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 訪客登入免費註冊在線搜尋新題說明
漫畫村莊2區無限區域   古龍國 BR24論壇 home

漫畫村莊
天界 [返回]
∮星創草原∮∞ 森の林 = ...

發新主題 開新票選 您是第 243 位讀者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主題 - ∮星創草原∮∞ 森の林 = 創作區 回覆主題          
甄飛月

職位: 中尉
外號: 華月
門派: 星創草原

 

威望: +10
級別: 天使
積分: 735/735
獎金: 0 銀幣
現金: 0 銀幣
來自: 我們的世界

發佈總數: 1151
註冊日期: 2004/12/26
 


[這篇文章最後由甄飛月在 2006/04/08 07:54pm 編輯]

           
                                 森の林  
==============================================================================
創作區-功能


本創作區提供∮星創草原∮的小花ˋ小草們一個創作的空間

最新消息:

我想大家發現了 本門首頁關閉了 但這裡我仍就開放 謝謝


創作區-格言


最後的森林
路人乙:雖然我認為是廢話  不過月那傢伙好像打算每個禮拜都要更新格言


創作區-活動


1.再此區每發表一篇文章就加50碎星(基本) 依內文再增加碎星(暫時 停止)

2.參加散文ˋ小說區比賽加100碎星


創作區-規則


1.打完第一篇/段文章 下一次要接續時 請按右下角<編輯> 要繼續放下一篇文章也一樣  每個人只有一個空間可使用 違規者....殺無赦!(路人乙:扣碎星)

2.轉貼文跟原創文請分開

3.如該篇文章在散文ˋ小說區發過 則不得在此發表

4.如要轉貼文章  請取得原作者同意 並且打出同意書 表明:這是經過原作者同意而轉貼的文章

5.不得轉貼笑話  (暫不開放貼圖)


創作區-使用方法


每枝(個)草(本派村民) 可使用[ 一個 ]空間  ↓請參考第一個回覆↓


--------------------------------------------------------------------------------


訂戶x 0   訂閱
編輯 2005/09/02 06:18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甄飛月

職位: 中尉
外號: 華月
門派: 星創草原

 

威望: +10
級別: 天使
積分: 735/735
獎金: 0 銀幣
現金: 0 銀幣
來自: 我們的世界

發佈總數: 1151
註冊日期: 2004/12/26
 


使用者:甄飛月   (指導:請按照這種格式寫  使用者ˋ題目ˋ作者需說明清楚)
==================
原創文章:

題目:重生               作者:甄飛月

    ONE-紅月  

  世界已接近終點
  月亮悲傷轉紅
  是最好的證明
  
  我帶來死神的鐮刀
  砍殺無數生命
  
  讓世界重新啟動
  因為
  I   am   from   red   moon

                                     (指導:假設 這篇文是我9/1寫的 我按了發表)
-----------------------------------------------------------------------------------------
(指導:假設現在9/3  我想繼續寫此篇文章的第二篇 必須按 位於回覆最底下左下角的<編輯>
這規則就算發表的是不同文章時也一樣  不可以再寫新回覆)
          TWO-新生      

  紅的使者在月的照耀下悲鳴
  月的精靈在世界的直視下放棄
  月收起暗幕  讓紅逃脫
  紅回歸到月的原點
  重整一切  讓一切歸零
  重整 歸零 融合 創新 新世界
  
  紅與月分離  回到原來的軌道
  地球重新被陽光照亮
  新生的人們為自己歡呼
  生命不再悲哀  生存不再頹廢
  因為紅的使者 因為月的精靈
  使我們── 重生

=================================================
轉貼文章:       (指導:原創文章跟轉貼文章必須分開)

= 作者聲明:我願意讓此文轉載=   (指導一定要先取得作者認可 並打出認可內容才可以轉載 )

笑話• 情書***                            


小明很喜歡坐同一部校車的一位女生…
一天,他鼓起勇氣傳紙條給坐在後面的女生,
紙條上寫著:「我是小明,我很喜歡妳,如果妳願意跟我作朋友,
請把紙條傳回來;如果妳不喜歡我,請把紙條丟到窗外去。」
過了一會兒,女生把紙條慢慢傳回來了,
小明高興地把紙條打開…
紙條上寫著:「窗戶打不開!」
-----------------------------------------------------------------------------------------------
P.S:以上文章純屬示範   請不要轉載笑話)


--------------------------------------------------------------------------------


編輯 2005/09/02 07:34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白夜月

外號: 冷月凝
門派: 星原

 

威望: 0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330/33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866 銀幣
來自: 失落天堂

發佈總數: 331
註冊日期: 2005/02/05
 


[這篇文章最後由白夜月在 2005/09/27 09:05pm 編輯]


原創文章:

題目:初雪的思念               作者:白夜月
         
         離故鄉遙遠的異鄉
         下起了第一場雪
         純潔的雪
         引發了我淡淡的思念
         思念著待在故鄉的你們
         回想著我們過去的一切
         雖然你們看不見我所看到的雪
         但我相信我的明信片
         會使你們和我有一樣的感受
         初雪是我們之間淡淡的思念、淡淡的回憶

主角介紹
葉海月→    28歲,是個談戀愛從來沒認真談的女孩,感覺冷冷的,但其實是個脆弱的人。
歐翔宇→    35歲,行為舉止、說話談吐,皆非常冷酷無情的人。
陳思琪→    27歲,個性外向、活潑可愛,敢愛敢恨,是非分明、能為朋友兩刃插刀的人。
嚴仲珩→    33歲,瀟灑風流、花花大少,但其實是個專情的人。
*****************************************************************************
第一章

初識的地點,淡淡的思念
我回想起我兩相遇的時候
在我自哀的時刻你出現了

              日本    東京
初雪降下,我漫無目地的走著
走在這人海的路上,我感到麻木、悲哀
悲哀的是我竟然是最後才知曉他出軌了
麻木的是這樣的事一直發生在我身上
潔白的雪降著,我認清了這事實
或許是因為我從沒有投入真心去愛
所以老天才給我這樣的懲罰吧!
........................我嘲笑著自己..............
回到飯店裡的酒吧.........
我點了一杯蔚藍海岸.....
淡淡的品嚐著,品嚐著一次次的悲哀....
一道厭惡的聲音出現...
「嘿!小姐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玩一下啊!」一個眼神輕浮的男子對著我說。
「哼!憑你這副德行還趕來搭訕。」我回著。
〈作:哇!真是太屌了,不過說的真好啊! 海月冷冷的回:嗯哼!廢話我說的當然好啊!〉

=================================================
原創文章:

題目:心中愛戀             作者:白夜月

第一章

心裡、眼裡都是你的身影
你已占滿我的思緒

『小婷、小婷你在發什麼呆啊!』小優推推眼前發呆的小婷。
『什麼事啊!』小婷沒精神的說著。
小優:『你怎麼了小婷,心不在焉的。』
小婷:『沒什麼啦!』
小優:『真的嗎?快看那不是阿彥嗎!』
『哪裡啊?』小婷慌張的四處看。
小優:『哈,騙你的,我就知道,妳會這樣發呆一定是因為阿彥喔,妳喜歡阿彥對不對啊!』
小婷:『我˙˙我˙˙嗯,我是喜歡他。』
小優:『那妳不告訴他嗎?』
小婷:『我不敢,而且他很受歡迎,有一大群女孩跟著他呢!』
小優:『欸,妳什麼時候喜歡他的啊?』
小婷:『五年前。』
小優:『五年前˙˙˙那不就是小五的時候了!』
小婷:『嗯。』
小優:『為什麼會喜歡他啊?』
小婷:『他很優秀,人長的很帥又溫柔又體貼。』
小優:『是沒錯啦!不過妳也不差啊!成績優異、長的又漂亮、個性又溫柔,是所有人眼裡的校花,有很多人追妳,我很好奇妳為什麼會看上他呢?』
小婷微笑的說:『因為他救過我,或許就是那時候一見鍾情吧!』
小優:『這麼浪漫啊!說人人到喔!』
阿彥:『嗨,早啊!』  小婷:『早。』
小優:『早啊!奇怪那群啦啦隊呢?今天怎麼沒出現啊!』
阿彥:『什麼啦啦隊啊?』
小優:『不知道就算了,沒什麼啦!』
小婷:『要上課了,小優、阿彥別聊了。』
鐘聲響起,老師走進來。
老師:『現在公佈模擬考成績。』
   名次  姓名  分數 滿分
   第一名 黃宇彥 298 300
   第二名 林玉婷 297 300
      :
   第十名 張夕優 282 300
      :
      :
      :
老師:『這就是這次的成績,黃宇彥、林玉婷也是全校的1、2名,明天要上台領獎,知道了嗎!』
小婷、阿彥:『知道了。』
.............................................分隔線.................................................................
第二章

