队三人给扔了出去

  ——————————————————分割线——————————————

  就在高畑刚开始和我互相吐槽时,

  明日菜一个手肘提醒涅吉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要用读心术。”

  “记住要不动声色的行动。好好做哦。”

  “包在我身上。”

  接着涅吉一阵小跑来到我和高田的中间,打断道:“对了,隆道你觉得明日菜同学怎么样。”说着还把一只手放在了高田的额头。

  “这个嘛,她每天早上都努力打工…又非常能干…她是个开朗又有精神的好女孩!”高田一脸疑问的回答说。

  而在一旁看着的我,回忆了一下剧情,知道现在高田所在想的事,又感到了一阵胃痛。

  涅吉读取了高畑的想法后,又跑了回去和明日菜汇报着,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最后明日菜也终于被打击的跑了出去。而涅吉紧随其后跑了出去。

  惟恐天下不乱的朝仓马上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雪广,当然事实已经被她歪曲了。

  一直注意着涅吉的雪广此刻却是咬牙说道:“可恶的明日菜竟然这么对待涅吉老师…我一定要阻止她。”说完便率先跑了出去,而后面跟着一群捣蛋分子。

  “看来大家都很有精神呢。”看着这一场闹剧,静奈老师做出了总结发言

  “不阻止她们不要紧吗?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虽然知道最多只是女生的衣服被涅吉给变成飞灰但是心里却还是担心着。

  “现在我才发现,你真的是个好哥哥呢,这么关心弟弟,呵呵。”

  “自己弟弟当然担心了啊。”

  “怪事啊,你这个没心肠的也会关心人啊,奇怪,奇怪。”

  “隆道,少说几句没人把你当哑巴的哦。”

  …………

  于是我和高畑的“战争”又再次拉开了序幕。

  ————————————分割线——————————————

  看到大家在书评区的留言,我很高兴,但是也很不安,不过请放心,我一定会抓紧时间码字的。再这里再次谢谢。

第十五章

   经过昨天一天的喧嚣,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早安,随心,静奈老师”

  “风哥哥早啊。静奈老师早安。”

  “你们也早啊。”刚下车的静奈老师向跑来的三人挥手回答道。

  “早,时间可是有点迟了哦。”看着飞速跑着的明日菜和一旁用轮滑鞋的木乃香,虽然早已在漫画中领略过明日菜的能力,但还是由衷的感叹道:难怪会成为涅吉最强的契约者,先天的超强体力和魔免属性这可是对付魔法师的利器啊。

  “明日菜同学,刚才在和涅吉说什么呀。两个人的表情变来变去的?”静奈老师的性格或许是我现在感觉到的和漫画中最大的不同吧,原著中的她永远都是那么安静,可是来到这里之后,我却发现完全的不同,不但没有结婚,而且还比漫画中小了不少,因此和学生之间的打趣也是时有发生,而现在就是这样。

  “没…没有,什么都没有说啊。”

  “是…是啊,没什么啦,我只是和涅吉老师开点玩笑罢了,什么也没有。”

  “哦,是吗,开玩笑啊~”

  看着静奈老师的揶揄,再看看涅吉和明日菜的尴尬,我内心早不知笑成了什么样子,而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不过显然今天他们两人的运气不错,有人开口打断了他们的尴尬。

  “早安,主…啊,不,风老师。”刹那打着招呼从后面走了出来。

  “早啊,刹那。”

  “啊……刹那同学早。”

  “小刹,早安。”木乃香见到这位“亲梅竹马”显然非常的高兴,连忙跑上前打招呼。

  “恩…你好,木乃香大小姐。”而刹那的脸也终于变了一点,恭敬的答道。

  哎~刹那的这个性格真的该怎么说啊,明明关心的要死,可偏偏要被那所谓的主仆关系所束缚,而伤害木乃香。看着木乃香一脸的黯淡,我轻轻的叹气。

  静奈老师也再次发挥了她的作用:“好了,大家要快了哦,快要上课了。”

  “啊,忘记了,都怪你,涅吉。”

  “这也怪我啊,我什么都没有做。”

  “什么?你说什么?”

  “好了啦,明日菜,还是快走啦,不然就更加迟了,小刹也快点哦。”

  也不知该说木乃香糊涂,还是乐天,她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开始调解起涅吉和明日菜的争吵。

  看着前面走着的四人,我轻声对走在我身旁的刹那说道:“哎,何苦要压抑自己的内心呢?”

  “对不起,主人,让你费心了。但是我只是木乃香小姐的护卫,绝对不能越过这条线的。”

  “但是……”

  “请您不要再说了,对我来说,这样是最好的方法。”

  “哎~每次都是这样啊,我已经和你说了好几次了吧,不用叫我主人的,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哦~你们两个很可疑哦,在说什么啊。风老师你这样可不好哦,明明……”静奈老师也不知何时来到了我们的旁边,插话道。

  “静奈老师啊,这样吓人,可是会把人吓坏的。”我无奈的看着静奈老师那一贯的揶揄回答道,“至于和自己的学生,除了学习方面还能说什么吗?”

  “哦~是吗?咦,你们两个认识?”

  “当然认识了,说起来还算是以前一个朋友的后辈呢。”刹那点点头,表示赞同。

  “哦?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啊。”

  “…………我总要保持一点自己的隐私的吧,静奈老师啊。”

  “这样啊,那我就不问了,不过你作为赔偿,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了。”

  “……绝对不行。不是已经说好了的。静奈老师,你不会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吧。”

  “你自己慢慢想喽。不过你的抗议无效,维持原判。”说完就马上跑向前面的三人,我连再次争辩的机会都没有。

  “哎,果然又是这种结果。”我以手俯额,无奈的说道。

  “恩?难道,主人你经常……”刹那的大脑显然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满脸疑惑的说道。

  “经常倒不至于,但是也不算少了吧,今天晚上又有的忙了。……算了,抱怨也没用了,还是快赶上去吧,不然可就要被他们给甩了。”

  ————————————分割线————————————————

  “那么,我们先走了,涅吉,要加油啊。”

  “拜拜了啊,涅吉老师。”

  “风哥哥,静奈老师再见。”

  “风老师,静奈老师再见。”

  教学楼门口,我们几人相互道别着。

  不过或许是我们的组合太过于显眼了,有或者是雪广的某种雷达功能过与强大,我和静奈老师刚要离开,她就突然出现了。

  “涅吉老师,早安。让我带您到教师去吧。”

  “谢谢你…”

  看着涅吉被雪广带走,静奈老师说道:“不担心吗?雪广和明日菜可是有点……到时候涅吉可是会很难办的哦”

  “没有必要担心的,他们两人都是好女孩,而且我也相信涅吉能够自己处理这些事的。那么我们也走吧,今天的工作量可不低啊。”

  “啊,忘记了,快快,不然今天就别想有休息了。”说完就拉起我飞速向办公室飞奔而去。

  看着前面行色匆匆的静奈老师,我想道:现在倒是急了,刚才却还那么悠哉,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静奈老师呢,明明漫画中那么端庄,可是为什么我看见的却是这么……

  ————————————————分割线————————————————

  “终于完成了,比预期早了一点,可以安心的吃个午饭了。”

  “辛苦了,静奈老师。”

  “混蛋隆道,我们工作完成了,你就出现了,你是不是故意的。刚才你在做什么?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

  “啊~随心,你竟然这么不相信我这个知交好友,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继续装,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也不知是不是前世作孽。”

  “你们啊,难道就不能有一次不吵,都没见过你们什么时候友好相处过。”

  “别问我,问他,为什么每次都要惹我。”

  “别问我,问他,为什么每次都要惹我。”

  “恩?哼!”“恩?哼!”

  “你们两个都是小鬼吗?好了,别吵了,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我现在好饿。”

  静奈老师摸着肚子,苦着一张脸问着我们两人。

  “随便。”“静奈老师有要求,当然可以啦。”

  “那么就快走啦,不过帐单你们付。”静奈老师听到我们的回答,马上就拉起我们两人向食堂跑去。而我们只能相视苦笑。

第十六章

   “咦,那个不是涅吉吗?怎么被这么赶啊?”正走“带领”我和高畑奔向食堂的静奈老师指着前方不断接近的黑点们问道。

  一听是涅吉我连忙顺着静奈老师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就看见涅吉正被班级里的那一群女生围追堵截,心里回忆了一下剧情就知道自己又使某些事发生了点改变:原来是那个媚药惹出来的那件事啊,不过那件事不是应该在下午的样子才发生的吗,怎么也被提前了啊。看来我来到这里的影响也不小了啊。

  “风…风…风哥哥帮我啊,我…我……。”涅吉也在这时看到了我,连忙向我跑了过来。

  “知道了,事情我来解决,你先过去吧,你在这里就算我弄好了,也要重新解决了吧。”看着涅吉那气喘吁吁的样子,于是就在他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暗中对他释放了一个清风术。

  看着涅吉因体力恢复而跑的飞快,我也放下心来对付随他而来的那些女孩子们了。

  而一旁的高畑幸灾乐祸的说道“随心小鬼,出手不要太狠啊,虽然你很绝情,但是她们可还是你的学生哦,嘿嘿~”接着就将双手在胸口一放,显然要让他出手,已经是痴人说梦了。

  我听着他说的和他作的,心里恨的牙痒痒,但手里却没有停下动作,手捏剑诀,将静心术打入每个女孩的额头。

  “咦?”

  “我们在做什么?”

  “好累啊,到底怎么了啊?”

  在静心术的作用下,女孩们终于从失神中醒了过来,而媚药的后遗症也适时的发作了—忘记自己刚才的行为。

  “风老师,静奈老师好。啊~对不起!高畑老师没看见你,你也好。”

  被人无视的感觉非常的不好,此时的高畑就因尝到了这种感觉而进入暴走中:“……我怎么又被无视了啊,为什么明明风随心你个家伙刚来,却比我受欢迎呢。”

  “这个嘛,原因应该是你没有风随心老师帅吧,你就认了吧,高畑老师。”静奈老师惟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再次作怪,继续打击道。而这时恢复过来的学生们也配合的点着头。

  “什么,怎么会这样,就因为这样,不行,随心你去把你的脸弄丑点。”

  我听着高畑的要求,一阵无语。但是接下来静奈老师说的话让我更加的无奈。

  “既然大家都在,那么不如一起去吃中饭吧,让你们的风老师动手,他的厨艺可是非常好的哦,尤其是中国菜。作为高畑老师受伤的赔偿,今天晚上你可以自己选两个菜,怎么样啊?”

  “恩~赞成,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家伙做的菜了呢,想想就饿了。

  “真的真的,风老师会烧菜?”

  “哦也,同意。”

  看着还没经过我同意就定下结果的众人,我也只能无奈答应了,但是:“静奈老师,我倒是想做,可是你也要知道,现在我可是没有材料的,至于食堂你的那些材料,如果你想自己的味觉受罪的话,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这样啊,那就把时间延迟到今天晚上好了,那么去通知一下其他同学吧。”

  “哦~”

  刚才还显得有点拥挤的过道一下子清净了下来,

  “静奈老师……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了吗?”

  “嘿嘿~,风老师别生气吗,我这不是帮你促进你和学生的友谊嘛。”

  “哎,算了,看来今天晚上我是没有的休息了。”

  “那么我们先去吃饭,然后一起去超市买材料。”

  “知道了。”

  “好啊。风小子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啊。”

  “……今天晚上的那顿,没有你的份,隆道。”

  “什么~?你休想。”

  ……

  ——————————————分割线————————————

  傍晚学院的树林中,不断的传出叮叮当当的武器碰撞的声音,而在树林中央正有两个人在不断的接触然后错开。

  这两人正是我和刹那了在进行每天的剑术训练(假如日本的太刀也能说成剑的话)。这时的我也放弃了一直以来使用的承影,而使用以前从一个日本浪人手中缴械来的太刀和她对抗着。毕竟只是训练,如果用承影谁知道什么时候刹那的配刀就被弄断了啊。

  看着不断被我反击又不断重新组织攻击的刹那,我暗暗的叹气道:“人的习惯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啊,明明已经和她说了这么多次,还是改不了吗?看来也是该时候结束,不然今天晚上就要让大家饿肚子了。”

  于是再次错开刹那的急速突击,并顺利的来到她的旁边,手中的太刀也在空中划出弧线重重的击在刹那的刀上。而此时的刹那因为攻击失败显然没有太在意自己对于太刀的控制,就这样让我轻松的把她的刀卸了下来。

  “今天就到这里了,刹那。”

  “是,明白了。”

  “今天比昨天又有进步了,非常不错呢。”

  “真…真的吗,非常感谢您的教导。”

  “不用谢我,要真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还没有伙伴的存在呢。”

  “虽然对我来说有没有伙伴并没有什么。”我心中加了一句,但是当然不可能说出来的。

  “对了,主人,为……”

  “我说了好几次了,刹那不要叫我主人啊,我听着不习惯。”

  “啊~对不起,风老师,我想问下,为什么你会这么擅长我们国家的剑法呢,你学的不是中国剑法吗?”

  “哦,这个啊,以前碰到过一个家伙,或许你听说过他,冲田总司。和他打过一次,后来被他缠了好久,慢慢的也就开始学会了。毕竟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嘛。”

  “冲田总司,那个幕府末年的……”

  “恩,最近一代的冲田吧。你和他的差距还有很大呢,所以要加油了。”

  “啊~是。”

  “对了,刹那,我的个人观点,听不听随便你了,你们神鸣流的剑法似乎很注重力量,对于女孩子来说这点很不利啊。”

  “是的,但……但是……”

  “好了好了,我不是在说什么男女的差别之类的,只想和你说,如果你的力量不利,那你不妨在自己的攻击之中加入一些其他的什么吧。”

  “加入其他的?你是说?”

  “哎,果然只是口头说说真的很难解决呢,那么看着,刹那,我只演示一次。”

  说着,我就缓缓的平举起太刀,突进。

  “啊~”刹那只能眼看着我急速的靠近,然后就感觉到额头,咽喉,胸口传来一阵疼痛,那怕坚强如她也大声呼痛。

  “怎么,怎么会。”

  “明白了吗,刹那?剑法不光只需要力量,有时候速度和技巧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的速度无法跟上别人的话,那么在你出招之前,别人已经将你解决了。”

  “恩,是的,我会注意的。那个老师,能不能再来一次。我……”

  “不用了,现在的你要做的是将刚才我所做的好好的回想,而不是立刻进行比试。而且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是时候回去给她们准备吃的了。”

  “什么?什么意思?”

  “你还没被通知到吗?”

  “是……是的,因为我不太和班里的同学往来。所以……”

  “也好,那么就由我来邀请你吧。刹那同学,我能够邀请你参加今天晚上的聚会吗?”

