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 訪客登入免費註冊在線搜尋新題說明
漫畫村莊2區無限區域   古龍國 BR24論壇 home

漫畫村莊
同人文創作區 [返回]
【原創】犬夜叉 殺籬  因妳而變

發新主題 開新票選 您是第 1150 位讀者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主題 - 【原創】犬夜叉 殺籬  因妳而變 回覆主題          
guest (訪客)

- 未註冊 -


威望:
級別:
積分:
獎金:
現金:
來自:

發佈總數:
註冊日期:
 


來了喲!話說能發言嗎(汗


編輯 2015/03/26 00:39am IP: 保密
guest (訪客)

- 未註冊 -


威望:
級別:
積分:
獎金:
現金:
來自:

發佈總數:
註冊日期:
 


啊可以www


編輯 2015/03/26 00:41am IP: 保密
緋虹


 

威望: +1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955/965
獎金: 330
現金: 9487
來自: 世界的一角

發佈總數: 288
註冊日期: 2014/08/02
 


妳搞笑啊


--------------------------------------------------------------------------------
你─或許沒看到,但,在我的雙頰
有著因悲痛與恨意而流的血淚...
全部...都是為了你


編輯 2015/03/26 07:11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呆喵neko

外號: 呆喵子



威望: 0
級別: 新手上路
積分: 325/325
獎金: 0
現金: 338
來自: mafu身邊

發佈總數: 1
註冊日期: 2015/03/26
 


我是在搞笑沒錯(kira✨


--------------------------------------------------------------------------------
まふまふ是我的不服來戰(x


編輯 2015/03/28 07:07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緋虹


 

威望: +1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955/965
獎金: 330
現金: 9487
來自: 世界的一角

發佈總數: 288
註冊日期: 2014/08/02
 


[這篇文章最後由緋虹在 2015/04/07 08:56pm 編輯]

第三十二章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在殺生丸懷裡的阿籬,悄聲的說著,在殺生丸衣領上的玉手,抓的更緊了

「為什麼?…」
殺生丸挑了挑眉,這小妮子…在亂想什麼

「我以為你沒發現我被抓走了…」
衣領上的手,攀上了頸子,身子微微顫抖
「我好怕……」

「只是這個原因啊……」
淺笑著,與自己所想的答案不同,殺生丸鬆了一口氣

「咦?…」
疑惑的看著淺笑著的殺生丸,阿籬不解

「不管妳身在何處,我都能找到妳,不管妳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會馬上去救妳…所以…用不著擔心」
增加了手的力道,將懷中人兒抱得更緊,殺生丸安撫著她

「嗯!」
懷中人聽到這個保證,感到十足的安全感,空氣是冰冷的,心裡卻…暖暖的


===================


回到營地,阿籬再次洗了一次澡,換下了殺生丸的和服上衣,穿上自己的備用制服,把和服還給殺生丸

(作者:因為被淫魔污染了… 淫魔:說什麼啊!把我當髒東西似的#^ ^||| 作者:殺生丸這麼認為啊  殺:【冷眼瞪向淫魔】  淫魔:瞪我也沒用啊,是作者指使我的^ ^   作者:劇情需要,所以還是錯在你,誰叫你乖乖聽我的??  淫、殺:……)                                                    

阿籬也很累了,開始愛睏了

「殺生丸~我們要睡囉!~」
阿籬拿出自己帶來的毯子給了小鈴一條、自己一條,選了棵樹就地而坐,蓋上毛毯準備睡了

「阿籬!…過來…」
只喚了聲她的名字,不多加解釋,殺生丸要阿籬過來

「啊…好!,小鈴,一起過來吧」
阿籬也清楚殺生丸的意思,像是心有靈犀,阿籬牽著小鈴到殺生丸面前

「是?」
不明白阿籬為什麼要說“一起”,小鈴歪著頭,在火堆旁取暖的邪見也一頭霧水

籬很自然的在殺生丸跨間坐下,抱著鈴,靠在溫暖的胸膛,這麼一來連毛毯都不需要了,因為有了殺生丸尾巴,光是靠這尾巴就很保暖了

這下兩隻小東西都了解殺生丸的意思了,邪見下巴都快塌了,小鈴則很高興可以摸到殺生丸毛茸茸的尾巴

「睡吧…」
拉起了自己的皮毛蓋在兩人身上,輕吻了阿籬的面頰

『晚安,殺生丸\殺生丸大人…』
一大一小的女孩,異口同聲說著一樣的話,只不過其中一個加了“大人”

『呼……』
才剛說完兩人就閉上眼進入了夢鄉

看著這兩個睡像相似的小鬼(對殺生丸來說兩個都是小鬼啦),殺生丸笑了

然而這一切邪見都看在眼裡,看到跟隨多年的主子露出這不可能的笑顏,他打了個寒顫,坐在火堆旁的他更冷了

“殺生丸少爺…也把這份對人類的溫柔分給小的吧~我邪見好命苦(冷)啊~QAQ”【暗自低泣中】

(作者:你會把殺生丸的皮毛弄髒  邪:我從之前就很有意見,妳怎能直呼殺生丸少爺的名諉??  作者:你管我  )