煩惱、離別慢慢靠近我們
選擇即將來臨

隔日
頒獎後第一節課
老師:『下禮拜要舉行畢業典禮了,大家就要畢業了,聯考也快到了希望你們能用功讀書啊,聽見沒?對了,林玉婷、黃宇彥放學後來找我。』
放學後
『老師,我們來了。』阿彥、小婷。
老師:『來了啊!坐下吧。』
小婷:『老師有事嗎?』
老師:『找你們來是想問問已經想好要讀哪間高中了嗎?』
小婷:『還沒有。』
阿彥:『我已經想好了,我要讀體育大學。』
老師:『這樣啊,那小婷老師想幫你寫推薦函到x大附中去,你覺得怎樣?那是不錯的學校可以直升大學喔!你考慮考慮吧!就這樣,你想好在告訴我答案吧!已經很晚了快回家去吧!』
小婷、阿彥:『老師再見。』
.............................................分隔線.................................................................
第三章

答案揭曉
我們不在同路

隔日
教職員辦公室
老師:『你都想好了是嗎?』
小婷:『嗯。』
老師:『那你的決定是?』
小婷:『我接受老師的建議。』
老師:『很好、很好,那我幫你寫推薦函,你也快回去上課了。』
放學後
小優:『小婷,我聽說老師幫你申請的x大附中很早就要去上課了。』
小婷:『嗯,畢業典禮那天就要去報到了。』
小優:『這麼早啊!』
小婷:『嗯。』
小優:『你真的不跟他告白嗎?以後就沒機會了喔。』
小婷:『在說吧!』
小優:『你真是的,咦說人人到喔!』
阿彥:『嘿!你們倆還沒走啊!』
小婷:『嗯,你也是,還沒走啊!』
阿彥:『嗯,我要練球,時間不早了,你們早點回去,免的遇上壞人了,bay。』
小婷:『再見,我們走吧!小優。』
小優:『嗯。』
.............................................分隔線.................................................................
第四章

離別到來
無法說出的戀

幾天後,畢業典禮到了
小優:『哇!畢業了!我真捨不得你耶,小婷。』
小婷:『嗯,我也是。』
小優:『你真的不去告白嗎?』
小婷:『不了,他身邊已經有很多女孩了,我想我還是把這份感覺放在心中吧!』
小優:『你.............算了不管你了。』
另一邊
女孩:『阿彥學長,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
阿彥:『......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很抱歉。』說著話的同時阿彥一直注意著小婷。
女孩:『阿彥學長你喜歡小婷學姊?』
阿彥臉微紅:『嗯。』
女孩:『原來如此,如果是小婷學姊,那我只好放棄了,不過還是很謝謝學長願意聽我告白,對了,學長你和學姊告白了嗎?』
阿彥:『還沒。』
女孩:『那要快喔!聽說學姊今天就要去台北讀書了呢!』
阿彥:『嗯,我知道,謝謝你,再見。』
女孩:『再見學長。』
阿彥:『小婷,你有空嗎?』
小婷:『有事嗎?』
阿彥:『我…我…』
『學長、學姊,來拍張照吧!』
阿彥:『我們去拍照吧!』
小婷:『恩..好啊!』
『我真是個笨蛋,居然說不出來。』阿彥在心裡罵著自己。
『阿彥要和我說什麼呢?』小婷疑惑著。
兩人各自想著……….
『學長、學姊祝你們鵬程萬里。』一群學弟妹說著。
畢業典禮結束後,校門口……
小婷:『爸、媽。』
『小婷,上車吧!爸、媽開車載妳去台北。』
(備註:他們國中在宜蘭,小婷讀的高中在台北,阿彥讀的在屏東。)
小婷:『喔!大家再見了。』
小優:『小婷,要回來看我們喔!別忘了我們喔。』
小婷:『嗯!我會的,再見。』
小優:『再見了。』
阿彥看著小婷上車離開,卻無法將心中的愛說出口,
『我真是笨啊!居然說不出口,這下可好了,小婷走了,不知道哪時候能見到她。』阿彥在心裡想著。
.............................................分隔線.................................................................
第五章

無止境的後悔
我們將永遠分離嗎?

3個月後…………
鈴……鈴…..
『喂..找誰?』阿彥說著。
電話那頭傳來哭泣聲……
『阿彥嗎?我是..小優。』
『怎麼了小優,發生什麼事了嗎?妳怎麼再哭呢?』阿彥著急的說著。
小優:『小婷…小婷…她….』
阿彥急急的說:『小婷她怎麼了嗎?』
小優:『小婷她..出車禍..醫生判腦死。』
阿彥:『怎麼可能…為什麼會這樣..才3個月不見..她竟然出了車禍..我都還沒和她表白呢…為什麼…為什麼…我不相信…小婷在哪裡..我要見她。』
小優:『她在xx醫院裡,喂..喂..阿彥你在聽嗎?』
電話傳來..嘟..嘟聲,小優知道,他往醫院來了。
.............................................分隔線.................................................................
第六章

遲來的告白
卻得不到回應
哀傷無止盡的擴大
最後釋懷、放手
沉靜的接受她永遠的離去…………

病房
一個臉色蒼白卻美麗、沉靜像天使般的女孩躺在病床上………………
此時門被打開,阿彥走了進來。
阿彥:『小婷.. … …』
阿彥看著小婷,心裡充滿哀傷。
阿彥:『小婷妳快醒醒啊!求求妳醒醒啊!我都還沒和妳告白呢!我喜歡妳啊!』阿彥激動的說著,可是卻的不到回應。
此時小優也進來了……





--------------------------------------------------------------------------------
淡淡的憂愁、淡淡的思念,我在遠方祝福著你<p> :加入星創草原吧!


編輯 2005/09/10 02:58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領域~*


 

威望: +1
級別: 天使
積分: 320/32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101593 銀幣
來自: 那的彼端

發佈總數: 1216
註冊日期: 2005/04/28
 


[這篇文章最後由*~寧靜~*在 2005/10/27 11:13pm 編輯]

轉貼文章:
============================================
題目:未命名            作者:斐嵐





「雛田───!?雛田───……」一個有著粉紅色長髮的女孩在花朵遍佈的小山坡上,像是在找什麼似的來來回回奔跑著,直到發現跪坐在花堆中、有著烏黑長髮的女孩,才漸漸放慢了自己的腳步。

  「雛…雛田…妳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叫妳啊!?」因為剛剛短暫的奔跑,她喘著氣對著那背對自己的纖細身影說。

  聽見有人喚她,叫做雛田的女孩慢慢的回了首,黑髮也順著頸項滑至腰際。

  「小、小櫻…?」她的手中握著一朵淡紫色的小花,衣邊的草地上滿滿的都是花草。

  「雛田…妳怎麼一回到木葉就消失不見啦?害我找妳找超久的…搞什麼…我很忙耶,那個叫火影的叫我幫她送一堆雜七雜八的文件……」小櫻的嘴裡不停的唸著,雛田隱隱約約聽到『死老太婆』之類奇怪的話。

  「對、對不起嘛…我一回來就想到…這座山坡上…有很棒的藥草…」雛田怯怯的說。

  「妳講話怎麼還是結巴啊…離開木葉的幾年妳還沒有把這壞習慣改過來嗎?不過妳真的聽我的話把頭髮留長了耶…很適合妳喔…怎麼樣,妳過的好嗎?」小櫻在旁邊的石頭坐下。

  「很、很好阿…學習製作藥水一直是我、我的目標,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是我的夢想…你們呢…?你們都好嗎?」過去的兩年她都不在木葉,直到今天才剛回到這個她出生的地方。

  「嗯…寧次已經變成暗部預備人選囉∼我、鳴人、小李、鹿丸、天天、志乃和牙都升為上忍了…丁次和豬頭井野也在準備下一次的上忍考試了…咦!?妳還沒回去見他們嗎?」

  「啊…嗯,因、因為他們去解任務了,我自己沒什麼事就先到處逛逛…」寧次哥哥…好久沒看到他了…暗部接觸到的任務一定很危險吧…不知道為什麼,她好擔心…

  「糟糕!我怎麼跟妳聊起來了,都忘記原本的目的了,死老…火影大人要妳立刻到木葉醫院去…」

  「好、好的。」雛田放下手上的花起了身,原本採摘的藥草掉了一地…

  「那我先去送文件了喔…真是的,我都快變成『火影專屬打雜工』了…」小櫻嘟著嘴,似乎很不滿自己受到的待遇,雛田微了微笑。

  「對了…妳的藥草還是帶著吧…『妳的』寧次哥哥進行任務的時候好像受傷了…」小櫻戲謔般的笑著。

  雛田的心一揪…寧次哥哥受傷了…?

  「那個傻瓜,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明顯的很誇張啊…」小櫻看著雛田迅速離開的身影,受不了的笑了。她好像看到以前那個傻傻的、追循著曾經是她隊友、現在卻是敵人的他的那個她…

  「不過…堂兄妹…日向一族的宗家與分家…有著這樣身分的兩人,會有未來嗎──…」小櫻望著沒有一朵白雲的湛藍天空,憂心的喃喃自語著……

(第一章 完 2005/10/7)






一個白色的身影快速的進入木葉忍者村的唯一醫院──木葉醫院…

  「喀達!」病房的門開了,雛田氣喘吁吁的進了門,著急的叫著。

  「寧、寧次哥哥…你有沒有怎麼樣…?」她衝到躺在病床上的寧次旁邊。

  「雛田…」一個女生突然叫她。女、女生──!!?