  “啊~恩,好的,谢谢您,老师。”

  ——————————分割线——————————————

  对于这张出现的法术问题,说一下,主角只会使用一些非常低级的的法术。

  而对于冲田总司的出现,非常的对不起。我实在不认识几个日本的流派,只知道冲田是代代都用同一个名字的。所以为了方便就将他代入了,所以喜欢冲田的人们不要骂我,谢谢先。

第十七章

   “随心小子,你来了啊,快点动手喽,我们快要等不及了。”刚走进门,高畑就开始大呼小叫,“你怎么好意思让这么多你的学生因为你而饿肚子呢,那可是非常的罪恶的。”

  “风老师好。”女生们都笑着向我打着招呼,不过或许真的是饿了,感觉有点没力气的说。

  “身为老师竟然迟到,真是……果然还是高畑老师最好了。”当然…明日菜这家伙除外。不过她的大叔癖果然很可怕。

  被高畑这么说着,我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马上开始了反击:“刚才有点事要处理下,所以把时间忘记了,对不起大家了。至于你,隆道,等不及你就不要等了,貌似我也没有邀请你啊。”

  “难道我和你多年的交情连一顿饭都不值啊,真是太令我伤心了。”

  “我和你有什么交情,切~”

  “你们…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下啊,也不怕学生笑你们啊。”静奈老师又开始扮演起了调解人的角色。而她这话一说,在旁边一直蹩笑的女孩们也不在顾忌什么,都笑了起来。

  “哈哈,看来风老师你过的不错嘛,那就好。”因为高畑的胡闹而被我无视的院长一脸笑容的看着我们两人。

  “校长好,对不起。让您见笑了。”

  “没事没事,不过别让我失望哦,我可是很期待今天晚上的中国菜。好久没有吃到过了呢。”

  “好了,校长你现在可不能再耽误随心老师做菜的时间了,我们可都快饿了。”静奈老师一边推着我一边向校长道歉说。

  “风老师,加油啊,我们也很期待的。”

  “知道了,再等一会,马上就可以的了。对了,静奈老师帮我把中午我炖着的那些东西拿一下。”

  “哦,我马上去。”

  ——————————————分割线————————————————————

  “那么,今天的晚餐正式开始,大家不要客气,放开肚子的吃吧,让你们风老师烧一次可是很困难的。”

  “好啊,开始喽。”

  “哦,总算开始了,我都快饿死了。恩?为什么我喜欢的那些菜离我这么远,随心小子,你一定是故意的。”

  “这只是意外,你怎么可以说是故意的呢,而且今天这么多同学在,身为老师的你当然要让让同学了。”

  “……怎么可以这样,那个……和美啊,可不可以把你前面的菜和我这里的换下啊。”

  但是高畑显然找错了人,和美不但没有同意,而且还将筷子的方向指向了高畑所要的那样菜:“高畑老师,你这可不是一个老师该有的行为哦,而且我现在也很好奇,是什么菜能让你这么喜欢的说。恩?”

  朝仓吃下了之后,却什么也不说,只是沉默着……

  “那个朝仓,难道很难吃。”

  “说话啊,和美”

  ……

  “什么?什么?你们问我什么?”一阵吵闹之后,朝仓也终于从失神中走了出来。

  “那个,我们是问你是不是很难吃啊,你吃了之后都不说话啊。”早乙女春奈再次提问道。

  听到了早乙女的问题,朝仓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脸神秘的说道:“那个啊,你们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听了朝仓的回答,女孩们原本要行动的筷子,都停在了半空,脸上都是一脸的迟疑。而朝仓还是在一旁坏笑着。

  “你们怎么都不吃啊,让中国菜冷了可是非常的罪恶哦。”这时进厨房端汤的静奈老师也出现了。

  “那个,静奈老师,风老师做的菜真的可以吃吗?”

  “恩?你们在怀疑什么嘛?难道…高畑你这家伙是不是又在编排什么了啊。”

  “没有,没有,绝对不是我,我是清白的。”

  “那她们怎么会……”

  “还不是朝仓她又开始耍人了啊。”

  “原来是这样啊,朝仓,如果让你的风老师知道的话,他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安啦,安啦,我又没说难吃,是她们自己想的好不,而且她们不吃了,我不就可以多吃点了吗。嘿嘿~”

  “你可以多吃点?难道……”听到朝仓所说的,明日菜终于按奈不住好奇心,行动了起来。“呜,好好吃,朝仓你个家伙。”

  “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吃吗?”原本沉默的众人也开始舞动起了手中的筷子。

  “哇,好吃。”

  “恩,没想到风老师还有这么一手。”

  “标准男友啊,这么一手好菜,木乃香,你好幸福啊。”

  “哪…哪有”

  ……

  于是一场菜肴争夺战正式上演,可怜的校长怎么和年轻的女孩们相比,一顿晚餐过后都没有吃到什么。而我也只能用剩下的材料给他烧了一点炒饭……

  ——————————————分割线——————————————————

  我揉着自己酸痛的肩膀对静奈老师说道:“呜,好累。”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呢,风老师。”

  “没什么,她们都走了吗?”

  “恩,都走了,而且她们说下次还要在聚一次。”

  “不会吧,那我不是还要累死啊。”

  “呵呵,谁让你做的菜吸引力这么大呢,一下子就把她们全部征服了呢。”

  “……,哎。随便了。睡觉去了。”

  “那么,有个好梦啊,风老师。”

  “你也一样。呜~啊~”

  ————————————————分割线————————————

  “这里是……怎么又来这里了啊,那么那家伙也……”

  “哦,已经知道我要出现了吗?”这时我的前方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人,手中还拿着一把剑——承影。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可以如此熟练的使用承影。而且为什么会出现两把承影”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打倒我,我就把答案告诉你哦。”

  “是这样吗,那么开始吧。”握紧手中的承影飞速的靠近对方。

  “叮”两把承影碰撞发出清脆的鸣叫。

  战斗开始。

  用承影挡住对方凌厉的一剑,可对方的下一次攻击有迅速的跟上,我只能一次次的抵挡,完全没有攻击的机会,看着面前那人一脸的闲逸,我就感到气馁:难道我的实力就这么差,竟然连攻击的机会都没有,可恶。

  “哦,已经开始气馁了吗,这样的你,怎么可以让承影承认你呢。攻击的机会不是别人给你的,是要你自己发现的哦。”对方仿佛知道我所想的一般,向我问道,而手中的剑却持续的攻击着。

  “不用你管,你说的我都知道。”恨恨的挡下对方的攻击之后,手中的承影含恨向对方刺去。

  “这样才有点样子嘛。”写意的挡下我的攻击,而手中的承影也顺势粘上了我的承影。

  “不好,麻烦了。”一见对方的剑粘上了我的承影,我便开始想办法脱离,可是我的努力在他的引导下都变成了徒劳。

  于是,“脱。”对方一震手中的承影,我一时反应不及,在也无法握住承影,承影掉落在地。

  “可恶。就这么败了”

  “不错哦,30个回合,你已经达到了我的要求了,那么承影就交给你了哦,要好好的照顾他哦。”

  “为什么我和你会差这么多。”

  “千年的距离又岂是如此容易被拉近的。好了,承影的此世之主哦,让承影再次辉煌起来吧。”

  “千年的距离?你到底是谁?”

  “我吗?我叫孔周。”

  “孔周,那你不是……”

  “没错,我就是那个孔周,那么承影之主哦,再见了。”

  “难道每把剑中都有你一样的存在吗,告诉我。”

  “是啊,每把剑都是有自己的存在的,要获得他们的真正承认,那么你只有达到他们的要求。”

  “要求?和你一样的要求?”

  “不一定哦,每把剑都是特殊的存在,都有他自己的要求,所以不要再压抑自己的感情了,做你自己吧。”孔周的身影在风中慢慢的模糊了起来。

  “做我自己吗?谢谢你啊,孔周先生。”我对着孔周消失的方向缓缓的跪下……

  ——————————————分割线————————————————

  这章补上星期那章,上星期因为玩魔兽太兴奋,结果把更新的事忘记了,对不住大家了啊。

  还有拜托那些整天在书评区喊TJ的哪几位,饶了我吧,我现在都快郁闷了,整天被人说TJ

第十八章

   又是新的一天,如果用小学生的话来说就是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

  我缓缓从梦中醒转,心中却不停的反问着自己:“不再压抑自己,做回自己吗?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我变的不再像自己了?”

  就这样躺着想了半天,可是就是找不到答案,自嘲着坐了起来:“想这么多做什么,既然已经决定做回自己了,那还管以前的事做什么呢,好久没有练过剑了,去练练吧。”

  分割线

  站在院子中,可是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从何处练起。脑中不断的回想起梦中孔周先生那写意的一招一式,感觉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无暇,让人不知不觉就被他的剑所折服。

  就这样,脑中不断的回想,无意识间手中的承影开始随着那脑海中的剑法慢慢的舞动了起来。刺、劈、挂、撩、抹、绞、架、挑、点、崩、截、抱、带、穿、提、斩、扫,一个个基础的剑术动作就这么跟随着承影出现了,虽然简单,却让又让人感觉那么的复杂。

  而我的心也随着承影慢慢的被解开,想起了那次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缘分。

  兰丝雅,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忘记的名字,可就在这一刻又再次出现在了我的内心。做为兰家的大小姐,在出生时就和我定下了婚约。而我也在成长中喜欢上了自己的这位婚约者,原本应该就这么顺理成章的结婚过完一辈子的两人,却因为我不愿学习武技而走上了各自的路。她喜欢上了天上家的少爷天上神。于是灾难便开始发生……原本和睦的风、兰两家因为这事也开始了分化,终于在她和天上二人的结婚那天爆发了。龙有逆鳞,触之即死。风家一个被人们称颂的家族怎么可能忍受这种事。于是,家族开始了对她和天上的报复。而这时的我却只是待在家中借酒消愁。直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学不学会武技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难道说我的存在就真的这么不足轻重吗?”心中不断的质问着,手中的剑也开始也越来越快,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与愤怒。

  分割线

  “呜啊~又是一个晴天啊,真是不错。”静奈老师伸着懒腰,悠闲的在长廊中游荡,“咦,那不是随心吗,在练剑吗,可是怎么感觉……”

  而同时在长廊顶上,刹那看着眼前那不断着舞动的身影,心中不知为何感到阵阵的悲伤。

  至于那只没品的只知道钱的兔子那修,这时却难得的不再嬉笑:“没想到这小家伙也有这个时候啊,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分割线

  时间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匆匆的过去,等到我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滚落了下来,而心也打开了一点:“原来是因为她啊,原来从那时开始我就变了啊。哎~不想了,还是快点去准备上课去吧。”

  “随心?你没有事吧?”身后传来静奈老师那温软的声音。

  “没事啊,怎么可能会有事啊,静奈老师你多心了。”转过身对着静奈老师说道。

  可是满脸泪痕的我说的并没有什么说服力,静奈老师伸手将我报在了怀中说道:“伤心就哭出来哦,不要压着啊。”

  “没有啦,我怎么…怎么会有事呢……”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落了下来,而心也再次乱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静奈老师的眼睛也开始湿润了起来:“哭出来哦,把心中的不快都哭出来吧。不要总是那么强装笑脸。”

  刹那也静静的来到了一旁,看着那个一向坚强的人那悲伤的哭泣。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终于停下了它忙碌的脚步。

  至于无良的兔子……又显现出了那一贯的坏笑:“那么……“

  分割线

  “那个,隆道,随心哥哥和静奈老师怎么还没有来啊。”

  “谁知道,说不定他们两个现在正在。嘿嘿~”

  学院的办公室内,无良的中年人和纯真的小孩正在对话中。不过却没有发现后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黑影。

  “正在?正在什么啊。快说啊,隆道。”

  “你的年龄还不适合知道这件事哦,涅吉。”

  “哦,是吗,那么,我适不适合知道啊,隆道~?”

  “什么?随心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早上好啊。”

  “那个涅吉老师,我有事哦,和我出去下。”

  “哦,知道了,静奈老师。”

  涅吉陪着静奈老师走出了门外,

  “那个,静奈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里面的两人有点事情要解决哦。”

  而适时的,门内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那个,那个,这不是……”

  “呵呵,涅吉老师不要学习隆道的坏习惯哦。”

  “……知…知道了。”

  分割线

  校长正在认真的批阅文件,这时听到了那阵阵的惨叫声,笑呵呵的说道:“今天又是个好天啊。呵呵”

  学生们也在谈论着

  “有病啊,大白天叫的这么惨。”

  “5555555好可怕,难道有鬼。”

  “不怕不怕,有我呢,没鬼可以伤害你。”

  “走开,色狼,你做什么啊。”

  “今天晚上我不出去了,好可怕。”

  …………

  分割线

  “无影之剑吗,没想到他也来了啊,这下可有趣多了。”关西某处的一出民房中某人自言自语的说着。

  与此同时,另外一处黑暗中的某人也在念叨着我们的主角:“哈哈,总算让我找到了,正宗的持有者,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了,正宗啊。哈哈。”

  分割线

  及时发了,哦也,担心了一天,谢谢大家的期待。


絪胯 2009/03/03 09:38pm IP: 玂盞
guest (砐)

- ゼ爹 -


辨:
:
縩だ:
贱:
瞷:
ㄓ:

祇羆计:
爹ら戳:
 


第二章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星期了,想想自己的遭遇真是苦笑不得,经过10年的努力终于集齐了用来修炼《天剑决》的10把剑,满心以为自己终于不用再被家人说成是个废人,却没有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不过多年的军旅生涯,让我很快便从慌乱中安定了下来,并慢慢的接受了现实。

  “风哥哥,你在屋里吗?可以吃饭了~~~”屋外传来了涅吉的声音。

  “晕,真是跟他说了几次了,吃饭不用叫我了,我自己会解决的,真是‘热心’。”对于涅吉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我只得停下了修炼,想屋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来了,来了,我不是和你说了不用叫我的吗?我会解决自己的伙食的啦。”

  “是姐姐叫我来叫你的啊,不是我要来的啊。”涅吉看到我出来就跑过来拉着我飞快的向他家跑去。

  “好啦,好啦,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你拉我跑这么快做什么啊。”虽然身体变成了十几岁的样子,可终究我已经活了25年了,让我象个小孩子一样在路上狂奔,说真的真是做不到啊。

  想想过去的一个星期,真是也发生了不少的事啊。

  在被救回的3天后,得到救助的涅卡涅和涅吉搬到了,威尔斯深山中的全部由魔法使们组成小村子里,而且更主要的是这里和威尔斯的魔法学校很近。那些恶魔在怎么放肆,也不敢跑来这里撒野。

  而涅卡涅也在被救回的第二天就醒了过来,不过让我惊奇的是涅卡涅似乎比漫画中的时候还要迷糊,醒过来之后却从来没有问过我的身份,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没有存在感。

  就这样在涅卡涅没有意见,涅吉的话被无视的情况下(有谁会相信一个5岁的小鬼说的话啊,哎,我们可怜的涅吉),我就这么在威尔斯定居了下来,以原村民的身份。当然在这之前经过了重重的盘问,毕竟威尔斯这里的魔法使密度太高,不可能随便就让一个外人进入的。

  而在我们搬来威尔斯的第二天,我也见到了漫画中那位神秘的魔法学院的院长,一位白头发,白眉毛,白胡子的,高个子的老人。给我的感觉很和蔼,同时也很可怕呢,因为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看穿了一般,这让我更加坚定了对于修炼的决心。

  也不知是我自己想的太入神没注意到时间还是涅吉跑的太快,原本要花去5分钟的路程,似乎很快就到了。(我住在村外,一是不愿意自己修炼的时候被人打扰,二则是毕竟不是本国人啊,威尔斯的人们终究对我存在着点点敌意)

  “来了吗,那就快进来吧。”我这才发现涅卡涅早已站在门外等待着我们。

  “对不起啊,又打扰了。”我不得又再次重复这句话。

  “别这么说啊,是我让涅吉去叫你的,又怎么会打扰呢。况且你还这么小,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待在村外呢。”涅卡涅还是那张令人安心的笑脸,接着说道,“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坚持自己一个人住在村外呢,难道和我们一起住真的不可以吗?”