==========================


清晨……


在早晨的第一道金黃的朝陽照射之下,阿籬白皙粉嫩的美面,更顯美的脫俗,細長的睫毛微微顫動,雙眸緩緩睜開,卻被刺眼的陽光直射,玉手慵懶的遮住了雙眼

「唔嗯~」

「你醒啦~殺生丸」
適應了光線,阿籬睜開眼睛,一抬頭,就是看見殺生丸正看著自己

「我一直是醒著的…」
又輕又柔的撫著阿籬的髮絲,殺生丸說著

「你不累嗎??」

「別忘了我是妖」

「!……」
「呵呵…說的也是呢」
籬的表情一瞬間的僵硬像是意識到什麼,隨即又笑笑的,只不過那笑很假

老實說,阿籬每次想到殺生丸是個不折不扣的全妖,心中就充滿了惆悵感,眼前的大妖怪,不知活了幾千幾百年,對他來說可能只是過了一生的前頭而已,離死亡還有很長一段時光。而自己,可能再活個七、八十年一生就結束了,對妖怪來說不過是彈指一瞬,一晃眼就過去了,自己還能陪他多久???我死了,他還會記得我嗎??況且,他也不會老化,等我變成老婆婆了,總覺得兩人在一起會很尷尬,那會是什麼樣的畫面啊

「……不准胡思亂想!」
看出阿籬的表情,殺生丸也清楚她在在意什麼,但是,這種不是問題的問題,殺生丸一點也不在乎,他只想好好珍惜她,僅此而已…

「我永遠都會陪在妳身邊,一輩子…」

「這…這……這算…求婚嗎??////殺生丸…」
一向純情的阿籬,聽到了攸關一輩子的保証,臉紅紅的問

「差不多意思…」
回答倒是很乾脆,殺生丸沒半點猶豫

「唔哇~殺生丸大人跟阿籬姐姐求婚了耶」
在阿籬懷中的鈴也醒了,一大早起來,小傢伙就很有精神

「什麼!???~殺生丸少爺跟人類求婚!!!!?」
裹著毯子,緊緊抓著人頭杖跟阿哞窩在一起淺眠的邪見,聽到小鈴的大嗓門,就是如此勁暴的內容,慌忙的站起

「殺生丸少爺~萬萬不可啊~~身為西國第一順位繼承者絕對不可這麼做啊!請別踏上先王犬大將的後塵,小的是為您好啊~」
邪見飆著淚,上演忠臣“感人”獻上諫言的戲碼

“咚!”
隨腳踢了一塊石子,殺生丸散發的低氣壓,目標是邪見

「小的多嘴…」
自覺多話了的邪見,立刻閉上嘴巴

“犬族都喜歡人類??QΔQ”(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開個玩笑別生氣】)


========================


早餐很簡單,就吃吐司配水,因為食物有限

吃完早餐,一行人上路,上路去哪呢??

可以說是漫無目的,也可說是漫有目的,依阿籬來說是去蒐集四魂碎片,對殺生丸來說,是碰運氣找到奈落,之後把他殺了。但絕大多數的四魂之玉,現在都在奈落手上,基本上也幾乎蒐集不到。而之前救了阿籬免死於蜈蚣妖的“毒嘴”(被吃掉)下所得到的戰利品──四魂碎片(詳情請看前半段某篇文章),殺生丸也確實交給阿離保管了。


=================================


“…總覺得昏昏沉沉的,還有點痛”
走在殺生丸身邊的阿籬,摸上自己的太陽穴

“大概睡太少了吧…”
沒有太在意,阿籬繼續走著

一行人走在原本冷暖適中的晴天下,走著走著,遠方飄來了濃厚的烏雲,原來晴空萬里的天空,很快,便被遮蓋住了,降下了冰冷的滂沱大雨

「唔哇~下大雨了」
阿籬趕緊拿下包包,拿出了摺疊傘,撐開,往小鈴那快步走去

礙於身高問題,也怕小鈴淋到雨,阿籬索性一把抱起小鈴,一邊撐傘

「謝謝阿籬姐姐」
小鈴天使般的微笑,在冬雨中,似乎也感受到了溫暖

「不會…」
報以相同的笑,阿籬覺得這小女孩真是可愛

小小年紀就失去雙親,而且已死過一回的鈴,既能如此保持兒童應有的活潑、天真,還真不簡單,是因為殺生丸的關係嗎??還是說……在那幼小的心靈中,也是有些許隱藏的陰影呢?…應該都有吧………

這個想法、疑問,在阿籬心中徘徊不去。是出於同情呢??還是本性呢??總之,阿籬想好好保護、照顧好小鈴


………………


走了不知有多久,路邊正好有個大石穴,在最前頭的殺生丸停下了腳步

「唔呃!」
在想心事的阿籬,沒注意到前頭的人停了下來,就這麼撞了上去

「怎麼了?殺生丸?」

「在雨停之前,先休息吧…」
顧慮到身後兩個人類,殺生丸決定在石穴等雨停後再繼續上路,畢竟,要是她們感冒就不好了


=====================


在石穴裡,很陰冷、潮濕,不過有什麼辦法?外頭下著大雨,就算撿了木頭,也直是白撿,全濕的木頭,根本沒法生火

阿籬跟小鈴抱在一起,窩在阿哞身上取暖,殺生丸坐在一旁,頭髮都濕答答的,但是,衣服卻絲毫未被影響,完完全全呈乾燥狀態

「哈啾!…」
此時,突然傳出了噴嚏聲

「籬……妳感冒了…」
不是問句,更不是否定句,這是確確實實肯定句,此話來自殺生丸

「咦?」
先是不解,後一刻恍然大悟

阿籬觸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才發現,燙的不得了
是說,他怎麼知道的?