  「啊…」她這才發現,房裡的人(包括寧次)還有鳴人、小李、天天都躺在病床上,綱手大人、卡卡西老師、阿凱老師、井野、丁次、牙、志乃則都在床邊,大家都一臉驚愕的看著她…她真的是雛田嗎…這麼大膽…

  「大、大家都在啊…」她害羞的收回正在檢查寧次傷勢的手,空氣就這麼瞬間凝結了幾秒鐘,沒有人說話…

  「呃…我替大家重新介紹一下好了,雛田剛結束了兩年的藥水製作學習,回到木葉…」綱手有些尷尬的打破僵局…

  「雛田──!妳回來了!!」瞬間爆出歡呼聲,大家都開心的『撲』向眼前兩年不見的好友…

  「哇…好懷念喔!!」

  「這兩年妳過的好嗎?」

  「妳到底去哪了?」

  只有寧次靜靜的坐在床上…雛田…兩年不見了…她變的更成熟了…長長的頭髮映著她的臉頰,少了從前的可愛,多了幾分美麗…沒有她的兩年來,他的心情很複雜…他也弄不清自己的感覺…只是很想見到她,但是當她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喂──你不是一直很想她嗎?怎麼這麼冷淡?」天天小聲的問寧次。

  「………」想她…?這樣就叫做思念嗎…

  「被我說中了吼!哈哈,你幹麻臉紅啊…」天天看著有些害羞卻硬要擺撲克臉的寧次,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被眾人包圍著的雛田注意到了這一幕…寧次哥哥跟天天?他們的感情好像很好…她不想看!她不想看到天天跟寧次哥哥聊的這麼開心…她別過頭…

  「火、火影大人…您叫我來是…?」

  「我都忘了正事了…嗯∼鳴人他們剛剛出任務時受傷了,我已經幫他們的傷口做過初步的處理,妳就做些藥水吧…?」

  「好…我這就去…」她轉身走出病房,沒有再看寧次一眼。

  「長頭髮的雛田好漂亮喔…根本和兩年前的她是不同的人嘛…」鳴人憨憨的說。

  「哼──…」寧次總覺得說這句話的鳴人很不順眼,不過原因是什麼…他也不清楚。天天只是在一旁不停的笑,唉…這個男的怎麼跟木頭一樣…連自己的心意都搞不懂…

  不久…大家都離開了病房,只剩下綱手和受傷的寧次、鳴人、天天和小李。

  「火影大人…關於這次的行動…」天天開口。

  「嗯…?」

  「我們在回來的路上打聽到一個奇怪的情報…」鳴人也不在嘻嘻哈哈,嚴肅的說…

  「有一個被通緝的砂忍正在向木葉靠近…」小李。

  「他的目的是──殺光擁有血繼限界的擁有者──……」寧次講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想的全都是和他同樣擁有白眼的──雛田──……



  「S級通緝犯啊…」綱手拿著手中的資料,喃喃自語著…

  資料的最上方是一張不太清楚的照片,照片上的是一個有著一頭深紫色短髮的小男孩,臉上的輪廓並不清晰,全身卻散發出一種令人起寒顫的邪魅氣質。

  照片的下方則是寫著────

♁姓名:一之讖 滅

♁通緝編號:S17923

♁所屬國:砂忍村(下忍)

♁備註:年僅10歲,六歲時因殺害父母遭捕,被捕後三天殺光駐守的五名上忍後逃出,從此下落不明。

  綱手注意到,跟其他S級的通緝犯比起來,這個小男孩的資料可以說是少得可憐…

  「血繼限界啊…砂忍村的一之讖家…嗯…是個磨練新上忍的好機會。」

  「靜音!」綱手輕輕的放下手邊的資料。

  「啊…!?是!!」

  「帶著我的錢包跟我去收集情報吧!」

  「綱…火影大人…」靜音用幾近哀求的語氣說。

  「走!!」不給靜音拒絕的機會,綱手…不,應該說…『傳說中的肥羊』走出了房門…

  「唉…」靜音捧著錢包,真是的…下個月的薪水又沒著落了…

(第二章 完 2005/10/8)







日向家。

  寧次正練著柔拳的基本動作,一下、一下紮實的打在樹幹上,弄的樹葉不停『沙沙』的搖動著。

  雛田回來了…他卻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她。

  該以分家對宗家的態度?亦或是堂兄對堂妹的親暱?

  他不懂。他總覺得…兩種都不是他要的…

  煩,令人焦躁的煩。

  「寧次哥哥…」熟悉的聲音。

  「雛田…?妳怎麼會在這…?」

  「啊…火、火影大人要我替大家換藥…」寧次注意到她的小手拿著藥瓶。

  寧次點了個頭,拿起身旁的毛巾就坐在石頭上,脫下白色的上衣,露出還裹著繃帶的背。

  「麻煩了…」

  雛田慢慢替他解下繃帶,令人怵目驚心的新舊傷痕映入眼簾…什麼時候受的傷?為什麼她都不知道…小時候的他們總是形影不離的,為什麼現在卻好像有一條深溝擋在她與他之間…是宗家和分家的宿命畫出來的界線嗎?

  「為什麼會想學做藥水呢…?」寧次開了口。

       「因為…因為我也想做些什麼…我不想…總是做個被保護的角色…我一直很喜歡藥草類的東西,如、如果可以…我想做一個製作藥水的忍者…這樣,至少我可以幫到大家…」雛田說著,寧次只是靜靜的聽。

  藥換完了,她替他綁上新的繃帶…寧次回過了頭。

  「妳留長髮了…」他看著她,說。

  「啊…那、那是因為小櫻說,女生就是該留長髮…怎、怎麼了嗎…?」雛田不安的撥了撥烏黑的長髮,就怕寧次不喜歡…

  「只是很不習慣罷了…」寧次淡淡的笑了。

  「妳長大了…好像再也不是小時候,那個總是跟在我身後的小女孩了…」還記得妳總是在遇到危機時喊著我的,那時候那個無助的小女孩到哪去了呢…?

  「小時候啊…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人總是要、要有所成長的吧…我不能總是要寧次哥哥保護啊…」是啊…好懷念從前的日子。雛田望了望身旁的風景…風景依舊,人事已非了吧…

  寧次卻不這麼想…妳不想再讓我保護了嗎…?妳不想在跟在我身後了嗎…?以後我在回頭的時候,會看不到妳嬌小的身影了嗎…總覺得寧次『哥哥』這兩個字好刺耳…

  「啊…我都忘記要幫鳴人換藥了…」雛田看著寧次,顯得有些畏懼…寧次哥哥的眼神怪怪的…她起身便想離去。

  ──────寧次卻拉住了她的纖細的手腕。

  「不准走。不准去任何人的身邊…留在這。」寧次的聲音有些低沉。

  「寧…寧次哥哥…?」

  「叫我寧次。」他起身變抱住了眼前的她,恣意的享受她髮間的芳香,雛田則是嚇得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就這麼任憑他擁著。

  
  涼風吹過──搖動著,樹上繁茂的綠葉……


  『天天…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呢…?』還記得他曾這麼問過天天。

  『就是…想保護她…想被她依靠…想做她的唯一…想永遠陪在她的身邊吧…』她是這麼回答他的。


  天天…或許,我喜歡雛田吧───……


  涼風吹過──搖動著,兩顆悸動的心……

(第三章 完 2005/10/8)






「父親大人…聽說雛田姊姊回來了…請問她在哪裡…?」女孩開心的向自己的父親──日向日足詢問,口氣裡有難以隱藏的興奮。

  「花火啊…嗯…她應該在東院那邊吧,有下人看到…」日足只是淡淡的回應…唉…如果不是火影大人執意要雛田去追尋自己的夢想,現在他又怎麼會為了繼承人的事情煩心…

  「嗯!謝謝父親大人。」花火恭敬的離開父親的房間,便開心的向東院跑去…

  兩年不見了,不知道雛田姊姊過的好不好…她好期待她會像從前一樣,緊緊的牽著她的手,寵溺的抱著她…畢竟,她不曾從父親那邊得到過一絲親情的溫暖,在父親眼裡…她只是個有忍術天份的人,而不是有血緣關係緊緊相扣的女兒…

  她到了東院,看到的畫面卻令她無法相信。

  「寧次哥哥和雛田姊姊…?」她轉身便向來的方向跑回去。

  「我要告訴父親大人…」她開心的跑著,卻不知道,自己衷心的祝福他們,並不代表自己的父親也會…


  雛田走出了日向家,粉嫩的小臉早已紅透。

  『對不起…我失態了…』寧次哥…寧次推開她時,是這麼說的。

  擁抱的感覺真是奇妙啊…不過,這個擁抱代表著什麼?她好困惑、好迷惘,是親情?是友情?───愛情!?不可能吧…

  她決定跳過鳴人,先去找天天。(鳴:喂喂!我的戲份怎麼這麼少?)(作:唉∼不要計較這麼多嘛∼)


  「天天…剛剛…」雛田向天天一五一十的道出了事情的經過…

  「什麼!!?」那個大木頭吃錯藥啦…?