  “呵呵,习惯了就不要紧啦,而且我住的也不算远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涅卡涅对我抱怨了,我呢,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都只能笑着拒绝了,而这每天的小插曲让我以前的冷面早已消失。毕竟在过去的25年里我真的没有和女生打交道的经历啊,整天不是看书就是挖掘的,而唯一空余的吃饭时间还被老哥他们逼迫去给他们加菜。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有困难就来找我们啊。”涅卡涅摇摇头,放弃了对我的劝说,率先走进了屋内。

  我随后走进屋里,发现神秘的院长正坐在餐桌旁,看到我进入,微微一笑算是对我打了招呼。

  还真是神出鬼没啊,象个幽灵一样。我心里想着,可在脸上却不敢有任何的表现,微笑着走向餐桌。

  等到所有人都入座后,涅卡涅说道:“那么大家开动吧。”

  “太好了,总算可以吃了。”(涅吉)

  “呵呵,真是期待啊,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菜了呢。”(院长)

  “恩,谢谢。”(我)

  或许是因为在英国,绅士礼仪真的还是很盛行呢,一餐下来,桌上除了刀叉的声音就没有再听到其他的声音。

  一餐无言的进餐之后,院长终于开口了:“涅吉,听说你见到了你的父亲?”

  “是的,我见到了,我说的是真的,院长,我真的见到了父亲。”涅吉立刻就回答,或许是因为被太多的人怀疑过了,这次涅吉说的很急,完全不象平时的他呢。

  院长思考了一下,望着天花板,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样啊,那么那个家伙还真的没有死啊。”

  涅吉听到之后,激动的说道“院长你相信我说的?你也认为父亲没有死是吗?”

  “呵呵,我相信你,对了,你想进入魔法学院学习吗,跟随你父亲的脚步?”院长凝视着涅吉回答道。

  小涅吉听完话后,看看姐姐,然后又低头想了一会,坚定的回答:“是的,我想进入学院学习。”小小的眼中燃烧起了火焰。

  院长似乎很满意涅吉的回头,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来问我:“那么你呢,你说你是迷路来到这里的,可是我们查过入境档案,但里面并没有你的记录啊。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看着院长认真的眼神以及涅吉姐弟的的神色我知道自己这次是不可能蒙混过关的了,内心一片大乱:看来这次麻烦了,早知道不用这么容易被发现的借口了,这下可好了。

  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挣扎之后,我决定不再隐瞒,而是向院长说出“真相”。

第三章

   我看了一眼涅吉,转头看着院长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到这里的,我只知道我原来还在中国的,可是转眼间我就来到了这里,一开始我觉得这事太过于离奇,所以也就没有将事实说出来,不过现在既然您都这么问了,我也只好将事实说出来了。”

  听完我所说的,院长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自言自语个不停:“难道是传送魔法,可是那种魔法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消失了啊,难道还有人懂得它吗??不对,传送魔法只能传送本人,没有听过可以传送别人啊,或者说是传送阵?恩,看来只有这种可能了,看来真的应该去神秘的中国看看啊。”

  听着院长的私语,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说了这么点线索,他竟然能联想到这么多,看来真的对魔法非常精通啊,果然在魔法老师里最强的还是他啊。

  不过想归想,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要怎么让这个他同意我住在这里啊。我思考了半天终究没有让院长同意的理由。

  正当我要放弃,只能接受被送回中国的命运的时候,院长终于开口了:“恩,你叫风随心是吧,由于你所说的超出了我们现在考虑范围,可不可以请你在这里在逗留一段时间呢?直到我们能够有个正确的理由。”

  “院长,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在住下去吗?。”听到院长的话,我的心也不禁紧张了起来,毕竟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算回了中国也没有地方可去,而经过这几天的生活,涅吉和涅卡涅对于我的照顾,让我再次体会到了家的感觉,那已经离开我许久的感觉。而这也让我不愿意离开这里。

  院长抬起头,看着我激动的神色,缓缓的说道:“当然,当然可以,从这几天对你的观察来看,你并不是一个邪恶的人,而且你我也对中国很好奇呢,如今有你这么一个中国的来客,我怎么会拒绝你在这里居住呢。就是到时候你不要嫌我这个老头子太烦就好,哈哈~~~~~~”

  我也慢慢冷静了下来,但是心里却感觉落下了一块大石:这就是对家的感觉吧,以前在家的时候总是想着离开家,可是现在离开了,却反而怀念起家里来了,真是矛盾啊。

  “太好了,风哥哥,这样我们又可以在一起生活了。”

  “真是太好了呢,随心。那么大家继续在一起吧。”

  看着涅吉和涅卡涅高兴的表情,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说起来我已经多久没有流泪了,5年?10年?或许更长吧。不过算了,让它流吧,让所谓的冷面军师见鬼去吧,有家的感觉真的很好呢。

  “怎么哭了啊,随心,是不是想家了啊?”

  “不是呢,只是听到这个好消息太高兴了呢,而且这里不就是我的家吗?”

  “呵呵,真的吗?风哥哥,你愿意当我们的家人吗?你不愿意搬过来住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涅吉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讨厌你呢。”

  “呵呵,你们不要刺激我这个老头子哦,我可不想陪着你们一起哭哦,对了,随心啊,你想不想来学院学习啊。这样你也可以有点防身的技能啊。”院长突然向我问道。

  魔法啊,学下也没有什么损失啊,而且可以多种攻击手段。于是我想了一下就同意了下来。

  “这样啊,那么你和涅吉一起来学校报道吧,走了,走了,今天竟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这下回去有的忙了。”院长一边说着一边走出门外。

  看着想门外走去的院长,我弯下了腰:“院长,谢谢你的信任。”

  院长慢慢的离开了我的视线,空气中却传来他和蔼的话语:“呵呵,小家伙,不用谢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决定的。”

  “既然决定要在这里住下来了,那么随心,你也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院长刚走,涅卡涅又开始了每天的“必修课”——对我的劝说。

  “好啊,只要姐姐你不嫌我吵到你的话。”以前因为我对以后的生活的不确定,所以一直没有答应。但是今天我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也就爽快的答应了。而我也要开始慢慢尝试去适应新的身体,这样我也好重新体验一下童年,以前因为家族很早就被拉去学习,所以也就没有体会过童年的快乐,老天爷给我这么一次机会,怎么好就这么放弃呢。

  “咦,随心你同意了?”或许是被我拒绝习惯了,听到我同意,涅卡涅反而感觉不适应了,反而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是啊,难道姐姐你不同意我和你们一起住吗?”我不得不再次申明自己的立场。

  “同意啊,怎么会不同意呢,不过真辛苦啊,劝了你这么久你才同意啊。”涅卡涅摸着我的头笑着说道。

  “那个,能不能不要摸我的头啊,感觉不怎么好啊,姐姐……”虽然想要适应,但是被人摸着头总让我感觉不怎么好,所以也只能微弱的抗议了,不过似乎抗议的效果并不怎么好呢,涅卡涅还是把手放在我头上。

  “呵呵,你是我弟弟哦,摸摸头很正常的啊,哈哈~~~~~~”看到我吃憋的表情涅卡涅心情一片大好,不但不放下,反而更加的肆无忌惮。

  而涅吉也在一旁看着我无奈的表情,放声大笑。这还是我印象里的那个小绅士吗?

  不过,有家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第四章

   “以血为引,以剑为契,吾心剑心,天剑通冥。”我站在剑阵中央,用匕首划开我的手腕,血液飞射而出,落在剑阵之上,并慢慢的向处于剑阵四周的轩辕剑等蔓延开去。

  “怎么会这样,书上不是说只要一点血就可以完成的吗?怎么现在都这么多血用去了还没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放出去的血越来越多,我整个人也慢慢的开始迷糊了起来,但是我却明白我要坚持下去,不然我永远也不可能有力量去保护自己所要去保护的人。

  我有怎么想到,天剑决能作为一本奇书,自然有它的奇异之处,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立契之时并不象其他心法那样只需要几滴血便可以完成,而是随着剑的等级的提升来判断血量。

  就在我的血越来越少感觉快要死去的时候,十把剑终于有了反应,只见从承影开始,一把把剑依次升上了空中,并慢慢的围绕着我旋转起来,我的心也慢慢的紧张了起来,因为书中说这是订立剑契最重要的一部,看剑是否愿意和你订立契约,如果成功了的话,那么我就可以正式开始天剑决的修炼,如果不能,那么我也只有重新去找另外的十把剑了。(作者提醒:这里看中的是人的资质,而不是修为,毕竟天剑决修炼之前除了最基础的凝元之术外什么都不能练。)

  看到十剑升起,我赶忙为自己止血,不然人都挂了,还练什么。但是让我不安的是十剑升起之后,除了围绕着我转之外却没了其他动静。而我的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沮丧了起来。

  就在我快要心灰意冷之时,十剑似乎终于达成一致意见,各自发出剑气,齐齐的向我刺来,而我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呆了,还来不及反映就被刺中了。但是预料中的剧痛没有传来,反而十道剑气慢慢融入了我的体内。而十把剑也向失去了支撑,都笔直的立在的地上。

  “太好了,终于成功了,我终于可以修炼了,可以………………”我的意识也终于在从喜到悲,再冲悲到喜的冲击下涣散了。

  ——————-分割线———————-

  也不知在黑暗中挣扎了多久,我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而首先进入眼睛的就是涅卡涅担心的表情:“早啊,涅卡涅姐姐,啊~~~”说着我就要坐起身来,可是身体却从头到底酸成一片,使我的努力终于白费

  “啊,不要乱动,也不想想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就知道乱动。”听到我的叫声,涅卡涅终于从失神中恢复了过来,立刻就阻止了我的行动,“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知道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有多惨啊,你不是说我们是你的家人吗?你就不能让我们安心一点吗?好不容易搬了过来,却又是这种事,一想让我们担心死啊。”

  “对不起啊,姐姐,我保证不会了。”看到涅卡涅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次我又被打败了。

  “知道了就好,你要吃点什么吗?你可是睡了三天了。”

  “恩,谢谢了,姐姐。”

  “你啊,谢什么啊,一家人,还和我说谢谢啊。”听到我的话涅卡涅瞬间变脸,一拳头打了下来,当然是完全没有力道的。

  “啊,对不起,习惯了。”看着涅卡涅认真的表情我知道,无意中我又犯了个错误,只能乖乖认错了。

  “知道就好,那我去给你准备吃的,你乖乖的躺着,不要乱动啊,院长说了,你的身体没有一个星期是好不了的。”涅卡涅一边向外走去,一边对我说道。

  其实就算涅卡涅不吩咐,我也不会乱动的啦,我的医学有不是白学的,在失去了这么多血的情况下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我为什么还要自虐啊,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观察自己的身体发生的变化,哪有时间乱动。

  在醒来之后,我便感觉自己身体变化了很多,而当我认真观察的时候,还是让我吓了一跳,原本的真元力早已经变为了剑元力,而最令我惊奇的是,原本空空如野的丹田现在却漂浮着十把剑,而剑元力也在剑的指引下在我的全身各处运转着。于是才睡了我的元力的量就已经是三天前的2、3倍了(主要是原本的就不多,自然增长的就快了)。

  “怎么和天剑决里面说的不太一样啊,算了,也好以后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凝气上了。”

  看了体内的危险的变化,我也终于放下了心。

  正当我在内视的正认真的时候,屋外传来了涅吉的声音,而且音量不断的增大着:“风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既然涅吉来了,也不好在继续内视了,我摆弄停止了观察,看着涅吉快步的从门外走进,

  因为天剑决的第一步成功的关系,心情大好的我难得和涅吉开起了玩笑:“醒了,难道涅吉你不希望我这么快醒嘛?”

  “怎么可能,我当然希望哥哥快点醒过来了,那个我刚才说的意思是……是……”看着涅吉一脸着急的样子,我便更加的开心了,放声大笑了起来。

  “在笑什么啊,随心,这么开心??”涅卡涅也跟着走了近来,不过手里却没有空着。

  “没什么,只是和涅吉开了个玩笑。”对于涅卡涅的提问,我也是一脸笑容的回复着。

  “看来今天你的心情真的很好呢,不过要开玩笑也等吃了之后在开哦,你的身体现在可是很空虚的哦。那个涅吉帮忙拿下饭哦,我帮随心坐起来”涅卡涅说着边将饭交给了涅吉,自己则走到床边把我扶了起来。

  “那个,姐姐,我可以自己来的。”看着涅卡涅从涅吉手里拿过饭菜却没有给我的意思,我就知道她所要做的了。

  可是,我说的似乎完全被涅卡涅无视了。

  “乖,听姐姐的,何况你现在的样子怎么自己来,来,张开嘴巴。”

  看着涅卡涅一脸的坚持,我有只能乖乖的妥协,我对女孩子真的没有办法对付。

  在涅卡涅的照顾下,我比院长预料的早了一天恢复了过来。身体恢复了,天剑决的修炼也当然就要开始了,而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那么,明天,明天又回怎么样呢?