放下這問題不管,阿籬從大黃包包裡拿出了藥箱
「放心啦~我的醫藥箱裡有很多藥,為了以防萬一」
是的,阿籬帶的藥箱裡,什麼都有,全部都是媽媽放進去的

「嗯…」別讓我擔心……
在別人面前,殺生丸不會說多餘的話(對他來說),除非,當下只有阿籬和他兩人,否則想說的話他只放在心中

殺生丸才剛回答完:嗯…,後一刻,那綠色的身影就倒向懷中的橘色身影上,後者,則是很慌張

「阿籬姊姊~~殺生丸大人,阿籬姊姊昏倒了」
小鈴用盡吃奶的力氣,支撐著身上的“大人”,她快要被壓垮了

「這傢伙……真遲鈍」
抱起了阿籬熱燙的身軀,殺生丸一臉無奈……

不過,這也是殺生丸的錯,誰叫他自己昨夜沒保護好她,讓她被淫魔抓走、讓她著涼

殺生丸坐了下來,打開了醫藥箱拿出了退燒布,撕開了包裝,為阿籬貼上。好在他有在現代好好學習,如何使用現代藥品,若現在抱著阿籬的是犬夜叉的話,他大概會手忙腳亂吧…







               

                                        待續~~


--------------------------------------------------------------------------------
你─或許沒看到,但,在我的雙頰
有著因悲痛與恨意而流的血淚...
全部...都是為了你


編輯 2015/04/07 06:51pm IP: 保密 贊助x1   100   5積分
緋虹


 

威望: +1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955/965
獎金: 330
現金: 9487
來自: 世界的一角

發佈總數: 288
註冊日期: 2014/08/02
 


發文囉~
有等到想要扁人的衝動嗎?


--------------------------------------------------------------------------------
你─或許沒看到,但,在我的雙頰
有著因悲痛與恨意而流的血淚...
全部...都是為了你


編輯 2015/04/07 06:59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伊克

外號: 伊大爺

 

威望: 0
級別: 新手上路
積分: 280/345
獎金: 200
現金: 382
來自: 不知道

發佈總數: 9
註冊日期: 2015/04/08
 


不愧是緋虹 讚喔


--------------------------------------------------------------------------------
無所事事是我的代名詞


編輯 2015/04/08 10:45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緋虹


 

威望: +1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955/965
獎金: 330
現金: 9487
來自: 世界的一角

發佈總數: 288
註冊日期: 2014/08/02
 


謝啦


--------------------------------------------------------------------------------
你─或許沒看到,但,在我的雙頰
有著因悲痛與恨意而流的血淚...
全部...都是為了你


編輯 2015/04/09 07:05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緋虹


 

威望: +1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955/965
獎金: 330
現金: 9487
來自: 世界的一角

發佈總數: 288
註冊日期: 2014/08/02
 


第三十三章


(故事進展會加快一點點,少部分劇本是按照原作步調)


阿籬燒退後,雨也停了過後,在殺生丸一行人的旅途中,他們好巧不巧又碰到犬夜叉他們,剛牙也在內,而桔梗正被奈落的蜘蛛絲纏繞,被瘴氣入侵,阿籬也無意間被蜘蛛絲波及,心被染上了汙點,無法拯救桔梗。即使如此,阿籬的內心還是想幫助桔梗,淨化奈落的蜘蛛絲,因此,桔梗告訴她,必須去一座叫梓山的山上的靈廟,取得靈弓,才有辦法救她

阿籬一個人去了梓山,遇見了梓山的精靈。進到了靈廟,原以為精靈毫無條件就將靈弓給了自己,但實際上,其實精靈在測試阿籬,是否夠格得到靈弓。
在測試的途中,阿籬身上的蜘蛛絲促使她心中出現假桔梗的幻影,但,最後她戰勝了心中的幻影,得到精靈的認可,取得了弓

========================

同一時間,在殺生丸那裡

他將琥珀從白夜手中救下,想搶奪四魂碎片的白夜,也臨陣脫逃,還未開打就跑(飛)了,因為了解自己贏不了殺生丸

而殺生丸的隊伍,又增加了琥珀,共三名人類,邪見不怕死的想:“我家殺生丸少爺是不是被那人類女人傳染,腦子燒壞了?”