  「天、天天…妳不要這麼驚訝嘛…」雛田有些不知所措。

  「他真的抱住妳了!?」天天問,雛田只是點了點頭。

  「他喜歡上妳了啦!」其實她早就發現了…寧次從雛田離開木葉以後,就常常獨自坐著發呆,當有人提起雛田,才會稍稍的吸引他的注意力…

  「可、可是…」

  「妳也喜歡他吧,看妳這副害羞的模樣,真可愛!」天天笑著。

  「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人啊…」雛田想起自己的父親…她跟寧次?一點機會也不可能有吧…

  「有話直說不是妳的忍道嗎?妳又何必去在乎那些呢…去吧,去告訴寧次妳的心意…我會替妳加油的!!」

  有話直說啊…

  「嗯!!」雛田握起拳頭…她要加油!

  「天天…謝謝妳…」雛田臨走時說。

  「不用謝我啦…但是妳不准失敗喔!」


  雛田離開了…天天獨自一人坐在房裡。

  說真的,她好羨慕雛田…她一直和寧次待在同一組,所以她知道…其實寧次是很溫柔的…只是他不懂得該如何表達而已…

  她也曾努力過,現在,是時候放棄了吧…

  寧次…我很喜歡你…

  不過,從今天起…從這一刻起…那些都只是過去了…外面下起大雨了,為什麼眼淚也跟著不停的掉落?

  風把雲吹走了,雨水落下了,洗淨了這片大地…

  你把我的心帶走了,我的淚水落下了,希望當我的眼淚落完,也能將我心中對你的喜歡洗淨…

  「你們一定要幸福喔…」天天雙手合十,對著天空祈禱著。

(第四章 完 2005/10/8)







夜晚,皎白的月光透過窗櫺柔柔的灑在床邊女孩的臉上,女孩的神情染上了一絲憂鬱的氣息。

  「說要加油,可是該從何加油起呢…?」她抬頭望了望天上的明月,困惑的問。

  沒有人回答她。

  她哭了,她是無助的。只是兩年來她一直盡力不表現出來而已,宗家的命運、父親的唾棄、妹妹的天份一直都在她心裡,無情的折磨著她,為什麼上天還要再給她不會被祝福的戀情…?

  「雛田…說好不哭的…不能失約啊…」她望著自己的小手,輕聲的對自己說。 
  
  「明天…明天我就要跟寧次哥哥說清楚!」她握起拳頭,對著自己發誓。


  清晨,寧次一如往常的做著一個人的修煉,想起昨天他失控做出的事,他淡淡的笑了,在他懷裡,雛田依舊是從前那個徬惶無助的小女孩,他依然是唯一保護著她的人,一切…都會這麼繼續下去吧…一切…都會這麼幸福吧。

  她,是他的。他不會讓任何人搶走她的,對…任何人都不行。

  今天,沒有鳥鳴聲。難道鳥群們都不見了?自由───…?

  他有不好的預感。

  草叢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誰!?你再躲下去,小心我不客氣了!」

  「─────花火!!?」


  早晨。

  剛醒來的雛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陽光刺眼的令她張不開雙眸。

  「雛田姊姊……」門開了。

  「花火!?」她趕緊起過身,抱向自己兩年不見的妹妹。

  「妳跑哪裡去了?姊姊昨天都找不到妳呢,等等喲!」雛田轉身翻了翻背包,拿出了一本厚重的書,打開了其中的一頁,拿起了一張小小的卡紙。

  「來∼給妳。」她將卡紙遞給花火。

  卡紙上有著一朵淡紫色的壓花,並不鮮艷的顏色,並不華麗的形狀,卻有著一種令人自心底喜愛的氣質,花火張大著可愛的眼睛目眩的望著。

  「這、這是姊姊昨天找到的小花,很漂亮吧!她叫做萱草喔…」

  「萱草…?」

  「嗯!姊姊第一次看到紫色的萱草呢…很漂亮吧!萱草的花期只有一天,能讓姊姊找到真的是很幸運呢!」雛田開心的笑了。

  「姊姊要把它給我嗎?」花火聽到它的珍貴,小心翼翼的捧著。

  「對啊…姊姊覺得它很適合花火喲…她的別名又叫──忘憂草,姊姊希望花火永遠都沒有憂慮,永遠都有可愛的笑容喔。」話才說到一半,花火就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

  「花、花火?怎麼哭了呢…」雛田嚇得不知所措。

  「雛田姊姊…對、對不起…」她不停的哭著,慟心的哭聲在小小的房間綿延著,讓人也不禁替她傷心起來。

  「父、父親大人要、要妳立刻去見他…」


  雛田慢慢的走在前往父親大人房間的走廊上,反覆的思索著被叫去的原因…一不小心撞上了一個人。

  「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好熟悉的聲音,她抬起了首,映入眼簾的是──寧次,想起昨天的事情,臉上不禁浮出了一抹紅暈。

  「妳也被日足大人叫來了…?」寧次輕聲的問,雛田只是點了點頭,寧次注意到她正刻意避開他的視線。

  「昨天的事…我並不後悔。」是的,他並不後悔。

  「寧、寧次哥哥…」雛田的頭更低了。

  「寧次。」他輕聲的提醒,並伸手握住了她顫抖中的小手,她的手真小…他想,不知道…以後有沒有再牽她的手的機會呢…他不知道。

  他拉著她,走到了日足房間的門口。

  不管在門後,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他不會退縮,是的,為了他身旁的人兒,他不會退縮。

(第五章 完 2005/10/9)





「叩叩!」寧次敲了敲紙門的木框。

  「誰?」日足的聲音。

  「日足大人,寧次來了。」

  「…還有雛田,父親大人。」

  「……進來吧。」


  「煞────……」寧次拉開了門。

  映入兩人眼簾的除了日足,花火和一些在日向家的元老級人物都坐著,日足的表情是無奈的,花火的眼神中透露著害怕,元老們則是個個都用嚴厲的眼神看著他們…寧次的手牽得更緊了。

  「不要害怕,我在。」他輕聲的在她耳邊說。

  「寧次、雛田…你知道我找你們來的原因是什麼嗎…?」日足開口。

  「不知道…」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寧次的心裡也早有了個底。

  「有人跟我說,他看到你們在東院,嗯…要用什麼字描述呢…他看到你們在東院相擁。」該來的…還是來了…

  「…………」寧次定定的看著日足,雛田只是低著頭,沒有人說話…花火躲在日足的身後,掩面哭泣著。

  「這一切都是我做的,是我強擁雛田的…請不要怪她…」過了幾分鐘的沉默,寧次開了口。

  「請您接受我們。」他的語氣中有著無限的堅定。

  「…………」日足沒有說話。

  「日足大人…既然您沒辦法跟他們說清楚,就別怪我們這些老頭插嘴了。」原本一直未出聲的元老們中,有一個男人向日足說道,日足只是微微的點了頭示意。

  「寧次,你的父親都死了,難道你還不懂分家存在的意義?」得到了日足大人的應允,男人轉向寧次道。

  「分家是為了保護宗家而存在,像你這種分家的人…要我們接受你們?太可笑了!」這次說話的是一個年約50的女人。

  「你額上的咒印告訴你的還不夠多嗎?註定的命運、生下來即有的血緣關係,你們之間是不可能的!」雛田哭了…

  「雛田由我來保護,我會負責。」寧次說,語氣中表示了,他並不想再討論這個問題,他不想吵。

  「你拿什麼來負責?雛田是宗家的人…你有責任保護,但沒有資格擁有。」一個年紀較輕、風韻猶存的女人冷靜的道。

  「用我的性命負責。」從他出生到現在,第一次,他在宗家低聲下氣,竟然是為了他從前一直恨著的她…為了她,這是值得的。

  「出去!不准你再接近宗家一步!」一直沉默著的日足大聲的吼他。

  寧次知道,今天再怎麼說也沒有用了…他轉身就要離去,雛田卻反握住他的手不放,她的眼神中有著無限的無助與不安,這種眼神,他是熟悉的。

  「我會回來的,等我。」他輕輕的用手拭去她臉上的淚珠,聲音中充滿疼惜與溫柔。

  他打開門,離開了…

  雛田的淚如忘記關掉水龍頭般不停的滑落…

  她總覺得,自己再也見不到他了…

(第六章 完 2005/10/9)