第五章

   威尔斯魔法学院院长室

  一个奇怪的男孩正静静站在院长面前,说他奇怪是因为他穿着一身长衫,腰间别着一把剑和一条长长的不知为何物的东西,这样的打扮在古中国绝对是一个游侠标准的配置,可出现在这里难免让人感觉眨眼,而且他像在向院长报告着,可眼睛却是闭着的。

  “以上这些就是XXX在毕业修行期间的表现,报告完毕。”不用说了,那个男孩当然是我了。

  “恩,材料上写的很详细,辛苦你了啊,随心。那么这次的工作也结束了,你就休息一下吧。”院长看了看材料,抬头对我说到。

  “恩,好的院长,那么我告辞了。”说完我就转身想门外走去。

  “你真的不去看看他们吗?今天下午可是涅吉的毕业典礼啊,这孩子可是期待着你的参加呢。”就在我快要走出,院长室的时候,院长突然对我说道,“还有,一直想问下,为什么从一年前开始你就没有在睁开过眼睛。可以说说吗。”

  听到院长的话,我突然愣了下,但很快的我便继续想外走去,而空气中则传去了我的回答:“如果有时间我会去看看的,至于眼睛的事,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和你们解释的,不过现在恕难奉告。”

  院长似乎早已了到了这个答案,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对着身后的一片阴影问:“你说这小子会去吗?我的老朋友啊。”

  “呵呵,他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监察员吗,是个不错的小家伙呢。有他在的话,我也可以轻松点了呢。”阴影中走出一位老人,如果我还在的话,我一眼就能人出这位老人的身份——麻帆良学院的院长,“不过呢,看他刚才的表现啊,这小家伙挺在乎那两个人的哦,我想还是会去看看的吧。”

  ——————-分割线———————-

  我走在魔法校园的过道上,带着一丝微笑向前走去:今天就是涅吉的毕业仪式了吗,还真的不能不去呢,不然又不知道要被涅卡涅念叨几天呢。说起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这个世界过了5年了啊,真是漫长的时间啊。

  回想这5年的经历,真是够复杂的,先是魔法学院念书,却没想到被校长要求提前毕业当所谓的监察员,使的在接下来4年中不得不在整个世界到处乱跑。但也或许是因为这些经历是我的天剑决修炼之路变的异常顺利,仅仅在5年时间里,我就已经可以使用第一把剑——承影的剑灵了,这对我来说可是个意外惊喜啊,也使的自己对以后的修炼有了信心。我也发现在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修真者,有的也只是象原来世界你那样的江湖高手。

  我原本为了掩饰身份所学习的魔法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或许是因为修炼天剑决的原因,使我的精神力量变的强大,一些低级魔法我已经可以瞬发了。而这也是院长让我提前毕业的理由之一,同时我也开始了一些武功的修炼,毕竟修真力量并不适合经常出现,而武功的出现至少不会引起多大注意。

  经过在这里的生活经历,我也不再象以前一样只是把这里的人们当做漫画里面的人物,而是和我一样的人,有血有肉的人。但是一直遗憾的是因为自己的监察者的身份,使我可以和涅吉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之有少,为了这事涅卡涅不只一次的埋怨过我。

  ——————-分割线———————-

  威尔斯魔法学院毕业典礼现场(。。。。。想不到好的名字)

  “现在要颁发毕业证书,这五年来真是辛苦各位了!各位的修行就要开始了不要放松哦。”

  “若冰•;修同学”“到!”

  “席瑞拉•;普利斯纳同学”“到!”

  “利昂•;S•;肯尼迪同学”“到!”

  ……………………

  “安娜&#可可洛瓦同学”“到!”(实在找不到姓,只好自己编个了)

  “修依•;艾尔萨德同学”“到!”

  ………………

  “吉尔•;瓦伦蒂安同学“到!”

  “涅吉•;史普林菲尔德同学”“到!”

  “以上同学到我这里领取毕业修行证书,今天会议到这里结束,大家可以解散了。”

  ——————-分割线———————-

  过道中

  “涅吉,上面写什么呀?我要去伦敦担任占卜师。”阿妮亚看了看自己的修行证书,向涅吉问道。看着那一脸笑容看来对自己的这次修行相当满意。

  “是呀,快看看你要去哪修行,说起来随心也真是的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不过来看看,就知道乱跑。”涅卡涅对于涅吉外出修行的事反而不急,倒是对我的没有出席仍然耿耿于怀,看来女人真的惹不得啊。

  “可能风哥哥有事吧,”虽然涅吉为我解释,可表情却相当的沮丧。

  “风哥哥?是不是上次那个帅帅的哥哥?他今天会来吗?”阿妮亚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恩,他原来答应今天要来的,可是……”说着说着涅吉的眼里就开始积蓄泪水。

  眼看泪水就要掉落的时候,我才从远处飞快的跑来。

  “涅吉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随意哭的吗?怎么又哭了啊。”看着涅吉那双蓄满水的眼睛,我就知道我的迟到对涅吉的打击不小啊。

  “风哥哥,55555555555555”事实证明,我的劝说失败了。涅吉的泪水终究还是掉落了下来。

  郁闷,我怎么回想的到只不过是躺下睡会竟然会躺过头的,真是够失败了。看着涅吉的表情,我心里也不禁埋怨起自己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看看你的修行是什么吧。”看着涅吉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愿,我只得转移话题,并偷偷的向涅卡涅做了个抱歉的表情。

  “啊,我忘记了,我看看,是,咦,当日本去当老师???”

  “什么!”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剧情,可是看着三个人惊讶的表情和夸张的动作,还是让我的胃感到一阵绞痛。

  于是顺应剧情发展,三人还是去找了院长,不过和原本不同的是,现在多了个我。而事情也终于在涅吉的郑重的回答后宣告“结束”。

  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院长也终于说出了我接下来的任务:“随心,你的下一个任务去日本帮我一个朋友。他是麻帆良学院的院长,也就是涅吉所任教学院的院长。”(作者言:主角的监察者的身份涅吉与涅卡涅并不知情)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也吓的不轻,我和涅吉去同一个学校,那么这次涅吉修行的监察者就是我了,这让我一下子无法接受,怎么说我和涅吉也算半个家人,难道他就不怕我在监察报告上做手脚吗?

  “至于其他的事,到时候他回对你说清楚的。而某些事你也应该比我清楚”院长似乎并没有忘记这事,在语言中无意提醒着我。

  院长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便对着院长认真的说道:“是,院长,我会尽力的。”

  但是当我抬起头是院长却已经离开了我的视线,还是那么神秘啊,我心中想道。

  “太好了,这下我就不担心了,呵呵,随心,涅吉就交给你照顾了。”涅卡涅也终于从打击中恢复了过来,对我郑重的要求到。旁边,涅吉也一脸高兴的看着我。

  “恩,是的,我会照顾好涅吉的。”不管院长派我去是为什么,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出事,于是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我“看着”涅吉和涅卡涅心中承诺:我一定不会让我所要保护的人受到任何伤害。

第六章

   “各位乘客,本航班已抵达日本,请旅客们做好下机准备,并按顺序下机,谢谢合作。”

  “各位乘客,本航班已抵达日本,请旅客们做好下机准备,并按顺序下机,谢谢合作。”随着降落一阵晃动之后,广播中也再次开始了工作。

  终于到了啊,真是有点累了,看来又要花时间来调整生物钟了。我一边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想道。

  看着那条慢慢向外蠕动的人流,我就知道这下有的时间等了。想想前几天,院长对我说的那个让我先来的理由,我就一阵郁闷,虽然早已经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和涅吉一起到学校的,但是想他的理由难免让我心里一阵嘀咕:可恶的老头,竟然想出这种借口让我先来,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分割线———————-

  在经过长时间的等待之后,我终于下了飞机,可是走到机场门口,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我是临时被提前要求来到这的,所以学院也就没有通知对方这件事,而这也就造成了并没有人来机场接我的这一现实。

  看着机场前的车辆飞驰而过,我却郁闷非常,因为对于日本的讨厌,我并没有认真去学习过日语,而这就造成我并没有办法和出租司机进行正常的交流。

  “呵呵,看来这次是不得不学点日语了,以前为了看动漫学的那点东西果然是不怎么有用啊。”在经过一次次撞墙之后,我不得不认真的反省了起来。

  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学习过英语的司机的帮助下到达了学院。

  虽然造就已经在漫画中领略到了麻帆良的庞大,但是看着面前真实出现在眼前庞大的建筑群,我还是被打击到了,而嘴巴早已经先一步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感受:“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啊,不过这么大的工程到底用去了多少钱啊。不知道涅吉那个家伙来了之后会不会迷路呢?”

  不过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刚才还在说涅吉是否会迷路的我,在经过十多分钟的寻找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处于刚才所说的状况之下了。而我也不得不苦笑着对自己抱怨:“看来还真是不能说别人坏话啊,没想到这么快就遭报应了啊。看来还是去找个人问问路吧。”

  但是在经过长时间的寻找之后,我发现忘记了一件事,现在是学院暑假时间,又还会有学生还留在学校呢。

  就在我要放弃寻找,而想去自己探路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女孩正慢慢悠悠的向我走来。我看着着个女孩感觉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而且也没有时间想这些了,毕竟问路重要。

  “那个同学,请问一下校长室在哪??”我疾步走到女孩面前,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女孩似乎这才发现我的存在,没有给我答案,反而又问说:“啊~~~~,对不起,刚才我在想事情,你能不能重复一下你的问题?”说着便开始鞠躬。

  “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呢,突然想你提问,那个我想问一下校长室在哪里?我是第一次来学校。”虽然知道日本人的礼仪很麻烦,可没想到的是竟然比我想的还要麻烦,只不过是这么点小事就要鞠躬道歉的,但是又没有办法我也只能按照他们的礼仪回礼道。

  女孩想了半天,回答我道:“哦,校长室啊,恩~~~我也说不清楚,我带你过去吧。”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种答案,愣了下,刚要拒绝。可女孩却不给我拒绝的时间直接就拉着我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我看着前面热情的女孩,只能叹了口气,乖乖的跟着她向校长室进发,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问题了,没次向女孩子问路总是能够碰到种情况,而在这时我也想起了前面女孩的名字——早乙女春奈。在漫画中算是一个比较活跃的女孩,但是她为了获得从者道具而与涅吉订立契约这点却是令我相当反感。

  没有想到,刚来就碰到了令自己反感的那个女孩,哎看来今天我的运气并不怎么好呢……看着前面春奈一脸的兴奋,我心中郁闷的想道。

  ——————-分割线———————-

  在经过将近十分钟的晃荡之后,我也终于被“送”到了校长室所在的那栋楼。

  “就是这里了,里面我就不能带你进去了,真是对不起了啊。”虽然一样是道歉,可是春奈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我的脸。

  这让我是无奈又是尴尬,但是基本的礼貌是不能失去的,我也只能向她道了个谢之后,径直想楼里面走去。可是我却可以感觉到背后有着一道炽热的目光注视着我,知道我进入拐角之后才没有再感觉到。

  没想到比漫画里还要“热情”啊。想着刚才背后那阵可怕的热量,我是一阵后怕。

  算了,不想了,怎么说也是帮了我的忙,在背后说别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将刚才的发生的事甩出脑海,向院长室出发。

  “同学,这里可是校长办公楼哦,学习区可不是在这里哦。”就在我要继续向里面走去的时候,被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女声阻止了。

  我一边转过头一边回答到:“我不是什么学生,我是从别的学校调配过来来处理一些事情的。”当我转过头时,我却有点呆住了,不同与刚才春奈的青涩,眼前这位女性给我成熟的感觉,当然她的名字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才的出了啦——静奈。

  “你就是那个从英国过来的风随心,风老师啊。真是对不起啊,你的年龄真的很容易让人弄错呢。”静奈一脸惊奇的看着我,并向我道歉说。

  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心里不免嘀咕,但是脸上却还是微笑着说道:“没关系啦,已经很多人认错过了呢。对了,我想见院长,请问院长在吗?”

  静奈老师也终于从最初的惊奇中清醒了过来,回答道:“院长这个时候应该在办公,那么作为刚才的事的道歉就让我带你过去吧。”

  “那么麻烦您了。”我连忙感谢道,这院长办公楼也够大了,真的让我自己找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呢。

  ——————-分割线———————-

  跟着静奈老师七弯八绕之后,我总算来到了校长室的门口。

  静奈老师轻轻的敲了敲门,向里面问道:“校长你在吗?新来的风随心老师到了。”

  “哦,已经到了啊,我刚才还在担心呢,那么让他进来吧。”门内传出浑厚的声音,高手,这是我听到声音后的第一个感觉。

  而一旁的静奈老师听到后,拉开校长室的门,这时一个差不多秃顶的老头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内。

第七章

   我本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既然没有修真者的存在,那么对于我来说,能够威胁到我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慢慢的我也就开始自傲了起来。而当我站在校长前面之时,我才认识到,真正的力量并不是看你修炼的东西所决定,一切都要看你的自己。

  我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那个在漫画里没有个正经样,甚至有点色色的老头,在内心对他也开始尊重了起来,如果不是他今天点醒了我,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我要失去什么才能够明白自己的这个不足。或许只是某样东西,或许就可能是我不愿失去的所要保护的某人。

  我严肃的走到校长面前,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说道:“校长,风随心想您报道,还有非常谢谢您。”

  校长还是那样一脸的嬉笑,可是眼中却有了一丝欣慰,只是我没有看到,用他那惯有的腔调对我说道:“你就是风随心,哈哈,有我年轻时一半的风采,看来这下那群小姑娘们有难了。”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校长的风格,可还是被他的话说的一脸的尴尬,毕竟习惯了另外一位院长的神秘,突然来个大转变让我实在无法适应过来。

  看着我的尴尬,校长似乎心情更好,笑容变的更加灿烂。

  这时一直站在门外的静奈老师看着我的表情憋着笑对校长说道:“校长,那我就先离开了。”而校长也似乎也这才发现静奈老师的存在,笑容好象僵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对要离开的静奈老师说道:“静奈老师你等等再走,还有事要和你商量。”

  “哦,那好吧。”看到自己离开的希望被打破了,静奈老师也是一脸的无奈,但是嘴角的那一点笑意却还是没有消失,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式。

  我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那么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校长能够想起正事,而我也好快点离开。

  但是校长想起了正事,却让我掉进了另外一个尴尬之中。

  “那个静奈老师,你现在还是一个人住吧?”校长延续着他的腔调有开始了新一轮的对话。

  静奈老师似乎被校长这个奇怪的问题疑惑住了,但还是回答道:“恩,是的,怎么了吗?”而我在校长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有不祥的预感,却没有想到校长真的帮助我应验了我的预感。

  “那么风老师就和你一起住吧,我记得你那里也正好有空的房间。”校长平淡的口气让人感觉并没有什么,可我们两个当事人却被这个想法给弄呆住了,而校长却像没有发现一样,继续着自己的演说,“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都答应了啊,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啊。”

  于是我的住宿问题就这么在校长的一意孤行下被决定了下来,连个反对的机会都没有给我。而静奈老师的态度却令我感到非常奇怪,反映过来之后竟然没有反对,反而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难道我就这么让人放心,或者是根本不认为我有威胁吗?我看着静奈老师的表情,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不过既然静奈老师这个理论上的受害人都同意了,那我也就没有反对的必要了,不然就是不给对方面子了。