=================

回到阿籬一方,犬夜叉帶著阿籬回去找桔梗。怎知,在回到桔梗的所在之處,奈落先早了一步來攪局,桔梗身負重傷,剛牙將被奈落吸收。但最後在桔梗和阿籬的默契下,雖然沒有完全淨化四魂之玉,卻成功的對奈落造成了不小的傷害。而剛牙雙腳上的四魂之玉,被奈落趁虛而入,奪走後,逃了


………


現在已經是傍晚了,天邊的太陽已經泛紅,正緩緩下降…
在廣大的草原,一身橘色的小身影正小跑步跑著


「琥珀!」
小鈴跟著前頭的人,想叫住他

「我非回去不可…」
但琥珀似乎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走著

「不行啦,你還不能動!身上的毒還沒除盡不是嗎!?」              
小鈴也沒有放棄,繼續用她的小腳快步跟著

「桔梗小姐的氣變弱了…不知她現在怎麼樣」
琥珀總算是停下了腳步,靠四魂碎片存活的他,有了桔梗靈力的加持,他多少能知道些桔梗的氣息狀況

「很危險的,壞人正在找你吧?」

「話說在前頭,別指望殺生丸少爺會帶他去!」
煩人的邪見又來潑冷水了

「就他一命就該謝天謝地了!想再麻煩殺生丸少爺我可不答應」
講得一副了不起的邪見,殺生丸什麼也還沒說,就自顧自的自作主張

「邪見爺爺,你在說什麼呀?」

「邪見…別忘了,籬也在那」
微微轉過頭,殺生丸斜眼瞪了那愛拍馬屁的邪見
這傢伙……完全忘了籬嗎?

「啊…是!小的有點老年痴呆,容易粗心大意的」
邪見趕緊找藉口搪塞,太陽穴正冒著汗

“邪見爺爺擺明是想丟下阿籬姊姊嘛”
這是小鈴現在的腦內想法,她年紀雖小,但可不笨,她很清楚邪見爺爺的動機

「咦?阿籬大人現在跟著你們啊?」
琥珀開口問

「對啊~殺生丸大人還跟阿籬姊姊求婚喔~」
講到這裡,小鈴就開心的不得了

「诶~」
琥珀有些半信半疑,一向冰冷無情的殺生丸,既然又增加了小鈴以外的人類,還跟她求婚,琥珀實在是不怎麼相信

「鈴…別多嘴」
殺生丸的眼神射了一枝冷箭,示意小鈴別再多說話

「是~」
但小鈴才不怕咧,依舊嘻皮笑臉,應聲好

一行人用走的,殺生丸打算步行到就在附近的犬夜叉他們

…………

循著空氣中阿籬的清香,還有犬夜叉的味道,殺生丸找到了他們,一到達目的地,映入眼中的就是遠處坐在小草坡的眾人,空氣中似乎還瀰漫著死亡的氣息,以及阿籬眼淚的氣味…

殺生丸緩緩走近了眾人,身後跟著鈴與邪見,還有急切想知道桔梗安危的琥珀

而此刻,阿籬感到了熟悉的強大妖氣,原本抱膝坐在剛牙身旁,將頭埋進膝蓋的她,緩緩的抬起頭,淚眼望向妖氣的來源

「是殺生丸…」
剛牙也聞到了一直以來都很反感的“狗”味,也發現了殺生丸

阿籬猛然的站起,直奔向殺生丸,這動作讓旁邊的鋼牙懵了
「喂!阿籬等一……」
以為阿籬要跟殺生丸離開了,剛牙想叫她別再跟著他走,跟自己回妖狼族的巢穴,但下一刻,他卻傻住了。剛牙那一聲叫,吸引了除了桔梗和犬夜叉以外的人的目光

而阿籬不顧身後的人直撲到殺生丸的懷裡,而殺生丸用那唯一的手,緊緊擁住阿籬。就是這一幕,令剛牙傻愣在一邊

「我…我…沒能救得了……桔梗,如果…我早一點趕來的話,桔梗就不會…」
頭埋在殺生丸的胸膛,聲音卻哽咽著,明顯的感受到阿籬的自責

“眼淚……的氣味”
低頭看著懷中人,殺生丸很心疼
之前…似乎也有相似的事,那次,她是為了他那半妖弟弟。至於這次,而是為了他(那半妖)的戀人
「不是妳的錯…是那半妖沒顧好他的女人,那巫女原本也是已死之人,沒必要自責」

「可是…」
阿籬還想繼續說些什麼

「沒有可是!妳只要知道這不是妳的錯就夠了!」
鮮少對阿籬大吼的殺生丸,此時,有些沒耐性
「是…對不起……」
阿籬被他的吼震攝住了

「阿籬…妳跟殺生丸……」
從頭看到尾的鋼牙,終於出聲了

「呃…我們……該怎麼說」
快速的抹去淚水,阿籬不知該如何回應

「她是我的女人…」
摟著他口中說的的女人,殺生丸露出“了解就快滾…”的表情

「真的假的啊?妳跟這冰山……那我就毫無勝算了嘛…」
搔了搔頭,剛牙有點失落
「不過…殺生丸應該不會像那蠢蛋半妖一樣腳踏兩條船吧」

「剛牙君…」
雖然不知為什麼,但總覺得對剛牙有些抱歉,因為,自己一直以來都沒有明確的拒絕他

「沒關係的,我尊重阿籬的選擇,是說,要是你讓阿籬哭了,我一定會把她搶過來!你給我小心點!!」
落下狠話,剛牙這句也可以說是宣戰吧

「不用你多事,你自己倒要小心點,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對剛牙的戰帖不動於衷,殺生丸還是用跟平常一樣的冷調答話
「走了…籬」
轉過身,銀髮以冷列的弧度劃過,殺生丸不想再待在這