「日足大人…寧次少爺來了…」一個樣似下人的少女一邊遞著熱茶,一邊道,語氣中有著些許的不耐煩。

  「搞什麼…這傢伙是認真的…」日足無奈,這已經是第九天了。

  從他將寧次趕出去的九天以來,每一天他都會寄上分家求見宗家的拜帖,然後站在門口等,這一等就是等到晚上夜深人寂之時,才踩著月光回去。

  雛田則是被他關在她的房間,不准她踏出大門半步。

  花火從窗外望著站在大門外那熟悉的身影,心中滿滿的悔恨告訴她,她不能坐視不管,是她害他們的事被日足大人發現的…

  下雨了…寧次似乎沒有離去的意願…

  「父親大人…下雨了啊…這樣寧次哥哥會生病的…」花火用哀求的聲音向自己的父親說,就希望他能改變心意。

  「日足大人…我去請寧次少爺離開吧…」下人起身就要離去。

  「不用了,我去跟他說。」日足起了身。


  「咿呀───……」大門被推開了。

  「日足大人,請您將雛田交給我。」又是這句,只要他見到他好像就只有這句台詞。

  「我再說一次,雛田說她並不想見你。」

  寧次笑了,笑容十分的諷刺。

  「日足大人…自從幾年前的中忍考試後,我就將我心中對父親死去的恨,慢慢變成對您的尊敬,但您竟然會認為這句話就能騙走我?」

  「我一直盡著分家該有的本份,卻要不到一個人?」是啊…他只要她。

  「不是幾個人的問題,而是你要的那個人的身分不允許啊…」他是盡著分家的本份,但他這幾天來的舉動,已經逾越了宗分家的界線。

  「請您將雛田交給我。」寧次重複,日足從沒見過如此任性的寧次…到底該用什麼方法才能制止他…有了!日足原本臉上的溫柔漸漸轉為…嘲弄。

  「你以為她得到你的肯定就會開心了嗎?難道你忘了,她想得到的是我的肯定?唉…想到她在我訊練花火時,那極度羨慕的眼神…真可憐啊…」他望著門外還在淋雨的寧次…日差…你會認同我的作法嗎…

  「你就這樣對待你的女兒嗎?你簡直就是人渣!」寧次能允許任何人用任何字眼羞辱他,卻不准有人對雛田有任何的批評…她是那麼的努力,沒有人有資格否定她!

  「我?人渣?雛田才是人渣!她自己沒有術的天份,這要怪我嗎?她的妹妹的資質比她好,這也要怪我嗎?她根本就是廢物!日向一族不需要她!」

  寧次不想多說…他竟然這樣說自己的女兒…他擺出了架式。

  大雨滂沱,除了不斷落下的雨珠,一切好像都靜止了…

  「你先不要那麼衝動…我有個提議…」日差狠下心,開了口…


  寧次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反覆的想著日足的話。

  這,是最好的辦法吧,只要我離開日向,她就會得到幸福的…她不是一直看著鳴人嗎…鳴人才是守護她的最好人選吧…

  他低下頭,看著自己曾牽著雛田的手,那時的悸動、那時的溫度,此時似乎都已被雨沖的不見蹤跡…他哭了…?他的淚應該早在知道父親已死,了解分家存在意義的那天就已流乾了啊…

  他解下頭上的護額,跪倒在地上,望著水灘中的倒影,額上的咒印彷彿在嘲笑他的痴心…一直努力支持他的堅強也再那一刻崩潰。

  淚…如雨下。


  「你先不要那麼衝動…我有個提議…只要你離開她,我就著手訓練她,我就確保讓她成為宗家的繼承人,我就…肯定她的存在──……」

(第七章 完 2005/10/10)





雛田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床上,這幾天她不知道已經掉多少眼淚了…

  她想著寧次的大手…寧次的淡笑…寧次的懷抱…寧次的溫度…寧次的一切…她好累,為什麼她總是得不到自己要的?

  她一直努力想讓父親認同她…她一直在努力著…

  換來的…是看到自己的妹妹…在父親的懷抱中微笑…

  她努力不去恨花火…甚至愛她、疼她…


  她好不容易得到寧次的認同…更得到她要的愛情…

  換來的…卻是父親的一句否定…

  她該恨誰呢?

  恨自己的父親嗎…?

  恨寧次嗎…?

  恨自己嗎…?


  她恨,恨自己的血…


  「雛田姊姊…」不知何時,花火已經進了門,手上拿著…一封信,和一瓶眼熟的藥瓶…

  「這是…這是寧次哥哥要給妳的…」她的聲音輕輕的,怯怯的。

  「寧次!?他在哪,快告訴我…告訴我啊…」聽到寧次的名字,雛田抓著花火的衣袖問著,這一搖,又搖出了她的眼淚。

  「父親大人不准他進門…雛田姊姊…東西擺在這裡…我先出去了,我是瞞著父親大人來的…」花火出去了,關上了門…雛田好像聽到她在門外抽泣著。

  她望著桌上的東西,猶豫了半晌,抬起了小手,輕輕的撕開了信封…

  信裡──……

雛田──

  這幾天,我慢慢的想通了,我們的身分懸殊,我想…我沒有資格高攀…

  過去幾天發生的事情…請妳就把它放在心底…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妳可以把它當作是一場夢…夢醒了,我們都該回到現實了…請妳將這場夢忘了,無論它在妳心裡,是一場美夢,亦或是一場惡夢。

  我知道,現在的妳一定在哭,不要哭了好嗎…妳已浪費了太多眼淚在我的身上,這,真的不值得啊…

  明天,我就要暫時離開木葉,去執行新交派的S級任務…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妳…如果我沒有辦法再回到妳的身邊,以分家的身分繼續保護妳……請原諒。

  希望下次有幸再見面,妳能以宗家繼承人的身分接受我的拜見。

  希望下次有幸再見面,我能像從前一樣,聽到妳叫我寧次哥哥…

  再見了───……

                                                 寧次

  她的腦中一片空白,她等了九天的時間,為他掉了九天的淚,得到的竟然是他的一句再見…?他不是叫她等他的嗎…他憑什麼說離開就離開…?

  她把信放在床上,起身拿起了桌上的藥瓶…

  這不是前天她臨走前交給他,要他執行任務時隨身帶在身上的藥嗎…?

  她用顫抖的手打開了藥瓶的蓋子,蓋子的背面貼著一張小小的紙條──『謝謝妳。』

  她露出了笑容,淒涼的。

  謝謝我…?

  謝什麼啊…?

  我不要你的謝謝啊…

  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邊啊…


  窗外,寧次、鳴人、小李、天天全都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寧次看著雛田屈膝坐著,不停的用她小小的手拭淚,他的心,好痛。

  「寧次…這樣,真的好嗎…」小李憂心的問。

  「嗯…這是我能給她的一切了…」

  是這樣的嗎…那為什麼…你哭了?

  「鳴人…她…就麻煩妳了…」

  「我不要!這種事情哪有拜託人的道理…」

  「拜託…」寧次頭一次求人,鳴人沒再拒絕,小李和天天只是沉默以對。

  「走吧…我們,還有任務要執行呢…」天天提議,小小聲的,她也感受到了,雛田的難過……和寧次的不捨。

  寧次輕輕的點頭,又深深的望了望窗裡的人兒。

  「如果還是忘不了她…執行完任務我就別再回來了吧──……」他喃喃自語著。


  他該恨誰呢…

  恨日足大人嗎…

  恨雛田嗎…

  恨自己嗎…


  他恨,恨自己的血…

(第七章 完 2005/10/12)







雛田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床上,這幾天她不知道已經掉多少眼淚了…

  她想著寧次的大手…寧次的淡笑…寧次的懷抱…寧次的溫度…寧次的一切…她好累,為什麼她總是得不到自己要的?

  她一直努力想讓父親認同她…她一直在努力著…

  換來的…是看到自己的妹妹…在父親的懷抱中微笑…

  她努力不去恨花火…甚至愛她、疼她…


  她好不容易得到寧次的認同…更得到她要的愛情…

  換來的…卻是父親的一句否定…

  她該恨誰呢?

  恨自己的父親嗎…?

  恨寧次嗎…?

  恨自己嗎…?


  她恨,恨自己的血…


  「雛田姊姊…」不知何時,花火已經進了門,手上拿著…一封信,和一瓶眼熟的藥瓶…

  「這是…這是寧次哥哥要給妳的…」她的聲音輕輕的,怯怯的。

  「寧次!?他在哪,快告訴我…告訴我啊…」聽到寧次的名字,雛田抓著花火的衣袖問著,這一搖,又搖出了她的眼淚。

  「父親大人不准他進門…雛田姊姊…東西擺在這裡…我先出去了,我是瞞著父親大人來的…」花火出去了,關上了門…雛田好像聽到她在門外抽泣著。

  她望著桌上的東西,猶豫了半晌,抬起了小手,輕輕的撕開了信封…

  信裡──……

雛田──

  這幾天,我慢慢的想通了,我們的身分懸殊,我想…我沒有資格高攀…

  過去幾天發生的事情…請妳就把它放在心底…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妳可以把它當作是一場夢…夢醒了,我們都該回到現實了…請妳將這場夢忘了,無論它在妳心裡,是一場美夢,亦或是一場惡夢。

  我知道,現在的妳一定在哭,不要哭了好嗎…妳已浪費了太多眼淚在我的身上,這,真的不值得啊…

  今天,我就要暫時離開木葉,去執行新交派的S級任務…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妳…如果我沒有辦法再回到妳的身邊,以分家的身分繼續保護妳……請原諒。

  希望下次有幸再見面,妳能以宗家繼承人的身分接受我的拜見。

  希望下次有幸再見面,我能像從前一樣,聽到妳叫我寧次哥哥…

  再見了───……

                                                 寧次

  她的腦中一片空白,她等了九天的時間,為他掉了九天的淚,得到的竟然是他的一句再見…?他不是叫她等他的嗎…他憑什麼說離開就離開…?