  对于这个校长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对付,索性也就不想着怎么应付他了,不如直接把事情挑入正题:“校长,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呢?毕竟我到这里来可不是来游玩的。”

  校长似乎也被我突然的认真给吓了一跳,但是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他很快就回复过来并迅速的整理好思路对我说:“恩,下个学期我准备让涅吉老师担任国中2年a班的班主任,但是他终究也还是个小孩子,在有些方面没有办法做到周全,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他一下,但是你也知道规定的。”

  帮助涅吉又不能过度,果然还是担心涅吉啊,我看着校长难得的认真,心里想到。

  在看原著的时候我就发现其实涅吉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能够很好的自己带好班级,很多时候是在高畑和静奈老师的帮助下才完成的,而知道这是涅吉修行任务的这两人在没有校长的同意下是绝对不可能出手帮忙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校长的安排,不过现在和原本相比又多出了一个本应该出现的我,那么这个任务也就落到了我的肩膀上了。

  “是这样吗,好的,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还有其他任务吗?如果没有不可能让我提前这么多过来吧?”想通了之后我一口答应了下来,同时也问出了这几天一直在烦扰着我的问题。

  校长看了看我,终于收起了自己嬉笑的表情,严肃的对我说道:“的确有一点问题,静奈老师也知道吧,最近在学校周围不断有人失踪的事。”

  “恩,听说过一点,不过传言很多呢。”静奈老师的笑意终于消失了,改为了一脸的担忧。

  “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还有以后学校的安全这块你也主要一下。”校长说出了原因,我也明白了这次的事件的严重性。连续发生失踪,警方却没有解决办法,那么说明并不是普通的失踪,很有可能有魔法师之类的人介入了。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调查此事的。那么我就告辞了。”既然任务已经接到,也就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我便马上告辞离开。

  可是,我的逃脱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当我就要离开校长室的时候却被突然从外面进入的一人给阻拦了下来。

  “哎呦,好疼,爷爷你做什么啊。”这个人是谁,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正是校长的孙女——木乃香。

  “对不起哦,是我走的太急了,还有一点,我并不是你的爷爷哦。”木乃香是我做为喜欢的一个角色,因此在无意中占了她一点便宜让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也就忘记了刚才的尴尬,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啊,对不起,我还以为是爷爷又在和我开玩笑呢,实在是对不起啊。”木乃香看到是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的我,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连忙道歉道。

  正当我想开口回答的时候,校长已经先我一步开口了:“木乃香啊,你就这么认为爷爷啊,好伤心啊。”说着还装做哭的样子,不过我却越看他越觉得不像个校长,反而像个孩子一样。

  木乃香似乎造就已经习惯了一样,并没有任何的举动,而只是在一旁看着校长的表演,反而时不时的看一眼站在旁边的我。

  校长哭了一会,看到没有什么效果也就停了下来,不过却没有一丝的收敛,反而对我介绍说:“对了,随心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要不要和我的孙女交往试试啊。”听到这里我也就知道学院长又开始犯他那喜欢相亲的毛病了。

  但是木乃香却没有像我想的那样那出锤子来教训一下这个老顽童,反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脸仍然是红红的。

  我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就这么呆着什么也不说。

  而木乃香的脸色也慢慢的暗淡了下来,看着木乃香那逐渐暗淡的脸色我也不知是怎么了,竟脱口而出道:“我没有意见。”

  木乃香的脸色瞬间由阴转晴,看着我的脸,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却什么也不说的,只是跑到校长旁边,开始帮校长“按摩”起来。

  而这个时候,学院长也插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木乃香就和随心试着交往吧!爷爷我可是很期待噢~喔呵呵~”我当然是百分百的赞成啦,于是,趁木乃香还没拒绝前开口道:“好啊,这个都是不错的选择,木乃香,你觉得呢?”

  木乃香红着脸,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有意见。”

  一时间校长室有进入了沉默状态,直到静奈老师对校长说道:“那么我就带风老师去看看住的地方吧。”

  随后便和我打了个招呼,向外走去,我也因为刚才的冲动而伤脑筋,见到这么一个离开的机会,马上就想校长和木乃香告辞,跟着静奈老师,在木乃香的注视下离开了校长室。

第八章

   我一人静静的走在学院外的街道上,眼睛仍然闭着,只用心去体会周围的一切,而周围的一切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安静,可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和这片安静融合起来。

  原本以为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多次,而且警方也已经开始介入了,对方总应该会休整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更加的为所欲为,竟然在我到达学院的那天又连续作案两次,似乎是对我的挑战一般。

  “哼,既然你们要这么做,那么就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了。”我走在街上,心中默念道。原本我也以为是校长太过于紧张了,可能只是一个作案团体,可是在对今天事发地点勘察过之后,我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同时也让我万分的愤怒,魔法师之类的存在是不能被大众知道的,可对方却完全不考虑这些,利用这些他们所拥有的特殊力量任意的劫掠与绑架普通人,这种行为让我实在无法忍受,也使我动起了杀心。

  就在我快要放弃今天的行动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呼救声。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立刻向出声的地方飞掠而去,手中紧紧的握着承影。

  ——————-分割线———————-

  “老大,你说他们给我们这么多钱让我们抓这么多人,又不让我们杀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啊。”一个明显是小弟的人,小声的问道。

  “谁知道呢,雇主的事情我们还是少打听的好,我们只要管收钱和做事就可以了,象我们这样半调子的阴阳师,人家肯给这么多钱已经是个奇迹了,我们就不要乱猜了,免的断了财路。”那个老大听了小弟的询问,马上告诫道。

  我早已到了,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我决定顺腾摸瓜,找出背后的那些黑手。

  那个老大看看四周,然后对另外一人叫了一声“走”后,便飞快的离开了所在的地方。另外一人马上背起打昏的人背上紧跟而去。而我也立刻收束气息,紧跟而上。

  ——————-分割线———————-

  跟着他们走了十几分钟,他们终于停在了一座神庙前面,看看四周,见没有什么动静就立刻闪身进去了。

  “原来是在这里,难怪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呢。”我站在神庙门前,自言自语道,“看来这里就是幕后的那些家伙基地了吧。这次收获可是真是不小了呢。”说完便如鬼魅般钻了进去。

  我小心翼翼的在神庙内走着,虽然我不怕被围攻,可是讨厌麻烦的我,总是想着用最简单的方法完成事情。

  恩,那边的等怎么是亮着的,刚才明明……在搜索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本想就此放弃,却发现刚才本没有人的屋子现在却是灯火通明,我脑海中也大致明白了点什么,便走到窗户旁边,望里面看去。

  里面满满的做着5个人,其中一个背对着我的人开口说道:“我们这样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啊。你们整天就知道去绑架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回来,对任务却完全没有上心,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我们这样做当然有我们的理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啦,你不要这么心急嘛。我们现在可是处于弱势,当然要小心点。”另外一个男子马上回答说。

  但是他的劝说并没有效果,反而使刚才的那人更加恼火:“等等等,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们还等什么,马上动手把木乃香大小姐给抢回去不就……”

  “好了,近田,闭嘴,你的话太多了。”还没等那个近田说完,另外一人马上就阻止了他说下去。似乎意识到自己错误的近田也立刻住口并鞠躬道歉。而屋子里也以下子安静了下来。

  而身处窗外的我当然清楚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却大致知道了里面的人的来历——关西咒术协会。

  “怎么会是他们呢,他们不是要到毕业旅行的时候才出现的吗?怎么这么早就开始行动了,难道是我来到所引起的蝴蝶效应?”我内心却一下字乱了起来,原本以为可以借助漫画来预知对方下一步行动来做出回应,可是关西咒术协会的提前出现却使我不坚信自己的判断。

  而处于失神中的我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脚旁那块石头,一脚踢了上去,撞在屋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谁在外面。”里面原本就已经安静了,更何况里面的5人都不是普通人,很快就听到了声音,立刻向窗口而来。

  我立即回过神来,飞快的向门口跑去,心里却在埋怨着自己的失误“切,被发现了吗,今天是怎么了啊,这么不小心啊,算了,还是快走吧。

  “阁下深夜来此到底有什么用意啊。”刚才那个劝解近田的男子向我慢悠悠的说道,“可别说是你来拜神的这种破烂理由哦。”

  “我到底来做什么的,想必你们也已经猜道了,还问什么。”说完我的手立刻握住剑柄,做好战斗的准备。

  “既然如此,那么今天你就只有死在这里了。不过死在我们手里你应该感到荣幸。”还没等话说完,他和他旁边的近田便率先发难,抽出手中的太刀向我砍来,而一旁的三个阴阳师也可是召唤起了他们的式神。

  “哼,就凭你们,够资格吗?”见对方已经向我冲来,我抽出承影说道。

  “铮”承影与对方的太刀相撞,一沾即走,我飞身向后退去,心里想道:“果然呢,无法和对方直接硬碰,承影在力量上果然有点吃亏啊。那么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也不在是和对方应碰,而是利用自己的灵活开始和二人缠斗起来。

  对方的刀有在一次划来,我挥动承影错开对方的刀,向着对方的要害直刺而去,对方也只能放弃攻击回身自救。但是又怎能让他如愿,承影迅速拈上对方的刀,开始转动使它无法脱离,左手抓住空挡重重的打在近田腹部。

  近田想要抽身离开,可是腹部的疼痛又让他无法移动半步。

  得理不饶人,承影马上反转直刺近田胸口,近田反应不及,手中的太刀甩飞而出,而胸口也被承影生生刺穿。

  “怎么…会,这么软弱的剑竟然……”然后便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另外一人来救,看到在月光下没有剑身的承影慌乱的问道:“这剑怎么会没有剑身,难道你是…无…无影之剑——风随心?”

  我弹了弹承影虚无的剑身,回答道:“无影之剑吗?这就是我的称号吗?”又再次欺身上前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分割线———————-

  “完蛋了,明明答应静奈老师说好早点回去的,没想到竟然超出了规定的时间这么多,这次要被说了,竟然超出了静奈老师规定的时间了。”我看着手表,急速的向静奈老师的住处也就是我的暂留之地赶去。

  ——————-分割线———————-

  “我都和你说了要早点回来的,你倒好,现在都过了多少时间了啊。”静奈老师一脸的怒容,对着她面前的我尽情发泄着怒火,“校长既然让你住在我这,我就要保证你的安全,注意下次不许在出现这种状况了。”

  对于自己的失信我也只能认栽,乖乖的让静奈老师发泄怒火。但是静奈老师终究是不会骂人,只骂了一会就平息了下来,让我走了进去。

  “啊,对了,忘记说了,今天你的小‘女朋友’可来过了哦,她说明天让你陪她去逛街。”看着静奈老师那一脸的揶揄,我不得不佩服女人的变脸速度。

第九章

   “你看你看,那个男的好帅哦。”

  “哪哪,真的也,帅哥啊。”

  ……………………

  “他为什么闭着眼睛啊,好想看他的眼睛是怎么样的啊。”

  “可恶,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在等人,不要让我看到那个女的。”

  我站在原宿的路口,耳旁传来旁边女孩们的讨论声,笑又笑不得,哭又哭不得,只能尴尬的站着,继续我的等待。当然传来的不只有女生们的讨论和注视,也有男士们那可以杀人的目光。

  ——————-分割线———————-

  终于在我煎熬的等待了将近半小时后,另外一位主角终于急匆匆的出现了。

  “对……对不起,随心君,我迟到了。被明日菜一直缠着我问‘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之类的话题一直拖到现在,真的非常抱歉!”木乃香跑到的面前,喘着气向我道歉道。

  果然和漫画里一样呢,是个老好人呢。看着面前木乃香气喘吁吁却急着向我解释的样子,我内心一阵心疼,连忙回答道:“你并没有迟到啊,我们约好的时间是9点啊,而现在离9点还有3分钟,所以你是早到,而不是迟到。”

  “真的吗,我还以为我迟到了呢,太好了。”听到自己没有迟到木乃香的心情也一下高兴了起来,“那么我们出发吧。”说着无视了周围那一阵低低的磨牙声拉着我进入了原宿。

  “看着”前面木乃香的无忧无虑,我的心情却没有办法好起来,因为从刚才开始后面就一直有一个人跟着木乃香,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但是我也不得不提神戒备了起来,毕竟昨天就发现了那件事情,学院长也把木乃香的安全顺理成章的推到了我的是身上。

  而在想起刚才木乃香的样子,我不由在心中感叹:哎,说谎真的很不舒服呢,哪怕是为了让别人好过点,也不知道该说她是天真呢还是聪明呢。

  ——————-分割线———————-

  街道的另外一边我与木乃香的出现却被三个人捕捉到了。

  “接下来去哪里好呢?没想到假期长了也这么累人啊,没有事情做果然很无聊啊。”其中一人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说着。

  但是另外两人似乎都没有听到他的念叨一样,只是盯着窗外看着。

  那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声音也一下子提高了起来:“喂~~,你们倒是说啊,看着窗外算什么啊。”

  另外两人终于在她的声波攻击下苏醒了过来,却没有回答了问题,反而是向她问道:“樱子,你看那个是不是木乃香啊?”

  “什么?什么?木乃香,我看看。”刚才萎靡不振的那个女孩似乎一下子活了过来,一下子扑到了窗口向外观望,“是啊,是木乃香啊。咦,旁边那个男的是谁啊,好帅哦,就是怎么闭着眼睛啊,这样怎么看路啊。等等,他不会是……”

  这个叫樱子的女孩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向她的两个好友确认自己的猜测。

  另外两人点着头确认了樱子的猜测。

  假如我和木乃想能够看到他们三人的话,就可以认出她们——椎名樱子、钉宮圆以及柿崎美砂。2—a的有名的三人拉拉队。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无言之后,三人立刻开始的讨论。

  “哇哇哇,木乃香好厉害竟然找了这么帅的一个啊。”

  “我也很奇怪啊,我前几天还听明日菜说过,木乃香没有男朋友,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呢。”

  “难道又是校长安排的相亲?”