「啊…等一下,那犬夜叉和及桔梗該怎麼辦?」
拉住了殺生丸的衣袂,籬放不下那不遠處緊擁在一塊的一紅一白的身影

「那半妖可以處理,剩下的事是他們自己的」
沒有回過頭,殺生丸不想介入別人的事裡,那個半妖弟弟怎麼樣,與他無干

「這樣…嗎」
有些釋懷,但心中某處還是覺得這樣不對

「走吧……」
抽出了自己的衣袖,殺生丸邁開了步伐

身後跟著三個人類,外加一隻綠妖和一隻妖怪坐騎,殺生丸的隊伍更加龐大了

至於阿籬和琥珀,現在他們的感受是一樣的,同樣都擔心桔梗、放不下桔梗

突然,一陣微風吹過,一個個光點飄過,空氣中一陣溫暖的氣流通過
沒錯,是桔梗的靈魂,桔梗……死了

「好漂亮…」
看著空中的光點,小鈴讚嘆,想伸手抓住,卻什麼也沒抓到

像是在跟大家告別,光點徘徊在他們四周,許久才升上空中,消逝在暗夜裡

「那些是…桔梗小姐的靈魂」
琥珀低下了頭,眼裡閃過了悲傷

「嗯…她在跟我們道別呢」
眼角閃著淚光,阿籬抬頭望著天空,桔梗…應該是幸福的離去的吧

「………」
前面領頭的殺生丸,突然停下了腳步,抬頭看向天空,而身後的一群人與妖,也停了下來,有樣學樣,也抬頭望向天空

在天際的雲霧間,出現了一隻長耳的巨犬妖,在地面的殺生丸飛上了天,妖化成犬妖,跟原本在天上的那隻犬妖並肩齊飛。後者看見了殺生丸,兩隻妖犬一同降落,一道地面,看見的就是已解除妖化的殺生丸,和另一位散發著貴氣、相貌姣好穿著一身華麗和服、身上的绒尾如同裝飾一般披圈在身的美麗女性,兩妖面面相對

「殺生丸…原來是你」
女犬妖先開口了

「喂!妳是誰?竟敢直呼殺生丸少爺名字!?」
邪見又在後頭開始哇哇叫

「難得你會來找我這個母親…」
女犬妖沒有理會邪見,自顧自的繼續和殺生丸說話

「你八成是想問你父親的遺物,天生牙的事吧?」

「她是令堂!?」
邪見意識到自己剛才有多麼失禮

「咦…看起來好年輕」
阿籬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位美麗女妖是殺生丸的母親


=================


殺生丸帶著阿籬、鈴,還有琥珀,外加個邪見,跟著他的母親──血姬,回到他許久未歸的西國

走過長長的階梯,到達西國的宮殿,在前殿的前方,有個寶座,血姬就優雅的坐在上頭

「殺生丸,你…已經不討厭人類了嗎?」
血姬開口了
「居然還帶了兩隻人類的小鬼,和人類女孩…」
「是打算當成食物嗎?」

「少無聊了…」
殺生丸不屑的回嘴

而後面的“三隻人類”,一臉“是這樣嗎?”的表情

「要如何擴大天生牙的冥道的方法…父親應該有告訴過妳吧?」
殺生丸將話題轉回正題,一說就是最主要的問題

「這個嘛…他只是把這塊冥道石寄放在我這裡而已…」
血姬拿起了自己掛在胸前,如同飾品的石頭

「冥道石?」
殺生丸微皺起眉,父親拿一塊石頭給母親能做什麼?

「他說若是你來訪就使用這個。對了對了,他還說過這樣的話…」

「使用冥道石的話,殺生丸會遭遇危險…但是絕不能害怕或悲傷」
血姬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還是一樣邊微笑邊說著,彷彿事不關己似的