  她把信放在床上,起身拿起了桌上的藥瓶…

  這不是前天她臨走前交給他,要他執行任務時隨身帶在身上的藥嗎…?

  她用顫抖的手打開了藥瓶的蓋子,蓋子的背面貼著一張小小的紙條──『謝謝妳。』

  她露出了笑容,淒涼的。

  謝謝我…?

  謝什麼啊…?

  我不要你的謝謝啊…

  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邊啊…


  窗外,寧次、鳴人、小李、天天全都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寧次看著雛田屈膝坐著,不停的用她小小的手拭淚,他的心,好痛。

  「寧次…這樣,真的好嗎…」小李憂心的問。

  「嗯…這是我能給她的一切了…」

  是這樣的嗎…那為什麼…你哭了?

  「鳴人…她…就麻煩妳了…」

  「我不要!這種事情哪有拜託人的道理…」

  「拜託…」寧次頭一次求人,鳴人沒再拒絕,小李和天天只是沉默以對。

  「走吧…我們,還有任務要執行呢…」天天提議,小小聲的,她也感受到了,雛田的難過……和寧次的不捨。

  寧次輕輕的點頭,又深深的望了望窗裡的人兒。

  「如果還是忘不了她…執行完任務我就別再回來了吧──……」他喃喃自語著。


  他該恨誰呢…

  恨日足大人嗎…

  恨雛田嗎…

  恨自己嗎…


  他恨,恨自己的血…

(第八章 完 2005/10/12)





時間回到今天早晨,地點是第五代火影的辦公室。

  「寧次…你是這次任務的小隊長…」綱手看著似乎一夜沒睡的寧次,拿著前幾天得到的情報,口氣中有些擔心。

  「我知道,火影大人。」他回答,對於綱手說的話只是一昧的輕輕點頭。

  「寧次…你要知道,這次的任務有些危險,我還是不希望你去冒險,畢竟你也擁有著日向一族的血繼限界──白眼啊……。」

  又是日向一族,又是血繼限界,又是白眼。

  他不想聽,他只想趕快去執行任務,原因是什麼呢…可能是因為不想讓一切有可能傷害到雛田的人靠近她吧…?

  「火影大人不必為我擔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寧次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語氣上很恭敬,實際上卻漫不經心。

  「是這樣…就好。」綱手也不是瞎子,她察覺寧次的異樣,卻也知道,以他的個性,她是問不出原因的。

  「前幾天我跟靜音去收集過情報,聽說一之讖一族在砂忍村十分有名,而後我們又去詢問風影,我愛羅說一之讖一族早在十年前就已消失,我們懷疑這一族的滅亡就如同當年鼬毀滅宇智波一族一樣──」

  「火影大人,恕我冒昧,我想…這個並不是很重要…我先行離開了,我會成功完成任務的。」寧次嘴巴是這樣說,綱手卻感覺的到他想說的是──他根本不想知道。

  「可是──……」綱手話還沒說完,寧次已奪門而出。

  「唉…寧次好像比從前衝動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啊?」靜音正悠閒的坐在窗邊的椅子上,困惑的問,綱手只是搖了搖首,表示自己不知道。

  「火影大人…我們先去吃早餐吧,今天要吃什麼?我不想再吃一樂拉麵了喔…」靜音嘟著嘴,想起前幾天每天三餐都吃拉麵就想吐。

  「啊!!」綱手沒有回答,只是驚呼了一聲。

  「怎、怎麼了嗎!?」靜音也被嚇的從椅子上跳起來,呆呆的問。

  「我忘記跟寧次說一之讖一族的血繼限界是什麼了…」

  綱手靠著牆,滑坐在地板上…希望他們不會發生什麼事才好──……


  氣氛好凝重…從日向家離開以後,小李就一直這麼覺得。天天此時正靜靜的看著寧次,寧次則是一直留戀著身後的一切,頻頻回頭,從他的表情可以知道,他的心情,是複雜的…。

  「這次任務的目標還真奇怪,竟然姓一之讖,什麼怪姓啊?」鳴人抓著寧次早上從綱手桌上隨手拿來的目標資料,傻傻的說。

  「…………」大家只是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繼續向前──向砂忍村前進。

  「而且…他只是個小男孩嘛,這個S是不是印錯了啊…」鳴人又問。

  「我想…他會被列為S級一定是有原因的,不可因為年齡的差距就大意啊…」小李叮嚀著。

  「可是我們是一打四耶…真是的…綱手奶奶出這什麼任務嘛…真小看我們,我們好歹也是四個上忍,其中一個還是暗部的預備人選耶…」鳴人轉頭望著寧次,期望他會應和。

  寧次只是聳了聳肩,又回過了頭…離木葉…離她在的地方已經有一段距離了…他在心裡暗暗的想,就怕他忘掉是自己選擇離開的…

  「寧次…」鳴人似乎對他的態度不大滿意,正要開口,卻看見天天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望著他,搖了搖頭…他也就懶的再開口。

  「我們加快速度吧…不然,天很快就黑了…」天天努力試著微笑,但是她的笑容卻是苦澀的…

  
  「我們已經走半天的路了耶…我好渴喔…我想吃拉麵…」鳴人拖著沉重的腳步說道…是啊…時間,已經接近黃昏了…

  「前面…有水聲。」天天道。

  「真的嗎?」鳴人聽到有水,早已失去理智就要往前跑去,小李卻伸出一隻手擋在他的身前。

  「等一下。」小李語氣中有著警告的意味,鳴人感覺的到他非常緊張,因為──此時他的濃眉向兩隻大蚯蚓般皺在一起。

  「寧次。」小李輕輕的喊了聲,這麼多年來培養的默契告訴寧次,他該怎麼做。

  他結了使用白眼的印,向前方的景況望去。

  前方,如天天所說的真的有水,是一座大瀑布坐落在一個小斷崖上,水嘩啦嘩啦的從高處落下,在瀑布的末端形成一大片薄霧。薄霧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坐在水邊,似乎在清洗著什麼,寧次注意到他的頭髮──紫色的,年齡、髮色告訴他,他應該就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目標…一之讖 滅。

  「……是他。」寧次將白眼褪去,輕輕的向自己身旁的夥伴道。
 
  他們也不多做耽擱便輕步向前走去,最後決定先躲在一叢十分茂密的草叢後,先試探他的實力再做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

  「就是他嗎?」天天問。

  「嗯。」寧次回答她。

  小李伸起右手食指擺在唇邊,正示意他們不要出聲,卻已來不及了,霧中的身影雖然模糊,但小李卻十分清楚的看到,他剛剛回過了頭,眼睛──是深紅色的。

  一陣冰涼,從脖子上傳來。

  原本在霧中的身影此時已消失不見,出現在他們的身後,手上的四支苦無架在四人的脖子上,速度快的讓向來以速度為傲的小李都嚇出一身冷汗。

  「你們…是誰…?也是來殺滅的嗎…?」雖然背對著他,看不到他的臉,但從聲音就可以聽出…他的年齡絕對不超過…十二歲。

  寧次也瞭解到剛剛他在清洗著什麼…是血,他滿身的血腥味告訴他…是血。

  一個可怕的想法竄上寧次腦中…這些血,不是他身後的這個小男孩的──……

(第九章 完 2005/10/15)




「你們…是誰…?也是來殺滅的嗎…?」

  「不。」小李應了一聲,四人都以十分快的速度離開他架著的苦無,可是任誰都看的出來…他們的速度都比滅略遜一籌。

  滅和四人距離十公尺左右,對峙著。

  天天看著眼前的滅,怎麼想都覺得他不是S級的通緝犯,因為除了他的深紅色眼睛和沾滿血跡的衣服,他怎麼看都是個──可愛的小男孩。

  鳴人則是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佐助擁有的眼神──代表深深仇恨的眼神…

  「我們是來阻止你繼續屠殺血繼限界擁有者的…」小李表明了來意,寧次感覺到他在發抖,不只是小李,連他自己看著眼前的滅,都會不自覺的打起寒顫,他不大清楚原因,可能是他天生就擁有一種壓迫感吧。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滅微笑。


  天天先發動了她最拿手的暗器攻擊,但全被滅閃過,自己則是被刺傷左腳踝骨,發出了呻吟。

  「天天!」小李心痛的看著天天的傷勢,轉而憤怒的衝向滅。

  他用他最擅長的體術攻擊,速度快的連寧次都嚇了一跳…他的速度,又加快了啊…

  時間過去,小李解下身上所有的繃帶,也使用八門遁甲開到了第七門──驚門,但是攻勢都一一被滅擋下,只受了點輕傷。

  「能傷到我啊…速度不錯。」滅依舊只是輕笑著,舔了舔手臂上的傷口。

  小李開到七門,身體已經幾乎經不起負荷了…滅一瞬間又出現在他的身後,拿著苦無就往他腰間刺去,小李應聲倒下。

  「小李──!!」鳴人緊張的要扶起小李,卻發現他已不省人事。

  「你在苦無上下了毒,對吧?」寧次淡淡的問,滅又輕笑。

  「大哥哥,快決定誰是下一個倒下的吧。」他的衣服上的血跡更多了…

  「你是日向一族的人吧…把你留到最後吧,滅很快就會幫你解脫了。」他看著寧次,眼神竟變成──憐憫。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看見隊友一一掛彩,鳴人憤怒的吼著。