  “怎么可能,看他们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被强迫出来的呢。”

  ………………………………

  “好了,既然被我们遇见了,又怎么可以就这么什么都不管偷偷走掉。所以今天的计划改动,变为监视木乃香约会。”在经过了短时间的讨论之后,柿崎美砂终于订下了三人一天的计划。

  ——————-分割线———————-

  木乃香明显没感觉到我们两人的行动早已被有心人挂在了心上,仍旧进行着购物行动。

  “随心君,你说这件衣服怎么样啊。”木乃香站在镜子前面将手中的衣服在身上比对,向我征求着意见。

  我“看了看”木乃香手中的衣服,在“看”了一眼周围,回答道:“呵呵,这件衣服不错呢,如果配上那件紫色的裙子或许会更好哦。”根据学习过的一些衣服搭配,我发表着我的看法。

  木乃香似乎出奇的高兴说道:“真的吗,随心也这么觉得吗?我们两个想的一样呢。”

  看着木乃香那一脸的兴奋我就知道她并没有感觉到她话中暧昧,好不容易将她对我的称呼改变了过来,却没有想到又碰到了这样的问题,于是问道:“呵呵,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呢,我还担心你不喜欢我的眼光呢。”

  “怎么会呢,随心你的眼光很好啊。”木乃香仍旧高兴的回答着。“我真的很喜欢和随心在一起呢。”

  眼看着话题越来越暧昧,我立刻掉转了话题:“呵呵,是吗,那是我的荣幸哦,对了,木乃香你决定是这套了吗,我帮你去付帐吧。”

  “啊,那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自己付吧。”木乃香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和茫然,但很快就阻止了我的行动。

  “呵呵,怎么说现在我也是你的男朋友哦,为自己的女朋友买点东西是应该的哦。”说着便不管她的反应走向收银台。

  ——————-分割线———————-

  “小姐你的男朋友真是好哦,要抓紧了,不然就要跑了的哦。”旁边的营业员看着我的背影偷偷的对木乃香说道。

  木乃香羞红着点了点头,表示了自己的回答。

  ——————-分割线———————-

  “真的好好哦,要是我也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呢。”一旁监视的樱子发出了自己的感叹。

  不过监视的队伍又壮大了,是的,又多了一个担心木乃香的明日菜,不过她对我的评价却不怎么高:“切,谁知道这人心里想什么啊,闭着眼睛神神秘秘的。”

  但是另外的几人似乎直接无视了她的意见,仍旧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美砂,你的武田似乎比不上他呢。”一旁的钉宫也开始了对于有男朋友的美砂的攻击。

  不过美砂似乎在想着什么出神,无神的回答道:“是啊,要是武田有这么好就好了……”说到了一半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改口道:“怎么可能,武田肯定比他好的多了,只是你们没有看见罢了。”

  “哦~~~~~只是我们没有看到~~~~”旁边的三人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开始起哄。

  ——————-分割线———————-

  似乎逛街真的是女人的天性,看上去柔弱的木乃香也不例外,在逛了三条街之后才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木乃香持续了一天的精力也终于差不多枯竭了,对着我说道:“谢谢你了,随心,今天一天我过的最快乐的一天,谢谢你陪着我这么一天。”

  “说什么谢谢呢,我怎么说也是你的男朋友哦,如果说谢谢是不是太见外了呀。以后你任何时候想出来都可以叫我哦。”我仍旧微笑着回答道,看着木乃香那一脸的疲惫,我无意识从一大堆袋子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在她的发间抚摩着,并缓缓的释放着元力帮助她褪去疲劳。而木乃香也没有阻止我的行动,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

  “咳,咳,小姐,我们来了,是时间要回去了。”一个穿着黑衣貌似为保镖的人咳嗽了一声将我们两人拉回了现实,并将我手中的袋子拿到了自己的手中。

  木乃香的脸仍旧红红的,笑着说道:“哦,知道了,那么随心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不用了,我等下还有点事情要去做呢,不能直接回家。所以就在这里告别吧,那么,木乃香保重哦。”我委婉了回绝了木乃香的建议。

  木乃香的脸上仍然笑着但却无法掩饰那一丝的遗憾,对我说道:“是吗,那么我就先走了,再见了哦。”

  “恩,知道了,那么走……”我原本告别的话语却因为木乃香的一个突然行动而被卡在了喉咙中无法说出了。

  “那么再见。”木乃香说完赶忙钻进了车中,向我挥手到别。

  我看着汽车远去,嘴角浮现出了一丝不知是无奈还是欢喜的笑容:哎,没想到木乃香也会有偷袭的习惯,虽然只是亲了下脸颊,但是……算了,算了,不想了,弄不懂女生的想法啊。

  ——————-分割线———————-

  “哇,木乃香好大胆哦,平时都看不出呢。”一旁原本准备离开的监视者们,刚好看到了刚才一幕,而向来最没有心眼的樱子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内心的想法。

  “这个可恶的色狼,我就知道。”明日菜直接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

  而另外两人则只是相互看了看对方的震惊,什么都不说,拉起旁边的两人走了。

  ——————-分割线———————-

  就在四人离开的时候,我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终于离开了吗?原来是她们啊,我还以为是谁呢,看来真的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说着我也开始向“家”慢慢的移动。

第十章


絪胯 2009/03/03 09:39pm IP: 玂盞
guest (砐)

- ゼ爹 -


辨:
:
縩だ:
贱:
瞷:
ㄓ:

祇羆计:
爹ら戳:
 


菴坋匐梒

   衱岆陔腔珨毞ㄛ彆蚚苤悝汜腔趕懂佽憩岆踏毞衱岆珨跺湮毞﹝

﹛﹛扂遣遣植襞笢倳蛌ㄛ陑笢祥礿腔毀恀覂赻撩ㄩ※祥婬揤眚赻撩ㄛ酕隙赻撩鎘ˋ善菁妦繫奀緊羲宎ㄛ扂曹腔祥婬砉赻撩賸ˋ§

﹛﹛憩涴欴旻覂砑賸圉毞ㄛ褫岆憩岆梑祥善湘偶ㄛ赻陸覂釴賸懂ㄩ※砑涴繫嗣酕妦繫ㄛ暫眒冪樵隅酕隙赻撩賸ㄛ饒遜奪眕腔岈酕妦繫儸ㄛ疑壅羶衄褶徹膛賸ㄛ褶褶勘﹝§

﹛﹛煦賃盄

﹛﹛桴婓埏赽笢ㄛ褫岆楷珋赻撩祥眭耋蜆植睡揭褶﹝齟笢祥剿腔隙砑襞笢謂笚珂汜饒迡砩腔珨桸珨宒ㄛ覜橇岆饒繫腔赻ㄛ饒繫腔拸狊ㄛ祥眭祥橇憩掩坻腔膛垀殏督﹝

﹛﹛憩涴欴ㄛ齟笢祥剿腔隙砑ㄛ拸砩妎潔忒笢腔創荌羲宎呴覂饒齟漆笢腔膛楊鞣鞣腔敃雄賸懂﹝棧﹜衢﹜境﹜謄﹜蘑﹜褊﹜殤﹜泔﹜萸﹜推﹜諍﹜惕﹜湍﹜援﹜枑﹜梮﹜禸ㄛ珨跺跺價插腔膛扲雄釬憩涴繫躲呴覂創荌堤珋賸ㄛ呥潠等ㄛ衱覜橇饒繫腔葩娸﹝

﹛﹛奧扂腔陑珩呴覂創荌鞣鞣腔掩賤羲ㄛ砑賸饒棒遜羶衄羲宎憩賦旰賸埽煦﹝

﹛﹛擘佪捇ㄛ珨眻眕懂扂眕峈扂咭暮腔靡趼ㄛ褫憩婓涴珨覦衱婬棒堤珋婓賸扂腔囀陑﹝酕峈擘模腔湮苤賬ㄛ婓堤汜奀憩睿扂隅狟賸駁埮﹝奧扂珩婓傖酗笢炰辣奻賸赻撩腔涴弇駁埮氪ㄛ埻掛茼蜆憩涴繫佼燴傖梒腔賦駁徹俇珨捲赽腔謗ㄛ秪峈扂祥堋悝炾挕撮奧軗奻賸跪赻腔繚﹝坴炰辣奻賸毞奻模腔屾玼毞奻朸﹝衾岆婐麵晞羲宎楷汜##埻掛睿釋腔瑞﹜擘謗模秪峈涴岈珩羲宎賸煦趙ㄛ笝衾婓坴睿毞奻媼腔賦駁饒毞惇楷賸﹝韓衄欄邂ㄛ揖眳撈侚﹝瑞模珨跺掩蠅備佮腔模逜崋繫褫夔忳涴笱岈﹝衾岆ㄛ模逜羲宎賸勤坴睿毞奻腔惆葩﹝奧涴奀腔扂硐岆渾婓模笢質嬴秏啾﹝眻善##

﹛﹛※峈妦繫ㄛ峈妦繫猁涴繫勤扂ㄛ麵耋悝祥悝頗挕撮勤斕淩腔涴繫笭猁鎘ˋ麵耋佽扂腔湔婓憩淩腔涴繫祥逋笭鎘ˋ§陑笢祥剿腔窐恀覂ㄛ忒笢腔膛珩羲宎珩埣懂埣辦ㄛ楷邿覂陑笢腔祥雛迵猷躑﹝

﹛﹛煦賃盄

﹛﹛※挎陛~衱岆珨跺毞陛ㄛ淩岆祥渣﹝§噙鰓橾呇扥覂擱殈ㄛ蚙玿腔婓酗檀笢蚔絕ㄛ※葇ㄛ饒祥岆呴陑鎘ㄛ婓褶膛鎘ㄛ褫岆崋繫覜橇##§

﹛﹛奧肮奀婓酗檀階奻ㄛ价饒艘覂桉饒祥剿覂敃雄腔旯荌ㄛ陑笢祥眭峈睡覜善淝淝腔扈夼﹝

﹛﹛祫衾饒硐羶腔硐眭耋腔芤赽饒党ㄛ涴奀麵腕腔祥婬稹虷ㄩ※羶砑善涴苤模鳴珩衄涴跺奀緊陛ㄛ遜淩岆砩俋陛﹝§

﹛﹛煦賃盄

﹛﹛奀潔憩涴欴婓祥冪砩眳潔棍棍腔徹ㄛ脹善扂隙徹朸腔奀緊ㄛ楷珋桉濡祥眭睡奀眒冪幗邈賸狟懂ㄛ奧陑珩湖羲賸珨萸ㄩ※埻懂岆秪峈坴陛ㄛ埻懂植饒奀羲宎扂憩曹賸陛﹝陞~祥砑賸ㄛ遜岆辦萸袧掘奻諺勘﹝§