「竟然還邊說邊笑…」
邪見在後頭小小聲說

「一點沒有擔心的樣子」
小鈴也跟著竊竊私語

“這對母子果然很像”
邪見心想

「怎麼樣?殺生丸。別讓母親不安嘛!」
血姬表現的一臉無奈

「哼…少有口無心了」
根本不當一回事兒,殺生丸一下就看穿她在演戲,他實在太了解她了……

「那麼…就讓我見識你的能耐吧!」
血姬雙手一上一下,捧起冥道石,隨後冥道石發出了光,一隻黑色的巨犬從石子裡出現

殺生丸面無表情,如往常一樣冷靜的抽出天生牙,打出了彎月一般的冥道

「這就是殺生丸的冥道嗎…離圓還差太遠了」
血姬不甚滿意,她撐著頭看著殺生丸打出的冥道,露出了失望表情

而殺生丸的冥道卻殺不了巨狗,黑犬還是一樣毫髮無傷

「嗯!?殺生丸少爺的刀竟然殺不了他!?」
邪見慌了

「那是冥界之犬。殺生丸,看來你的刀也派不上用場嘛」
血姬一派輕鬆,舒服的坐在寶座上看戲

「牠要過來了!」
黑犬轉而攻擊阿籬、琥珀,和小鈴他們,阿籬擋在前,迅速的射出弓箭,卻毫無效果

『呀!』
黑犬穿過了他們,而他們就這麼被黑犬給吞噬,黑犬又回企圖進到
冥道

「殺生丸少爺!阿籬她們…!」
邪見看著回正進到冥道的黑犬大叫

「嘖!」
殺生丸也趁冥道關閉前跟了上去

「慢著,殺生丸!」

「你打算進入冥道嗎?」
終於,血姬再也無法無動於衷,她站了起來

「而且還是為了救人類…你可變的真慈悲啊!」

「我只是要去屠狗…」
很不坦率,殺生丸說著反話,語畢,便進到冥道裡

「殺生丸少爺~!」

在前殿前上方的冥道,此刻正緩緩模糊,關閉了

「冥道關上了…」
邪見又在講廢話

「冥道完全關閉後,就無法活著回來了」
血姬道

「唉…所以才叫他不要去的」
裝著一副無力樣,血姬又坐回寶座

“不!這麼重要的事妳根本沒說!”
邪見在心中這樣想,當然…他根本不敢說出來,誰知得罪了這血姬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待續~~


--------------------------------------------------------------------------------
你─或許沒看到,但,在我的雙頰
有著因悲痛與恨意而流的血淚...
全部...都是為了你


編輯 2015/04/11 09:01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緋虹


 

威望: +1
級別: 精靈王
積分: 955/965
獎金: 330
現金: 9487
來自: 世界的一角

發佈總數: 288
註冊日期: 2014/08/02
 


第三十四章


殺生丸進入冥道後,一條道路,在黑暗中矗立著,在整片黑暗中,就只有單單一條無止盡的道路在發光,而在道路周圍下方,充斥著混濁,似水非水的水流

「道路…」殺生丸飛在冥界半空,俯瞰著

“這就是通往冥界的一線道嗎…?”

「!」
看見了…殺生丸看見了在一線道上奔跑的冥界之犬

伸長了爪子,殺生丸往冥界之犬一爪攻去,卻被牠躲過一劫,而殺生丸的爪子只破壞了一線道的道路而已

殺生丸與冥界之犬隔著斷掉的空道,從這裡殺生丸看到了在腹部位置的三人…


=========================


「即使是父親給兒子的考驗,也太過分了!」
在西國宮殿的前殿,一個聽起來又老又尖銳的聲音正不停喋喋不休

「要是殺生丸少爺有個三長兩短怎麼辦!?」
那個聲音正是邪見的,現在的他不僅跪在血姬面前,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呢

「吵死了,別哭啦」
血姬已經快受不了了

「為了刀子的成長,多少要有些犧牲…」


================


正當殺生丸看到了在冥界之犬身體裡的三人之時,兩隻矮胖的小妖出現在冥界犬的身體之中

“是彼世的使者!”
抽出了天生牙,事不宜遲,殺生丸使出了“治癒的天生牙”往牠的腹部砍下,果然這麼一砍,冥界犬就被砍成了兩半,屍體掉進混濁的水中,而腹中的阿籬、小鈴和琥珀都落了下來

快速收回刀,以高跪姿蹲下,查看阿籬和小鈴的鼻息,還好……

“還活著…”
殺生丸鬆了一大口氣


======================


「彼世的使者和冥道犬,都是冥界的妖怪…他以治癒之刀將牠們砍殺了嗎?」
血姬捧著冥道石,透過這石頭她能看到冥道的狀況

「咦…殺生丸少爺使出了…天生牙的治癒之力!?」
邪見也在…

「嗯!我可是對他在裡面發生的事瞭若指掌,因為這冥道石和冥界是相通的」

“殺生丸少爺使用了治癒的力量…這麼說,是阿籬和小鈴有生命危險嗎!?”
頭上冒汗、心跳加速,邪見心中很忐忑不安,原因呢…誰知道?

「小妖怪」
血姬喚道

「啊!?我!?小的叫邪見…」

「那個人類小丫頭和女孩,是殺生丸的什麼人?」
血姬問

「該怎麼說呢…比起長年服侍少爺的邪見,他對她們要優遇多了…」
邪見必恭必敬的,他不敢說阿籬和殺生丸的關係,到時發生不好的事,他得負責呀!

「那女孩和小丫頭會死」
還是笑著,還是一副事不干己的樣子

「咦!…」

「不只是她們,連殺生丸……」


===========================


“無法脫離冥道的話,也會沒命”

…………

「唔…」
琥珀先醒了過來

「殺生丸大人…」
他爬了起來

「嗯~」
阿籬也醒來了

「這是哪裡?…小鈴!」
看在一旁還躺著的小鈴,阿籬很緊張

「放心…她還活著……你們似乎還能動的樣子」
“是因為四魂碎片的力量嗎…?”