  數分鐘後──

  「我欺人太甚嗎?為什麼…為什麼都沒有人了解滅的痛苦…」怨恨的雙眼瞪著此時已昏倒在地上的鳴人。

  「你懂吧──」他看著剩下的寧次,嘴角又彎起。

  「日向家的大哥哥,擁有天生即有的記號很痛苦吧…」滅掏出了雙鉤,鐵製的鉤子上沾滿了早已乾掉的血跡。

  是啊…很痛苦。

  「滅就要幫你解脫了…」他微笑著。

  是嗎…你能幫我嗎?這樣…也好。

  寧次毫無鬥志的站在滅的身前,任他擺佈。


  劇痛讓寧次不禁出聲大叫,嚇起了草叢中的群群小鳥。

  雙鉤…深深的刺進了他的雙眼,血光四濺,他慢慢的倒下。


  空無一人的火影辦公室內,桌上擺著一份不大起眼的文件──

  一之讖一族──擁有影響非凡的預言能力,是古老的忍者家族,一直十分尊敬砂忍的風影,所以一直以保護風影為使命。一之讖一族的小孩出生即有血繼限界,但在十歲之前無法自由控制,直到心智穩定到一定程度後可自由控制此能力。四年前嫡長子因受不了此種血繼限界而動手毀了此族……


  寧次倒在地上,他笑了,淚水也混著血水從眼角滑落,他知道…他的雙眼廢了…他的白眼沒了…他和她最後的牽絆也消失了…

  「謝謝你…」他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謝謝…我?大哥哥…為什麼…為什麼你還笑的出來…?」滅哭了,他不懂,為什麼他被自己傷害了,卻可以高興的向他道謝…

  「滅…你活的很痛苦吧…」寧次虛弱的說。

  「大哥哥懂嗎…?」寧次聽到滅在他身旁跪下的聲音。

  「大哥哥很愛一個女孩…可是那個女孩因為跟我一樣擁有同樣的血繼限界,大哥哥就不能跟她在一起…現在…或許是我最幸福的時候了吧。」

  「對不起…」寧次感覺到有一兩滴溫熱的水滴滴在他的臉上,是滅的淚。

  「沒關係,滅乖…」他伸手摸了摸他柔順的頭髮。

  「大哥哥很喜歡那個女孩嗎…」

  「嗯…很喜歡…真的,很喜歡…」他昏迷了,隱隱約約聽到綱手和小櫻前來後援時著急的聲音…但,一切都不重要了…真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雛田…我可以就這樣死去吧…

  雛田…我們這樣,太痛苦了…

  雛田…妳會同意我所做的事吧…

  不准再哭了喔…

  有妳在我的心裡,我很幸福…

(第十章 完 2005/10/16)




【第十一章】

  這裡是哪裡…?

  我…沒死嗎…?

  我還看的到…這…是夢吧?

  那個靠著窗的背影…她,是誰…?

  雛田嗎…?

  為什麼哭了呢…不要哭了…

  快回過頭啊…

  讓我再看一眼妳的樣子,

  醒來之後,我就再也看不到了妳了啊…


  寧次驚醒。

  真的是夢啊…不過,這個夢…好真實,他的汗涔涔落下。
  
  夢裡他將雛田轉過來面對他的時候…那是真的嗎…?為什麼…為什麼雛田的眼睛卻像是被挖空似的,不斷淌著鮮紅的血…?

  而且…她,在笑…她真的在笑…就跟他的白眼被滅鉤掉時的樣子一模一樣…

  寧次的雙眼被一大堆的繃帶包著,無法張開雙眼的他,只是靜靜的思考著那一幕。

  心,還會痛啊…他,還是愛著她啊…

  這裡,充滿濃濃的藥味,卻有種令人安心的感覺…他十分確定,他已經回到木葉村,而他所在的地方───是木葉醫院。

  我真的活著回來了嗎…?這該不會,只是另一場夢吧…?

  突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寧次∼有好點了嗎?」小櫻的聲音。

  「我怎麼會有妳這笨徒弟,寧次還在昏迷,怎麼回答妳啊?」綱手不大耐煩,似乎『輕輕的』敲了一下小櫻的頭。

  「喂!很痛耶∼妳謀殺親徒啊?」唉…她們還是會鬥嘴啊,如果是夢,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寧次想。

  「幫他換一下眼睛的繃帶吧…」綱手沒理會她的抱怨,說。

  小櫻哼了一聲,輕輕的將寧次扶起,開始拆解繃帶。

  「對了…那個通緝犯現在在哪?」綱手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

  「噓∼他現在不是通緝犯囉,他真的好可愛喔∼簡直就是一隻無敵小正太,現在暫時是把他寄放在天天家,現在的他每天都在吵要來看看寧次呢!」小櫻用著一種夢幻似的聲音說。

  「你們也太誇張了吧!他好歹也是砂忍村的通緝犯耶…我愛羅沒有說什麼嗎?」綱手有點擔心的問,她這徒弟怎麼比當年的她還任性。

  「妳上次不是有簽一份文件,那就是拜託我愛羅別追究的通知信啊…」小櫻似乎特別想將這一句輕描淡寫的略過去,不過從綱手拍桌的情況就可以知道,她失敗了。

  「喂!我怎麼都不知道有這回事?」她怒氣沖沖的問。

  「妳那天就奇蹟似的小贏了一把,回來高興的要死,看到什麼就簽什麼,說不定把賣身契放到妳前面,妳都會開心的簽上妳的大名呢!」既然橫豎都是死,那就多說幾句吧!

  不知不覺,繃帶已經拆完了…寧次聽到打開櫃子的聲音,應該是小櫻在找新的繃帶吧…他試著張開眼睛…好亮,他努力將雙眼撐開,映入眼簾的,是木葉醫院的天花板。

  「寧次!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小櫻激動的搖著寧次。

  寧次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為什麼…?雖然模糊,但是…他看的到。

  「你已經睡死半個月了耶…你看的到嗎…?」綱手舉起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嗯…只是…我的眼睛不是…」他困惑的問。

  「呃…」綱手似乎在隱瞞什麼。

  「就是雛田啊…唔…」小櫻話才說到一半,綱手就急急忙忙的捂住她的嘴,並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寧次緊張了…他的眼睛跟雛田有關係…?難道那個夢是在意味著什麼…?

  「告訴我,怎麼了。」他瞪著綱手,之前的尊敬已消失不見。

  「沒什麼…是小櫻她說錯了…你不要在意…」

  寧次憤怒的站了起來…他心慌了…他們究竟在瞞著他什麼?

  「她在哪?」他的口氣有著威脅。

  「好吧…她…她在隔壁房…」綱手靜靜的說。

  「你進去不要太衝動,要冷靜啊…」她似乎想提醒些什麼…但是早已消失再門外的寧次一個字也沒聽見。

  她怎麼了…為什麼會在醫院裡…?她受傷了嗎…?

  他推開了厚重的房門…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靠著窗的背影…

  ……就跟夢裡的一樣。

【第十一章 完 2005/10/23】


編輯 2005/09/14 02:28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冰靈☆

職位: 少尉
門派: 星天仙惡喵K漫

 

威望: SE
級別: 大法師
積分: 330/33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344 銀幣
來自: 夢之月

發佈總數: 10028
註冊日期: 2005/04/21
 


[這篇文章最後由↗千夜☆在 2005/09/27 03:15am 編輯]

原創文章:
================================
題目1: 愛戀           作者:千夜

自你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發覺我常常偷望你
偷偷喜歡著你的笑容
偷偷喜歡著你的溫柔
直到那天......
那天你對我說的一句話
至今我從未忘記.....
「我喜歡你」
我真的真的很高興
但是如今我已失去愛人的能力
對你......我唯有放棄.......
我真的真的很不捨得
可是,你還會愛我嗎?..........
不....你不......我的生命一天一天逝去
你就留住我給你最好的回憶.....
好好生存下去吧........


================================
題目2:Ending         作者:千夜

You were eveything for me
You were my treasure
But you forgot , forgot all the memories that we have had
That's so close to me
but it just fade away
Don't you , Don't you
can't remember me
even a little, a little
I will very happy to see that.....................
Today gone past.........
You have been already get married........
that's she............
I never forgot her.........
Is she try to get close to you
Is she try to hit me
Is she try to hurt me
but you , even a little
you can't see it.......
Because you have already fall into with her.............
And I only can get the pain forever..........