﹛﹛※呴陑ˋ斕羶衄岈勘ˋ§旯綴換懂噙鰓橾呇饒恲腔汒秞﹝

﹛﹛※羶岈陛ㄛ崋繫褫夔頗衄岈陛ㄛ噙鰓橾呇斕嗣陑賸﹝§蛌徹旯勤覂噙鰓橾呇佽耋﹝

﹛﹛褫岆雛螺濡窩腔扂佽腔甜羶衄妦繫佽督薯ㄛ噙鰓橾呇扥忒蔚扂惆婓賸輒笢佽耋ㄩ※夼陑憩豭堤懂韃ㄛ祥猁揤覂陛﹝§

﹛﹛※羶衄徽ㄛ扂崋繫#崋繫頗衄岈儸##§褫岆桉濡祥淰腔邈賸狟懂ㄛ奧陑珩婬棒觴賸懂ㄛ※峈妦繫ㄛ峈妦繫頗涴欴ㄛ峈妦繫猁涴欴勤扂ㄐ§

﹛﹛噙鰓橾呇腔桉齒珩羲宎坁賸懂ㄩ※豭堤懂韃ㄛ參陑笢腔祥辦飲豭堤懂勘﹝祥猁軞岆饒繫蚾虷螺﹝§

﹛﹛价饒珩噙噙腔懂善賸珨籥ㄛ艘覂饒跺珨砃澄腔饒扈夼腔豭﹝

﹛﹛奀潔溘痰婓涴珨覦笝衾礿狟賸坳疆繕腔褐祭﹝

﹛﹛祫衾拸謎腔芤赽##衱珆珋堤賸饒珨嫗腔輓虷ㄩ※饒繫##※

﹛﹛煦賃盄

﹛﹛※饒跺ㄛ癒耋ㄛ呴陑貊貊睿噙鰓橾呇崋繫遜羶衄懂陛﹝§

﹛﹛※阰眭耋ㄛ佽祥隅坻蠅謗跺珋婓淏婓﹝稱稱~§

﹛﹛悝埏腔域鼠弅囀ㄛ拸謎腔笢爛睿曾淩腔苤滯淏婓勤趕笢﹝祥徹羶衄楷珋綴醱祥眭睡奀堤珋賸謗跺窪荌﹝

﹛﹛※淏婓ˋ淏婓妦繫陛﹝辦佽陛ㄛ癒耋﹝§

﹛﹛※斕腔爛鍵遜祥巠磁眭耋涴璃岈韃ㄛ蠡憚﹝§

﹛﹛※韃ㄛ岆鎘ㄛ饒繫ㄛ扂巠祥巠磁眭耋陛ㄛ癒耋~ˋ§

﹛﹛※妦繫ˋ呴陑斕妦繫奀緊懂腔陛ㄛ婌奻疑陛﹝§

﹛﹛※饒跺蠡憚橾呇ㄛ扂衄岈韃ㄛ睿扂堤狟﹝§

﹛﹛※韃ㄛ眭耋賸ㄛ噙鰓橾呇﹝§

﹛﹛蠡憚顯覂噙鰓橾呇軗堤賸藷俋ㄛ

﹛﹛※饒跺ㄛ噙鰓橾呇斕梑扂衄妦繫岈鎘ˋ§

﹛﹛※羶衄ㄛ硐岆爵醱腔謗衄萸岈猁賤樵韃﹝§

﹛﹛奧巠奀腔ㄛ藷囀換懂珨淝淝絀請汒﹝

﹛﹛※饒跺ㄛ饒跺ㄛ涴祥岆##§

﹛﹛※瘉瘉ㄛ蠡憚橾呇祥猁悝炾癒耋腔輓炾嫦韃﹝§

﹛﹛※##眭#眭耋賸﹝§

﹛﹛煦賃盄

﹛﹛苺酗淏婓淩腔蠶堐恅璃ㄛ涴奀泭善賸饒淝淝腔絀請汒ㄛ虷瘉瘉腔佽耋ㄩ※踏毞衱岆跺疑毞陛﹝瘉瘉§

﹛﹛悝汜蠅珩婓抶蹦覂

﹛﹛※衄瓷陛ㄛ湮啞毞請腔涴繫絀﹝§

﹛﹛※5555555疑褫鷓ㄛ麵耋衄寤﹝§

﹛﹛※祥鷓祥鷓ㄛ衄扂儸ㄛ羶寤褫眕夼漲斕﹝§

﹛﹛※軗羲ㄛ伎曖ㄛ斕酕妦繫陛﹝§

﹛﹛※踏毞俀奻扂祥堤賸ㄛ疑褫鷓﹝§

﹛﹛####

﹛﹛煦賃盄

﹛﹛※拸荌眳膛鎘ㄛ羶砑善坻珩懂賸陛ㄛ涴狟褫衄嗣賸﹝§壽昹議揭腔珨堤鏍滇笢議赻晟赻逄腔佽覂﹝

﹛﹛迵森肮奀ㄛ鍚俋珨揭窪做笢腔議珩婓癩葍覂扂蠅腔翋褒ㄩ※慇慇ㄛ軞呾扂梑善賸ㄛ淏跁腔厥衄氪ㄛ扂笝衾褫眕茧衄斕賸ㄛ淏跁陛﹝慇慇﹝§

﹛﹛煦賃盄

﹛﹛摯奀楷賸ㄛ韃珩ㄛ童陑賸珨毞ㄛ郅郅湮模腔渾﹝

菴坋嬝梒

   ※庣ㄛ呴陑ㄛ苺酗斕坻饒珨昋﹝§

﹛﹛※眭耋賸ㄛ扂俇傖涴萸馱釬憩徹ㄛ脹脹﹝§

﹛﹛※淩岆淩陛ㄛ祥徹ㄛ婬恀珨棒ㄛ斕睿噙鰓善菁峈妦繫謗邧邧喧善陛﹝麵耋淩腔睿扂笨腔珨欴ㄛ斕蠅謗跺##§

﹛﹛※##斕岆躓腔鎘ㄛ癒耋ㄛ遜岆ㄛ斕珃扂婌奻湖腔怮賸陛﹝§

﹛﹛※瘉瘉~羶衄ㄛ橈勤羶衄ㄛ斕樟哿陛﹝§

﹛﹛※~淩岆腔ㄛ祥徹珨喧善珨棒器##§艘覂詢庭測覂珨螺褫眕佽腔奻岆※窋絕§腔虷燭羲ㄛ憩祥湖珨揭懂ㄛ※呾賸ㄛ遜岆辦萸俇傖馱釬艘艘苺酗衱衄妦繫岈﹝§

﹛﹛〞〞〞〞〞〞〞〞〞〞〞〞煦賃盄〞〞〞〞〞〞〞〞〞〞〞〞

﹛﹛蠡憚腔諺斻奻

﹛﹛※蠡憚橾呇ㄛ斕眭祥眭耋瑞橾呇腔躓攬衭岆阰陛﹝§婌眣躓景鰓綺枑恀佽﹝

﹛﹛珆酖毞俀奻腔栯頗垀莉汜腔荌砒遜婓厥哿覂ㄛ泭善婌眣躓腔恀枙ㄛ試符遜衄萸旆咈腔煬侘潔俓賤賸﹝

﹛﹛※憩岆憩岆ㄛ蠡憚橾呇斕眭耋鎘ˋ§

﹛﹛※桲腔邟ㄛ溯衱酕腔涴繫疑ㄛ疑砓髡痲珩祥渣ㄛ俇藝腔鹹攬衭耀唳陛##§

﹛﹛※斕蠅崋繫褫眕觴奻諺窏唗ㄛ蠡憚橾呇竭釓賴腔﹝§

﹛﹛##

﹛﹛奧蠡憚珆珩掩涴跺枑恀恀蒔賸ㄛ珨狟赽渭婓賸饒晚ㄛ妦繫珩隙湘祥堤﹝

﹛﹛祫衾眭耋妗腔饒撓弇鎰##

﹛﹛※躂騰眅ㄛ羶砑善斕腔饒跺模鳴遜穻忳辣茩腔鎰ㄛ斕猁絞陑賸韃﹝§

﹛﹛※妦#妦繫ˋ絞陑妦繫ˋ§

﹛﹛※饒跺模鳴涴繫伎ㄛ諫隅頗##§

﹛﹛##

﹛﹛婓鍚珨晚ㄛ嶺嶺勦苤郪饒##

﹛﹛※羶砑善瑞橾呇睿躂騰眅腔悵躇馱釬酕腔涴繫疑陛ㄛ啤爵肮悝飲遜祥眭耋﹝§

﹛﹛※祥徹扂衄萸畈躅躂騰眅腔佽ㄛ猁岆泬衄瑞橾呇腔珨圉憩疑賸﹝§

﹛﹛※斕憩祥猁婬觴佽賸ㄛ藝仱ㄛ酖毞遜佽泬嗣疑嗣疑儸ㄛ珋婓憩遙諳賸﹝§

﹛﹛##

﹛﹛〞〞〞〞〞〞〞〞〞〞〞〞〞〞煦賃盄〞〞〞〞〞〞〞〞〞〞〞〞

﹛﹛※饒繫苺酗斕涴繫摹覂請扂懂憩岆峈賸涴璃岈ˋ§艘覂桉腔苺酗ㄛ扂腔陑笢祥赻橇腔泐堤晦坻腔喳雄﹝

﹛﹛※梗涴笱毀茼鎰ㄛ涴昢衱羶衄妦繫湮祥賸腔﹝§

﹛﹛※憩岆秪峈羶妦繫湮祥賸扂符墅ㄛ硐岆扂潭眥跺芞抎奩奩酗斕器癒耋饒模鳴婓圉跺苤奀爵請賸扂8棒ˋ§

﹛﹛※8棒ˋ扂硐岆詢泬請斕懂狟陛ㄛ甜羶衄殼徹陛﹝祥徹斕腔湘葩岆ˋ§

﹛﹛※網~憩偌桽蠟佽腔勘ㄛ饒扂馱釬賸﹝§佽覂憩厘藷俋軗﹝

﹛﹛##

﹛﹛珨軗堤苺酗弅ㄛ扂笝衾偌騵陑笢腔躑鳶ㄛ郲笢祥蛂腔紸鎬ㄩ※癒耋斕跺髦粥ㄛ斕跤扂暮覂ㄛ艘扂崋繫勤葆斕﹝§

﹛﹛奧詢泬涴奀覜善珨淝漁濮ㄩ艘懂饒模鳴眭耋賸ㄛ猁梑跺華源嗚嗚銃ㄛ扂褫祥砑婌侚ㄛ祥徹饒苤赽崋繫憩涴繫儸ㄛ扂飲艘祥堤坻腔妗薯腔佽﹝

﹛﹛〞〞〞〞〞〞〞〞〞〞〞〞〞煦賃盄〞〞〞〞〞〞〞〞〞〞〞〞〞〞

﹛﹛※艘懂衱嗚懂賸ㄛ涴岆菴撓棒賸陛ㄛ陞~勤涴模鳴淩岆拸逄賸﹝§艘覂醱諾諾絕絕腔域鼠弅ㄛ扂拸鰓腔癩葍ㄛ※呾賸ㄛ暫涴欴憩芞抎奩艘艘勘ㄛ崋繫佽菴珨毞憩祥腔趕崋繫佽珩祥怮蛹孮﹝§

﹛﹛筍岆竭辦扂憩毀際赻撩垀佽腔趕賸ㄛ秪峈涴跺芞抎奩帤轎怮湮賸萸ㄛ呥婓暮砪爵眒冪眭耋賸涴跺岈妗ㄛ褫善赻撩桉艘獗衱岆鍚俋珨跺隙岈賸﹝

﹛﹛艘覂祥堈揭腔苤絢ㄛ扂陑笢垀帤衄腔衄賸毀際腔喳雄ㄩ※涴#淩腔硐岆珨跺芞抎奩鎘ˋ麵墅頗珨眻羶衄童涴跺弇离﹝§

﹛﹛※瑞橾呇ㄛ斕崋繫頗婓涴爵陛﹝§掖綴換懂儐炰腔汒覃ㄛ奧侔綱埣懂埣諉輪﹝

﹛﹛※塋ˋ韃ㄛ岆斕蠅陛ㄛ崋繫踏毞衱懂芞抎奩賸鎘﹝§匢羲景鰓腔滄綴ㄛ砃綴醱腔謗湖覂桸網﹝

﹛﹛※瑞橾呇ㄛ斕崋繫褫眕涴繫拸弝扂ㄛ涴褫祥岆珨跺橾呇腔俴峈韃﹝奧崋繫岆衱陛﹝§

﹛﹛※瘉瘉ㄛ啤爵衄靡腔芞抎奩郪眳濬腔扂遜岆眭耋珨萸腔ㄛ祫衾斕鎰ㄛ景鰓ㄛ扂蠅腔壽炵簷侔遜羶疑善呴晞憩斕善扂旯奻韃﹝§

﹛﹛※毀茼彆辦陛﹝芘蔥賸芘蔥賸﹝§

﹛﹛※瑞橾呇疑﹝§

﹛﹛※饒跺#饒跺ㄛ瑞橾呇疑﹝§

﹛﹛※奀憩徹扂勘ㄛ請扂呴陑憩褫眕賸﹝§

﹛﹛※韃~ˋ呴陑岆祥岆楷汜妦繫疑岈賸陛﹝覜橇祥珨欴儸ㄛ睿酖毞﹝§

﹛﹛※甜羶衄楷汜妦繫ㄛ硐岆砑籵賸珨虳岈啦賸﹝§怬芛艘覂堈揭佽耋

﹛﹛※韃ㄛ砑籵賸珨虳岈陛ㄛ饒岆祥岆茼蜆蛅珨狟ㄛ扂蠅勛珨嗨儸﹝§奧珨籥腔浀茬珩珨螺腔埲埲郗彸ㄛ祫衾睿眅寀岆腴覂芛螺奻珩綻綻腔﹝

﹛﹛※萺#涴跺鎰ㄛ遜岆呾賸勘ㄛ扂遜羶鍰善郇阨儸ㄛ酖毞腔饒珨嗨遜岆噙鰓橾呇坻蠅葆腔儸﹝§

﹛﹛※涴欴腔陛ㄛ饒淩岆怮褫洇賸ㄛ遜眕峈衱褫眕勛善呴陑酕腔藝庤儸﹝§

﹛﹛※瘉瘉ㄛ饒扂楷鍰善郇阨眳綴斕蠅珨棒勘ㄛ祥徹祥猁坻眭耋韃﹝§

﹛﹛※疑珩~﹝§

﹛﹛※塋ㄛ隴啞賸ㄛ瑞#呴陑§

﹛﹛※郅#郅郅ㄛ瑞橾呇﹝§

﹛﹛※僧肮悝ㄛ扂祥岆佽賸鎘ㄛ請扂呴陑憩褫眕賸韃﹝§

﹛﹛※陛~岆ㄛ饒跺#饒跺#呴陑﹝§

﹛﹛※庣ㄛ庣ㄛ呴陑ㄛ斕祥劂砩佷韃ㄛ扂蠅飲請斕呴陑賸ㄛ斕遜請睿眅僧陛﹝§

﹛﹛※陛ㄛ勤祥陛ㄛ咭暮賸儸ㄛ頗蛁砩腔﹝饒繫珨輛勘﹝§

﹛﹛※韃ㄛLet*sgo§

﹛﹛##

﹛﹛※妦繫ㄛ苺酗佽腔陔腔奩酗憩岆斕﹝§泭善扂睿芞抎奩奪燴埜腔腔勤趕眳綴ㄛ景鰓珨螺腔疑﹝

﹛﹛※塋ㄛ岆腔ㄛ崋繫賸鎘ˋ§

﹛﹛※網ㄛ溫陑賸ㄛ遜眕峈頗岆跺睿苺酗珨欴腔橾芛儸﹝涴狟溫陑賸﹝勤勘ㄛ睿眅﹝§

﹛﹛※萺~塋##眕綴嗣硌諒ㄛ呴陑﹝§佽俇憩懂賸跺90僅腔懍鼓﹝

﹛﹛※嗣硌諒﹝§呥竭枒栖掛獰痀腔歲坱ㄛ筍岆珩硐夔墊墊腔隙獰﹝

﹛﹛※饒繫ㄛ呴陑ㄛ眕綴猁嗣桽嘈扂蠅韃ㄛ掀質抎癹秶源醱堆扂蠅溫遵珨萸韃﹝§

﹛﹛※##景鰓ㄛ斕祥頗岆扂遜羶奻啤憩掩棗勘﹝§

﹛﹛※慇慇ㄛ俙虷ㄛ俙虷﹝§

﹛﹛※瘉瘉ㄛ彆衄剒猁ㄛ珩岆褫眕腔韃﹝§

﹛﹛##

﹛﹛〞〞〞〞〞〞〞〞〞〞〞〞〞〞〞〞煦賃盄〞〞〞〞〞〞〞〞〞〞〞〞〞〞

﹛﹛※崋繫衱懂善賸涴爵ㄛ謂笚珂汜祥岆眒冪祥婓賸鎘ˋ§

﹛﹛※斕憩岆瑞呴陑ˋ§肮謂笚珨欴ㄛ醱拸汒拸洘腔堤珋賸珨跺鹹ㄛ珨跺蚅捇腔鹹赽﹝

﹛﹛※斕岆阰ㄛ峈妦繫頗婓涴爵﹝§

﹛﹛※創荌ㄛ挓靡創荌﹝§

﹛﹛※創荌ˋ饒斕祥憩岆##§

﹛﹛※斕陑笢腔憩岆湘偶﹝§

﹛﹛※峈妦繫猁參扂湍善涴爵﹝彸褻祥岆眒冪賦旰賸鎘ˋ§

﹛﹛※峈賸斕梪挍創荌腔薯講﹝§

﹛﹛※創荌腔薯講ˋ§

﹛﹛※羶珨參條飲衄坻赻旯腔扽俶ㄛ涴憩岆坻腔薯講ㄛ奧旯峈蚅捇眳膛腔扂ㄛ衄崋繫褫夔羶衄儸﹝§

﹛﹛※饒繫斕腔薯講岆##§

﹛﹛##

﹛﹛※奀潔善賸儸ㄛ饒繫鞣鞣腔鍰昳勘ㄛ遜衄ㄛ怍陝勤斕褫岆準都腔祥雛砩韃ㄛ彆斕祥贗薯腔趕ㄛ褫夔蚗堈珩拸楊羲垀衄腔膛鍾儸﹝疑疑贗薯勘﹝§

﹛﹛※郅郅ㄛ郅郅蠟##§

﹛﹛※祥蚚郅扂ㄛ涴硐岆旯峈膛鍾腔扂垀斛剕酕腔韃﹝§

﹛﹛〞〞〞〞〞〞〞〞〞〞〞〞〞〞煦賃盄〞〞〞〞〞〞〞〞〞〞〞〞〞〞

﹛﹛婬棒羲迡符楷珋疑砓梑祥善眕腔覜橇賸ㄛ奧楷桯珩衄萸芼堧ㄛ祥徹扂頗贗薯蜊腔ㄛ嗣童渾ㄛ祫衾翋褒腔俶跡恀枙ㄛ扂橇腕遜岆偌桽赻撩腔懂疑賸ㄛ救器猁芼蜊曹祥崋繫珋妗﹝

﹛﹛郔綴郅郅珨眻羶衄溫扂腔饒虳抎衭

菴媼坋梒

   ※貊貊ㄛ褫#褫祥褫眕睿斕抶抶陛ˋ§蠡憚珨螺據犮腔佽耋﹝

﹛﹛※絞褫眕徽ㄛ崋繫賸鎘ˋ珨螺腔祥詢倓﹝§艘覂蠡憚珨螺據犮ㄛ婬薊砑坻奀迵爛鍵祥眈備腔橾傖ㄛ扂崋繫珩拸楊赻撩腔桶旆咈懂﹝

﹛﹛※饒跺#扂隴粕肮悝汜賸ㄛ猁崋繫符夔坴秏陛﹝§

﹛﹛※斕衱酕賸妦繫岈儸ㄛ扂祥岆暮腕斕蠅酖毞遜疑疑腔鎘ˋ§秪峈奀潔腔埻秪ㄛ勤衾曄腔楷桯眒冪筏咭賸竭嗣ㄛ秪森俇祥眭耋謗衱楷汜賸妦繫腔扂硐夔※祥喝狟恀§賸﹝

﹛﹛衾岆蠡憚晞羲宎唦扴植酖毞俀奻腔※掀湮苤岈璃§羲宎善踏毞婌奻楷汜腔※閉笭岈璃§﹝

﹛﹛泭覂蠡憚腔唦扴扂珩笝衾衄賸珨萸芛唚ㄩ埻懂岆蠡憚蛂咑寥扽恀枙陛ㄛ珩麵墅隴粕頗汜賸ㄛ掩涴繫勤渾ㄛ婬疑珩頗衄鳶ㄛ載睡錶岆惟婇腔隴粕儸﹝陞ㄛ蠡憚酕岈遜岆祥恛笭陛﹝奧遜恀躓俶极笭ㄛ涴褫祥岆朹尪蜆酕腔陛﹝