「小鈴她…」怎麼了?
琥珀的話還沒說完,殺生丸後方為止的道路突然坍塌,而後飛來的骨頭鳥(?),殺生丸將它們給擊碎了

從混濁的黑水裡,又出現了黑色似龍卻又不像龍的冥界妖怪,但卻又被殺生丸一一砍殺

阿籬抱著還昏睡著氣息微弱的小鈴,和琥珀一起繼續跟著殺生丸,朝前方的黑暗前進,而後頭的道路似乎每走一步,就會塌下,根本無法走回頭路


===================


「每走一步,後面的路就崩塌掉,只能往冥界前進」
血姬坐在寶座上,繼續跟邪見說著

「看來我預估錯誤了呢,那女孩身上有帶四魂碎片在加持著,大概死不了吧。但那小丫頭就不一樣了……」

「請問~到冥界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邪見很好奇想知道

「什麼事也不會發生」

「啊!?可是…這不是為了讓天生牙成長的考驗嗎?」
跟邪見想的答案不同,他有點蒙了

「一旦踏入冥界的黑暗深淵──就算是殺生丸也無法回來,更別說那些人類的性命了」


======================


「小鈴?…」
抱著小鈴的阿籬,停下了腳步

「!…殺生丸……」
阿籬叫住了殺生丸,後著也停下腳步,微轉過頭。看到阿籬緊張的神情,殺生丸不禁眉頭一皺
「怎麼了…」

「小鈴她…沒有呼吸了!」
艱難的講出這句話,阿籬抱著小鈴的手在發抖


……………


“鈴死了…?”

「剛才停止了呼吸,身體也開始冰冷了…」
阿籬說

「……把鈴放下」

阿籬照做了,殺生丸抽出了天生牙,瞇起眼睛…

“什麼…!?……怎麼回事?…看不到彼世的使者”
殺生丸呆立的看著平躺在地的小鈴

「殺生丸…?」
阿籬蹲了下來查看…小鈴還是沒有呼吸,難道說救不活了??

“死了嗎?……為何!?天生牙?回答我!”殺生丸無法接受這事實

「殺生丸…對不起」
阿籬自責的留下淚

“我不該帶她來的…應該在那時候就把她留在犬夜叉他們那……”
在心中悔恨,要是沒帶小鈴一起走,她的命運是不是就會改變……?

“咚轟”
一片黑暗,隨著聲響襲來,隨後一陣強勁的黑風吹過,殺生丸、琥珀和阿籬的注意力被轉移,待黑風離去,發現時,小鈴的屍體已失去蹤影

「殺生丸大人,小鈴她…」

沒有理會琥珀的呼喚,殺生丸直接走向了前方深不見底的黑暗

「我們也跟上去吧…」
阿籬牽起了琥珀的手

「是!…」


====================


這一切,血姬全看在眼哩,但她也不是那種壞心腸的母親,她決定給殺生丸一次活著回來的機會,使用了冥道石,打開了一條通往外界的路

「出來吧,殺生丸,直直走,你就可以離開冥界了。不過這條路很快就會關閉,那樣一來,你就再也無法回到這世界了」
血姬給他一個最後機會,再不出來就沒有下一次了

「籬、琥珀,你們出去吧…」
殺生丸不打算就這樣放棄,“放棄”這個詞向來不在他的字典裡

「不!我也要一起去」
阿籬也不想出去,她也想跟著殺生丸去救小鈴

「我也要去!」
琥珀也有相同想法,也一並跟上了

殺生丸換向左方繼續走,而左方就出現了另一條道路


====================


「請問~殺生丸少爺他~~…?」
哭成了河童樣,邪見想知道殺生丸出來了沒

「嘖!」
看著手上的冥道石,血姬咋舌

「誰知道,那種人不回來也罷!」
好心沒好報,不回來就算了…切!

「咦咦~!」

「竟然枉費了母親的愛,真是不可愛!」
血姬現在很不爽就是了


=========================


在冥道的路上,飄來了一股難聞的氣味,似乎是屍臭味

“死亡的臭味!…”

「!」
殺生丸看見了遠方巨大的黑色身影,飛奔了過去

那黑色的無臉巨人,右手正抓著小鈴的屍體,而黑巨人的前方有座小山丘,仔細看,那其實是死人堆積起來的

「死人的山丘!」
阿籬看到這景象,不禁想吐

“那就是所謂的冥界之王嗎?”
殺生丸心想
“鈴…我現在就帶妳回去!”

冥界之王似乎企圖將小鈴也丟到死人堆中,但,殺生丸用了天生牙的治癒之力迅速的斬下了它的右手,在小鈴掉到屍體堆之前,飛過去一把接住了她

冥界之王已經死了,可是殺生丸懷中的小鈴卻沒有甦醒的跡象

“鈴!…快起來!”