================================
題目3:依靠            作者:千夜

當混沌初開,你我相存
當天地幻滅,你我相依
當山崩地裂,你我相伴
當你我分離,我倆永記


--------------------------------------------------------------------------------
加入吧!
~※漫畫天國※→希望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畫作 / 想踢館 / 喜歡漫畫的~都請加入吧!!→狂徵會員~^^~ 點圖加入§K隆星球§


編輯 2005/09/14 03:45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馬拉

外號: 阿Mara
門派: 星原+殺籬+sky+雪

 

威望: 0
級別: 天使
積分: 440/44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13673 銀幣
來自: 彭哥列

發佈總數: 1423
註冊日期: 2005/02/12
 


這主題的相關圖片如下:
按此在新視窗瀏覽圖片

原創文章:


題目:希望之燈        作者:雪薇



我的四周.......

是一片黑暗之時

是妳.....

為我點亮希望

為我的未來....

帶來色彩


或許現在.....

妳早已不在.....



妳∼永遠是我心中那盞....

希望之燈





--------------------------------------------------------------------------------
點圖加入 點圖加入            點圖加入


編輯 2005/09/18 07:39a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儚、澐

外號: 雲、
門派: 黑日美星死愛妖血滅

 

威望: SE
級別: 聖騎士
積分: 390/39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2067 銀幣
來自: 保密

發佈總數: 127
註冊日期: 2005/08/07
 


原創文章:
================================
題目:幸福是....             作者:翼雲

幸福是-------

春風吹拂下,有你相依

炎炎夏日裡,有你相伴

秋風蕭瑟時,有你相畏

冬日咰咰下,有你相陪


--------------------------------------------------------------------------------
輕柔ㄉ綠草,花苞綻放的瞬間,飄著花香的微風.....和你一起玩味....充滿生命ㄉ世界,享受活著的世界的幸福。<br><br>[/img] <br> <br>


編輯 2005/09/20 01:09a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風兒

門派: 文研社+彼筆+妖星漫憶

 

威望: 0
級別: 精靈使
積分: 1510/151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2361 銀幣
來自: 銀色國度

發佈總數: 3397
註冊日期: 2004/10/17
 


[這篇文章最後由風兒在 2005/11/30 01:30pm 編輯]

原創文章:

題目:心情感想紀錄             作者:風兒
─守護─
每個人心中一定會有想守護的東西
 不論是有形的東西或無形的信念
那個想全心全力保護的事物
  可是畢竟人類在是世上如此無力
 渺小的存在─
無論變得更堅強或更強悍
   都無法永遠守住
 即使得到力量
也會遇到擁有更強力量的人
  也同樣的是為了珍愛之事物而戰
有最堅強的心也會悔恨自己能力不足
 吶喊為何自己如此無力?
  每每讓它們消失
可是就算有再多這樣的經驗
  在下一次依舊想挺身捍衛
   這是言語也無從解釋的心情
 就張開雙手盡力去保衛屬於自己
─那個絕不想失去的東西
後記:
這篇是2005.9.3寫的,看過好多人(←動漫角色)都曾因為失去最珍惜的事物而沉落黑暗,說:已經放棄一切了!可是下一次,還是站出來保護眼前的一切.....
-------------------------------------------------------------------------
原創文章:

題目:心情感想紀錄             作者:風兒
─微笑─
〝你微笑世界就跟著你微笑〞
 這樣一切都會變的更美好
  所以...請你微笑吧!
 我會讓更多人微笑
雖然我一人的力量是如此微不足道
  但我會漸漸改變別人
慢慢的...
  一定會形成足以撼動世界的巨大能量
    即使有時會哭泣
 也希望你能在最後給自己一個微笑
如果不能─
  那我來達成你的心願、我能幫你嗎?
你會微笑嗎?
   無時無刻微笑著─
     因為他是一種
  絕不虛偽
   最真誠的言語
    能輕易傳達
 最單純的心情
所以...
  請你微笑吧!
後記:這個是2005.9.3的紀錄,我想把它寫成長篇的文章,來源是RO的改版〝P.S你今天微笑了嗎?〞,到底如何讓一個人打從心底微笑呢...?     


--------------------------------------------------------------------------------

某聲音:好久不見啦!

我:嗯,抱歉讓你久等了。


改版的無名 Wonderland

歡迎對文學有興趣者加入敝社──


編輯 2005/10/01 09:05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絕版冰


 

威望: +1
級別: 大天使
積分: 2450/245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1046 銀幣
來自: 絕版帝國

發佈總數: 2470
註冊日期: 2005/08/01
 


[這篇文章最後由絕版冰在 2005/10/24 07:18pm 編輯]

原創文章:

題目: 空           作者: 絕版冰

厭倦了
看著不知如何是好...
鏡中的我
不再是我
只剩下軀殼
如空殼般的生活
如空盪般的體會

我說過
一旦我倦了
我...
就不再是我了

一如往常
相同
同樣的厭倦
同樣的感受
同樣的空洞
不一樣的
是空虛的我


在你的世界裡
得到
救贖
卸下的
只是屬於心靈的包袱

我是空虛 空盪

不再是以往的我


是屬於我的寂靜


--------------------------------------------------------------------------------
『究竟要以怎麼樣的速度活下去,才能再度見到你?』


編輯 2005/10/23 01:59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優希〃


 

威望: SE
級別: 精靈使
積分: 300/300
獎金: 0 銀幣
現金: 34833 銀幣
來自: 保密

發佈總數: 4636
註冊日期: 2005/07/22
 


[這篇文章最後由優希"在 2005/11/09 02:28pm 編輯]

(優:等、等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是啊∼我完全聽不懂。。。)

(月:不懂就別來!ˋˊ)

(我也要來寫詩≧口≦)

原創文章:

-*-*--*-*--*-*--*-*--*-*--*-*--*-*--*-*-

題目:暗戀-我已無所謂。


不知道  我們之間

是否已畫下句點

在你我之間

沉默是唯一的語言

對我來說

我們的從前

只是一瞬間...

只是....一瞬間...

你是否知道...

我已經無所謂...

-*-*--*-*--*-*--*-*--*-*--*-*--*-*--*-*-

題目:我們的從前。

我,痛苦不已。

我,心痛不已。

我,無法相信。

我,絕望落魄。

我,喪失了光彩...活潑、可愛。

為什麼,我愛上了你?

為什麼,你忘了我?

為什麼,你移情別戀?

為什麼,當我需要你時,你卻不理我?

為什麼,以前,我總覺得你對每個女生都好,但...對我卻有種莫名的感覺?

以前,我們每天都在一起;稱兄道弟,雖然沒說出來,但是我們的心裡都知道...

   我們對對方的感覺。

以前,你每節下課都會來找我,而現在,我的地位,卻換成了別的女生?

以前,我們是班對,被幫上的同學支持、被別人重視、祝福。現在,我變成了祝福你的人

   ,在旁邊,默默的祝福你。

可是,為什麼?難道,你是那種花心的男生嗎?

你對每個女生都好,所以,很多女生因此而愛上你,你知道嗎?

你,不知道,其實,對每個女生都很溫柔...是傷了她而已...

既然知道,就別再這樣了。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即使現在你已經失去我了,你也不會難過吧!?

哼...

你知不知道,我對你的那顆真心....

-*-*-*-*-*-*-*-*-*-*-*-*-*-*-*-*-*-*-*-*

題目:至少曾經擁有。


 是陶醉過的,只是時間過去了;

 是相愛過的,只是時況不同了;

 是快樂過的,只是一切都過去了.....

時已過,境已遷,要用微笑想念,而不是淚水。

讓該改變的改變,該發生的發生,這本來就是會千變萬化的,我該要從早就知道。

所以,微笑去想念。

既然曾經感謝花開,那也該用同樣的心情感謝花謝。




如果有什麼不對。

要告訴我>口<。

但不要罵我押。。。。我也不知道要幹嘛(笨笨的)

反正。不要扣威望阿∼∼∼∼∼∼∼∼∼
   


--------------------------------------------------------------------------------
 憿@國 中 生 的 優 希 

還是跟以往一樣,一直一直沒有改變 × 
 輕鬆生活 → 每天讀到 1 1 : 0 0  7 : 0 0 準時 get up 。
已經沒有任何時間可以上網 … 

 遄@優 與 樹 國 中 生 涯 


編輯 2005/11/09 02:27pm IP: 保密 贊助x0   0銀幣   0積分
這主題共有 2 首頁 [ 1 2 ] 最後一頁 轉至
 

快速回覆主題 45-45
輸入用戶名稱和密碼 用戶  密碼 忘記密碼
上傳附件或圖片
(最大容量 64KB)
選項

顯示您的簽名
表情符號轉換
 預覽是 

請輸入所顯示字串  
 
 頂端 加入最愛 寄給朋友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言者之個人意見,與 漫畫村莊 立場無關

 

原作程式版權:CGI 編程者之家  程式編製:山鷹(糊)、花無缺  正體中文化:認證論壇
程式修改、美術設計、文字編輯:ANDREW0668   版本:ANDREW0668 EDITION V8.3

Copyright © 2002-2012 漫畫村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31-200(39-5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