﹛﹛※饒跺ㄛ蠡憚ㄛ暮蛂韃ㄛ躓俶腔极笭睿爛鍵恀枙岆橈勤祥夔恀珩祥夔枒蹦腔韃ㄛ涴褫祥岆珨跺朹尪腔俴峈韃﹝祫衾隴粕肮悝汜腔岈鎰ㄛ賤鍊遜剒炵鍊ㄛ涴硐衄斕赻撩賤樵扂ㄛ扂堆腔賸斕珨棒ㄛ堆祥賸斕蚗堈腔韃﹝§

﹛﹛※韃~眭耋賸ㄛ郅郅貊貊﹝§珆ㄛ扂腔佽甜羶衄嗣屾虴彆ㄛ饒桲苤螺遜岆痯嶺覂﹝

﹛﹛※疑賸ㄛ虷珨跺韃ㄛ猁砃梗耋ㄛ彆涴繫桲螺ㄛ梗岆祥頗詢倓腔韃﹝§

﹛﹛奧涴奀ㄛ噙鰓橾呇婬棒喃絞賸毞妏ㄩ※陛~蠡憚橾呇ㄛ斕婓涴爵陛﹝試疑ㄛ詢泬橾呇扂參2〞A諺綴悝汜靡等蝠跤斕韃﹝§

﹛﹛※諺綴落絳靡等ˋ§

﹛﹛※岆腔ㄛ詢泬橾呇衄奀緊頗酕苤蕉ㄛ傖憎掀誕船腔肮悝頗溫婓諺綴輛俴落絳﹝饒ㄛ涴憩岆靡等﹝涴岆斕腔ㄛ瑞橾呇﹝§

﹛﹛※塋ㄛ郅郅﹝§諉徹噙鰓橾呇腔忒笢腔靡等ㄛ扂祥腕祥婓驚督涴悝汜ㄛ※祥頗勘ㄛ涴煦杅帤轎珩怮##§

﹛﹛※闡虳肮悝腔傖憎掀誕船儸ㄛ§蠡憚艘覂靡等ㄛ據犮腔桶鎮奻憩蛌遙賸徹懂ㄛ※瘉#勤鉊ㄛ隴粕肮悝腔荎逄阨祥俴﹝§

﹛﹛※坴掛疑砓竭炰辣諺綴落絳﹝祥徹珋婓眒冪菴跺悝賸ㄛ遜衄悝汜祥摯跡腔趕ㄛ斕腔妗炾頗衄萸釓賴韃ㄛ蠡憚橾呇﹝§

﹛﹛泭善妗炾頗曹嬪麵ㄛ蠡憚鎮奻踡桲賸懂※陛##佽##佽腔珩岆﹝§

﹛﹛※噙鰓橾呇ㄛ斕憩賸扂萊萊勘ㄛ坻褫遜苤韃ㄛ祥猁跤坻怮湮腔揤薯韃﹝§

﹛﹛※遜淩岆跺疑貊貊韃ㄛ涴繫壽陑萊萊﹝§

﹛﹛※饒繫ㄛ噙鰓橾呇ㄛ貊貊ㄛ扂珂軗賸##§

﹛﹛※塋ㄛ軗疑韃ㄛ蠡憚橾呇﹝§艘覂蠡憚軗堈綴ㄛ噙鰓橾呇芼蛌芛砃扂恀耋ㄛ※崋繫欴ㄛ隅羶衄綴疻痌ˋ§

﹛﹛泭善噙鰓橾呇腔恀枙綴ㄛ扂珨螺瘐痸腔隙湘耋ㄩ※溫陑勘ㄛ眒冪砑籵賸徽ㄛ祥徹遜淩岆隍陛ㄛ扂饒遜岆桲湮綴菴珨棒豭儸ㄛ器掩斕艘善賸陛﹝扂褫祥砑涴笱堯岈婬棒楷汜儸﹝§

﹛﹛※瘉瘉ㄛ埻懂岆涴欴陛ㄛ饒扂祥岆竭倷﹝祥徹ㄛ彆陑祥疑憩猁楷邿堤懂韃ㄛ梧婓陑爵褫祥疑韃﹝§

﹛﹛※眭耋ㄛ眭耋##§

﹛﹛※韃韃ㄛ斕蠅謗跺衱婓涴爵抶鎬ˋ猁蛁砩荌砒韃ㄛ稱稱~§

﹛﹛※癒耋~斕遜詫懂獗扂﹝§

﹛﹛※詢泬橾呇ㄛ斕佽妦繫陛ㄛ笭葩珨狟勘﹝§

﹛﹛※瘉瘉ㄛ扂妦繫珩羶佽ㄛ羶岈ㄛ羶岈ㄛ斕蠅樟哿ㄛ扂衄岈珂軗賸﹝§

﹛﹛※梗變ㄛ癒耋髦粥﹝§

﹛﹛艘覂扂睿詢泬腔滄厒燭羲ㄛ噙鰓橾呇鄎鄎耋ㄩ※涴繫衄魂薯ㄛ艘懂淩腔閥葩賸儸ㄛ淩腔祥砑艘善坻饒跺桶陛ㄛ陑爵覜橇疑芫##§

﹛﹛##

﹛﹛〞〞〞〞〞〞〞〞〞〞〞〞〞〞煦賃盄〞〞〞〞〞〞〞〞〞〞〞〞〞〞〞〞〞〞

﹛﹛※垀眕儸##2〞A啤捫粥桴勦飲善賸﹝§

﹛﹛※阰躲斕蠅岆捫粥桴勦ㄐ奧傖憎祥疑衄妦繫壽炵ㄛ毀淏涴垀悝苺岆眻汔宒腔褫眕珨繚汔善詢笢﹝§

﹛﹛艘涴隴粕珨螺拸垀彖腔桶ㄛ扂祥腕祥謁狣狟饒※捫粥§蠅ㄩ※涴跺鎰ㄛ祥珨隅韃ㄛ彆悝埏芼蜊曹翋砩腔趕ㄛ斕蠅憩頗竭峉玸賸﹝§

﹛﹛※憩岆憩岆ㄛ§佽善珨圉ㄛ蠡憚椎善隴粕腔嫉晚樟哿佽覂妦繫﹝ㄗ善菁佽賸妦繫ㄛ艘鞦賒勘﹝ㄘ

﹛﹛※饒繫ㄛ扂蠅珂羲宎輛俴珨棒聆彸勘ㄛ腴衾鞠煦腔隱狟懂ㄛ絞ㄛ彆衄坻肮悝堋砩統樓腔珩褫眕韃﹝§

﹛﹛※陛~扂踏毞遜衄岈ㄛ饒扂珂軗賸﹝§

﹛﹛※扦芶魂雄奀潔猁善賸ㄛ辦軗嶺ㄛ儒﹝§

﹛﹛##

﹛﹛嗨奀ㄛ忤酕纏汃ㄛ試符遜珨陶齡腔諒呇ㄛ嗨奀假噙賸狟懂ㄛ隱狟腔憩硐衄※捫粥§桴勦睿芞抎奩郪腔鍚俋謗弇賸﹝

﹛﹛※饒繫羲宎釬湘勘﹝奀潔45煦笘﹝§蠡憚珩笝衾楷閨賸啤絳掛伎ㄛ珨佪祥僎腔潼飭賸懂﹝

﹛﹛※斕蠅遜淩岆壽炵疑陛ㄛ脹浀茬ˋ§

﹛﹛※萺#岆#岆腔﹝§

﹛﹛※塋~ˋ睿眅ㄛ斕遙賸楷倰ˋ涴跺楷倰竭巠磁斕韃﹝§

﹛﹛※彆ㄛ扂佽勤賸勘ㄛ睿眅ㄛ涴跺楷倰嘉竭巠磁斕韃ㄛ祥徹ㄛ瑞橾呇ㄛ斕涴岆芚擱韃﹝§

﹛﹛※塋ㄛ睿磁巠斕儸ㄛ睿眅﹝景鰓陛ㄛ猁眈陓蠡憚ㄛ蠡憚珨跺憩褫眕﹝祥徹ㄛ猁祥猁扂堆斕蠅樟哿枑詢珨萸儸﹝§

﹛﹛※賸扂勘ㄛ瑞橾呇ㄛ扂褫祥砑艘獗彸橙﹝§

﹛﹛※溫陑徽ㄛ祥岆蕉彸ㄛ硐岆蚚荎逄勤趕徽ㄛ涴欴勤荎逄枑詢岆衄疑揭腔﹝§

﹛﹛※涴欴陛ㄛ褫眕陛ㄛ彸彸勘﹝§

﹛﹛※饒跺##瑞橾呇ㄛ鎊歲斕賸§

﹛﹛##

﹛﹛※睿眅ㄛ景鰓ㄛ蜆軗賸韃﹝§祥堤扂腔啎蹋ㄛ浀茬枑賸20煦笘憩蝠奻賸彸橙ㄛ甜佼瞳籵徹賸ㄛ奧扂蠅涴晚腔荎逄勤趕珩硐衄枑賦旰賸﹝

﹛﹛※饒扂蠅軗賸韃ㄛ瑞橾呇ㄛ狟棒樟哿﹝§

﹛﹛※瑞橾呇ㄛ婬獗﹝§

﹛﹛※婬獗﹝§

﹛﹛※塋ㄛ隴毞獗﹝§

﹛﹛※庣ㄛ浀茬ㄛ斕猁蚚髡黍抎符俴韃﹝§

﹛﹛※祥猁﹝§

﹛﹛※珂抎虛嫣嫣婬隙勘﹝§

﹛﹛##

﹛﹛呁狟腔25煦笘婓拸砩潔ㄛ滄辦腔岒賸﹝

﹛﹛※塋~ㄛ奀潔善賸韃﹝祥徹涴##§扂睿蠡憚艘涴醱腔煦杅僇婓1ㄜ3煦絕腔彸橙ㄛ眈誑珨艘ㄛ綴抩﹝

﹛﹛※饒繫ㄛ酚酚躂睿酗噘蚕扂落絳ㄛ嘉睿隴粕跤斕賸ㄛ蠡憚§

﹛﹛佽覂芚芚腔勤蠡憚佽耋ㄩ※涴岆跺耋腔疑儂頗韃ㄛ樓蚐勘﹝§

﹛﹛※塋ㄛ扂眭耋賸﹝§

﹛﹛※疑ㄛ饒繫扂蠅羲宎勘ㄛ涴爵茼蜆##§

﹛﹛婓冪徹賸酗湛珨跺苤奀腔落絳眳綴ㄛ郔綴笝衾硐呁狟賸珨跺〞隴粕﹝奧芴笢詢泬腔堤珋ㄛ笝衾妏腕隴粕※惟軗§﹝蠡憚躲賸堤﹝

﹛﹛※艘懂涴欴茼蜆憩褫眕睿賤賸勘﹝陞~ㄛ馱釬賦旰ㄛ衱善賸硌絳价饒腔奀潔賸勘﹝§

﹛﹛〞〞〞〞〞〞〞〞〞〞〞〞〞〞〞〞煦賃盄〞〞〞〞〞〞〞〞〞〞〞〞〞〞〞〞

﹛﹛※崋繫欴ㄛ价饒ㄛ奻棒垀佽腔燴賤賸嗣屾﹝§

﹛﹛※萺ㄛ扂珩祥眭耋ㄛ饒跺ㄛ呴陑ㄛ睿扂掀彸勘﹝§

﹛﹛※塋ㄛ珩疑韃ㄛ憩扂眭耋斕輛祭賸嗣屾勘﹝§

﹛﹛##

﹛﹛※羶砑善斕暫夔劂燴賤涴繫嗣ㄛ彆竭衄毞董儸﹝祥徹ㄛ遜岆船萸韃ㄛ婓衄虳奀緊遜岆硐眭耋茞煽﹝§

﹛﹛※勤祥ㄛ蠟囮咡賸﹝§

﹛﹛※羶衄韃ㄛ佽ㄛ扂竭儐捑儸ㄛ疑賸ㄛ踏毞腔捄褶憩善涴爵賦旰勘ㄛ珨軗勘﹝§

﹛﹛※萺##塋﹝§


絪胯 2009/03/03 09:43pm IP: 玂盞
RAY


 

辨: 0
: ぱㄏ
縩だ: 4365/4365
贱: 0
瞷: 10278
ㄓ: 玂盞

祇羆计: 1768
爹ら戳: 2008/05/17
 


ぐ或Ч材彻
碞硂或е材せ彻
ゅ彻Τ届^^


絪胯 2009/03/04 07:25pm IP: 玂盞 觅x0   0   0縩だ
硂肈Τ
 

е硉滦肈 45-45
块ノめ嘿㎝盞絏 ノめ  盞絏 а癘盞絏
肚ン┪瓜
(程甧秖 128KB)
匡兜

陪ボ眤帽
薄才腹锣传
 箇凝琌 

叫块┮陪ボ﹃  
 
 郴狠 程稲 盚倒狟ね


セ阶韭ē阶妮祇ēぇ種ǎ籔 憨礶缠 ミ初礚闽

 

祘Α舦CGI 絪祘ぇ產  祘Α絪籹芅絢礚  タ砰いゅて粄靡阶韭
祘Αэ砃砞璸ゅ絪胯ANDREW0668   セANDREW0668 EDITION V8.3

Copyright © 2002-2012 憨礶缠 All Rights Reserved. 舦┮Τ

36-200(3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