======================


「奇怪…已經殺了冥界之王,小丫頭怎麼沒有復活呢?」
血姬挑了挑眉
「小妖怪!」

「小的叫邪見……您根本不打算記住吧…」

「那個小丫頭,是不是曾經使用天生牙讓她復活過一次?」
血姬表情嚴肅

「啊!?是的…但那又怎樣呢?」
該不會…小鈴她……

「你不知道嗎?同一個生命,使用天生牙也僅能救回一次而已」


====================


“沒救了嗎?…”
殺生丸此時悵然若失,緊握著刀的手,鬆了…任憑天生牙直直的插在地

「殺生丸…」
「殺生丸大人……」


…………


「竟然丟掉天生牙…你不就是為了刀子的成長而踏入冥界的嗎?」
血姬看著一切的一切,淡淡道…

===================


“這有什麼價值!?…我竟然為了天生牙這種東西──讓鈴喪失性命”
在殺生丸正悲傷之時,插在地面上的天生牙,發出了光芒

「!」
堆積成丘的屍體,此時正不斷的往天生牙的方向集中,簡直…就向是再向天生牙求助似的

“死亡的臭味…這些傢伙…和鈴一樣”
鼻子很靈的殺生丸,被屍臭味刺激的不舒服

“你們想得救嗎…”
或許是心血來潮,或許是想彌補無法救活小鈴的遺憾,殺生丸拔起了天生牙,使用了刀,將冥界的死人淨化


====================


「冥界的死人被淨化了…」
天生牙發出的光,透過冥界石傳了過來

血姬從寶座上坐了起來,一個巨大的檸檬月形狀的冥道口,在寶座前上方開啟

「殺生丸少爺!」
終於等到了,邪見終於等到殺生丸平安的歸來

殺生丸將小鈴平放在寶座的平台上,看著那還紅潤的臉,實在不敢相信她已經死了,殺生丸一臉悶悶不樂,雖然天生牙如願以償的成長,他卻一點也不感到快樂

「妳事先就知道…鈴會死嗎?」
殺生丸不高興的問

「那小丫頭已經被天生牙救活過一次了吧?天生牙只能讓死人復活一次,生命是有限的,不是你高興救幾次都無限制的。你不是神明…就算有了天生牙,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血姬語重心長的說著,這大概是她第一次做了身為母親該做的教育吧
「你要知道,殺生丸…在你挽救心愛生命之時,也會產生可能失去的悲傷、恐懼。你父親說過,天生牙是把治癒之刀,即使把它當作武器揮舞之時,也得了解生命可貴,以慈悲之心,葬送敵人的生命……唯有這樣才有資格擁有天生牙這把刀」

“為了讓殺生丸少爺了解慈悲之心,所以非要小鈴的死不可嗎??”
平常口口聲聲嫌小鈴痲煩的邪見,現在也落下了眼淚,為小鈴悲傷

旁邊的阿籬也含著眼淚,為小鈴感到悲傷,而且她今天,已眼睜睜的看著兩個生命逝去了

「小妖怪,你在哭?」
血姬目光移向邪見挑了個眉

「小的是邪見。殺生丸少爺即使很悲傷,也絕不在別人面前落淚,因此小的代替少爺哭」
即使是不甘承認自己是難過而落淚,但,這是事實

「你很悲傷嗎?殺生丸?……下不為例喔」
摘下自己掛在脖子當項鍊的冥道石,血姬走到小鈴身前,將石頭掛在她脖子上。而後,石頭發著耀眼的光彩

「冥道石在發光……」
阿籬驚嘆

「那是小丫頭留在冥界的生命…」
血姬答道

不一會兒,躺在平台上的小女孩,睜開了雙眼

『小鈴!』
阿籬和琥珀同時呼喚了她的名字

小鈴深吸了一口氣,似乎還不習慣,被吸進的空氣嗆到,咳了起來

一隻大手伸去撫摸了小鈴的頭,很高興的樣子,殺生丸緊皺的眉頭鬆開了…

「小鈴!…太好了!」
阿籬蹲了下來,鬆了口氣,像是自己妹妹的小鈴,又再次死而復生,她也是很高興的

「阿籬姊姊…殺生丸大人………」
小手握住了在自己臉龐的大手

「已經不要緊了…」
聽起來像是在安撫小鈴,但實不其然,這句話,也是殺生丸在平撫自己情緒用的

「是…」
小鈴回話

小鈴對殺生丸來說,是什麼人呢…?該怎麼說??從第一次被小鈴發現,到現在為止,他都很喜歡小鈴對自己笑的模樣,她對他笑時,感覺像是被暖陽照射,很溫暖……有點像戀愛,但其實還是有所差,就現代人類說法,就是哥哥對妹妹的“戀妹情結”吧…哈哈。就像阿籬對小鈴一樣的感覺吧,但身為妖怪的殺生丸,是不會察覺的

「小鬼…你身上有四魂碎片吧?」
血姬打破了這溫馨時刻,對著琥珀說話

「是的…」

「記住了…你與那小丫頭,都是天生牙不可挽回生命…」

「是……我記住了…」
一個僅僅十一、二歲的小男孩,既然對這話沒太大反應。想必,是因為他吃了很多苦頭吧…









                                      待續~~


--------------------------------------------------------------------------------
你─或許沒看到,但,在我的雙頰
有著因悲痛與恨意而流的血淚...
全部...都是為了你


編輯 2015/04/12 09:57pm IP: 保密 贊助x0   0   0積分
這主題共有 11 首頁 [ 8 9 10 11 ] 最後一頁 轉至
 

快速回覆主題 45-45
輸入用戶名稱和密碼 用戶  密碼 忘記密碼
上傳附件或圖片
(最大容量 64KB)
選項

顯示您的簽名
表情符號轉換
 預覽是 

請輸入所顯示字串  
 
 頂端 加入最愛 寄給朋友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言者之個人意見,與 漫畫村莊 立場無關

 

原作程式版權:CGI 編程者之家  程式編製:山鷹(糊)、花無缺  正體中文化:認證論壇
程式修改、美術設計、文字編輯:ANDREW0668   版本:ANDREW0668 EDITION V8.3

Copyright © 2002-2012 漫畫村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21-200(22-45-6)